h小短文 将舌头伸入她两腿间的花缝里

以至于,下一秒,陈译把头埋在周粥肩颈上时,没有反应过来。

但随即,陈译就清晰的感受到,周粥身体的僵硬。

“陈译,你。。干嘛??”周粥侧头,看着把头埋在自己肩颈上的陈译。

“粥粥~”

听着陈译这样的情况下,叫着自己的名字,周粥感觉更懵了。

这样叫自己的人很多,以为名字,不管谁叫都会有一丝宠爱的味道在里面。

但是,都没有眼下,听着陈译叫自己名字带来的感觉。

语气里满是宠爱,放纵的以为。让周粥有一种他把她捧在手心里的感觉。

她做不出其他的回应,唯一能做的就是“嗯”了一声。

表示自己听到了。

听着周粥乖乖的回应自己的呓语,陈译又笑了。

转头在周粥耳边,蛊惑般“宝贝,你不穿校服,我会移不开眼的。等等回去就穿上吧。”

听着陈译几乎是贴着耳边的这句,周粥脸到脖子立马红的彻底。

立马胡乱的点头应了。

没想到陈译还没完。

又继续在周粥耳边喃喃“宝贝,比完赛就去换了短裤好不好。”

周粥还能怎么办,又是立马应着陈译。

这样,陈译才满意。

“宝贝,真乖。”陈译最后在周粥耳边留下这么一句。

但还是没有抬起头的打算。

一直等到时间差不多,陈译才从周粥的脖颈里抬起头。

看着周粥通红的脸,笑了。

伸手捏了捏,自然的开口“比赛要开始了,走吧。”

陈译刚刚收回手,周粥就赶紧走了。

不但是运动员需要提早检录,更加是因为周粥现在整个人就是一团乱麻。

她需要离陈译远一点,不然整个人就要红透了。

看着前面急乎乎的走着的周粥,陈译心情倒是非常好。

回想起前几天百度的‘怎么追女生’,刷到最后的那条。

写着“如果你够帅,直接用脸,应该比什么都有效。”

果然有效。

走到操场口的时候,一直走在前面的周粥听到了后面陈译饱含深意的咳嗽声。

没事咳嗽,没安好心。

不过周粥还是怕他在这大庭广众之下,再来刚刚那一出。

乖乖停下,转头看向后面的陈译。

陈译笑着,看着一脸疑惑的周粥,递出了自己手上的校服。

刚刚两人拉扯的时候,校服被陈译一把拿了回去。

看着校服和一脸玩味的陈译,刚刚羞耻的回忆,重新涌了上来。

听着广播里面已经在催跳远的开始检录,周粥放弃挣扎了。

接过了陈译的校服,穿在自己身上。

有一种冷,叫译哥觉得我冷。

陈译的校服还是有点大,一直到屁股下面。

自己腰上还为着自己的校服啊。

这样打扮,也实在别扭。

于是周粥就解下了绑在腰上的自己的校服。

那一条腿没了遮挡,又明晃晃的露了出来。

不过刚刚解下,周粥就开口跟陈译解释,“比完初赛,我就去换。”

其实就算不解释,到比赛了,周粥解下校服,陈译也不会怎么样。

他哪里会有那么不近人情。

但是现在听着周粥乖乖的,主动对自己解释,陈译原本就好的心情,又上了一层台阶。

陈译看着周粥,温柔的回了声“好。”

还伸手接过了周粥解下的校服。

两人这才继续向着检录处走去。

小小的临时搭建的检录处,还以为陈译的到来引起了一小阵骚动。

检录完。

朝着跳远场地走去。跳远场地在操场最里面,平时没什么人会到那么里面去。

而且跳远不想跑步,看得人少。

如果不是有想看的人在比赛,一般没人会刻意去看。

可是现在那里人有点多。

明明刚刚比完男子组,还没开始女子组。现在没人在比赛啊。

可现在没人在比赛的场地上,围了一圈人。

没道理啊,陈译也还没过去啊。

不过要比赛,奇怪归奇怪,还是得过去。

走近,就自然听到了一群人围在这里的原因。

男子组的比赛,有人受伤了。

其实说是比赛期间受伤,也不是很准确。

据说是比赛都比完了,空闲期间,有个运动员闲不住又去跳。

但是不知道怎么回事,跳出了意外。整个下巴磕到了旁边的水泥地上。

又因为惯性,整个人一下子向后翻去,导致整个人的重量压在了下巴上,当场就满嘴都是血。

牙可能是很难保住了,碎了几颗。

现在没人敢去扶,都在等校医过来,还有老师已经叫了救护车。

周粥两人刚刚走近,救护车刚好来了。还抬来了担架。

在医生的指导下,那个男生的几个同班同学把他搬上了担架。

人群散去。

当一行人抬着那人,路过时周粥身边时。

周粥眼前一黑。

有人那手挡住了周粥的视线。

这除了一直站在自己后面的陈译,还会有谁。

周粥知道,他是不想让自己看到那个过于血腥的场面。

毕竟等一下自己就要跳远了。

知道受伤严重的男生,居然是因为跳远意外才这样的。

说内心不害怕是不可能的。

不管怎么说,陈译都是为了自己着想。

陈译很快就收回了手,再看过去男生已经被抬进了停在操场外的救护车了。

“谢谢。”周粥真诚的向陈译说道。

“不用,你之前欠的还没还呢。”

周粥没想到陈译会那么说,但是也立马想起来,自己确实还欠陈译一个人情,还没还。

可是眼下,两人这个关系。

周粥感觉陈译的那个人情,自己怕是还不上了。

周粥一直没讲话,陈译就一直看着周粥。

两人又陷入了奇怪的沉默。

“粥粥,你们怎么才来啊。快点过来啊。”

人群散去,已经在跳远场地里面的于甜一行人看见了周粥和陈译。

听到呼唤,两人向着他们走去。

一到对面,周粥才发现,来的人真不少。

不但有于甜,程明轩,楼昊三人。

还有张莉,王一帆,宋明以及应该是被王一帆拉过来的姜回。

周粥无语,这下想要安安静静的输,是不太可能了。

但是那么多人都来给自己加油,周粥还是很高兴的。

不过,怎么多人里面不包括楼昊。

看见楼昊脸上的微笑,周粥就感觉事情不简单。

果然,两人刚刚走近,楼昊就开始了。

“周粥,你不要怕,到时候全校都会听见我给你的应援的。”楼昊兴奋地说着。

周粥“。。。。。”

我怕??我最怕你!!

“不需要,我怕你嗓子不好。”周粥故作贴心的对楼昊说。

楼昊听到周粥这话,露出了一个更神秘的微笑。

周粥:有一种更加不祥的预感了。

下一秒,楼昊不知道从哪里掏出一个大喇叭。拨弄了两下。

冲着喇叭就喊:“周粥加油,周粥最棒!!!”

本来陈译和程明轩往这里一站,就够引人注目了,周围一圈都在往这边看。

现在这喇叭一来,声音大的,震的一个操场的人都看了过来。

h小短文 将舌头伸入她两腿间的花缝里
在主席台上,拿着话筒在播报的人,直接被楼昊这个操作弄的,懵了十几秒。

怎么回事,难道整个操场,除了自己还有人又话筒??

跳远场地这边。

现在不要说周粥了,于甜他们也不是很想认识楼昊。

于是周粥还没亲自动手,楼昊的喇叭就被程明轩和于甜合力抢走了。

这下世界都清净了。

其他人说的话都差不多,就是让周粥加油。

一个小小的一中运动会,活生生被说出了奥运会的使命感。

看到宋明,周粥感觉顺便问了明天下午1500弃赛的事情,宋明拍着胸脯保证万无一失。

“粥粥,你这校服怎么那么长,到时候跳的时候脱了吧。”于甜担心的看着周粥。

以前没发现这校服那么长啊。

于甜此话一出,几人都说让周粥把校服脱了。

没人想到,周粥现在穿着的是陈译的校服。

毕竟,陈译又洁癖这件事,在场的人都有所耳闻。

不过还是有人发现了。

程明轩和张莉就都看了一眼,没穿着校服的陈译。

又看看穿着大校服的周粥。

有情况??!!!

但是两人面对陈译,都不敢说什么。

看着周围人都在让周粥脱外套,想想自己的外套那么长,也确实会影响发挥。

陈译刚想开口,让周粥脱这一下,没想到周粥倒是先开口了。

“没事,不用脱,我冷。”

陈译就看着周粥乖乖的这样回答所有人。

瞬间,感觉自己的心都快融了。

救命,怎么会有那么乖,那么甜的小姑娘啊。

最终,周粥也没有脱下校服。

初赛按时开始了。

虽然楼昊没了大喇叭,但是他也一定要兑现自己说过的话。

直接就拿嗓子喊,给周粥加油。

不管周粥跳的多远,都能喊出一股‘老子说周粥是冠军,周粥就是冠军’的气势。

拿他没办法,周粥只能无奈笑笑。

不过其实结果没什么悬念的。

周粥初赛就被刷下来了。

但是居然不是所有人里面的最后一名。

周粥看着这个成绩已经是很满意的了。

比完,一行人就浩浩荡荡的走了。

一班的回了一班,五班的回了五班。

毕竟,每个班还有自己班级的比赛。

期间,于甜还想跟着姜回到一班去。反正一班又周粥和陈译。

原创文章,作者:allnew,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48572.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