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子问我想不想要 娇妻被老头杂交

不过两边都没发现,周粥和陈译一起回了教室。

都以为他们去了对方班级。

教室。

陈译坐在位置上等着去厕所换裤子的周粥。

刚刚他已经注意到,有来看比赛的男的,盯着周粥的腿看了。

最后,被自己瞪了回去。

那时候,陈译感觉,那就是自己的极限了。

再让周粥的腿在一群人面前乱晃,他就要自己上手给她围上校服了。

陈译想着刚刚的事。

觉得那层薄的不能再薄的窗户纸,直接捅破算了。

这样,两人在继续装傻,是有点过分了。

于是,周粥刚刚出厕所,就发现陈译站在问口。

等她???

周粥慢慢走过去。

“陈译,你在这里干嘛?”

“陪我上个天台吧。”陈译说完,拉着周粥上了天台。

刚到天台,陈译就放开了拉着周粥的手。

但是,看过去,女孩白嫩嫩的手腕上还是红了。

明明没用多大的力气啊。

早上也是这样,自己拉着到教学楼。女孩手腕上就一道红色印子。

女孩皮肤白,拿到印子特别的显眼。

“陈译,怎么了。”周粥心里其实有预感,但是还是开口问了陈译。

陈译不知道有没有看出周粥的明知故问,听到周粥的话,他脸上没什么表情。

只是一直盯着周粥看,不知道希望在周粥脸上看出什么来。

良久,陈译突然向着周粥步步逼近。

周粥见状,也条件反射似的向后退。

一直到没有退路。

一直到她后面就是一堵墙。

“陈译,你到底。。。”

周粥还没说完,陈译就又把头埋在了周粥的脖颈处。

这才过多久,又来??

陈译闻着女孩身上的香气,又不再动作。

“宝贝那么聪明,难道不知道我要干嘛吗?”陈译的声音,又贴着耳朵传来。

周粥这下知道,刚刚他看出了自己的明知故问。

他就是故意的。

这次周粥也没再装傻,开口回答:“我知道。”

“那你答应吗?”陈译蛊惑般的声音传来,但是周粥听出了,这句里面有紧张的情绪。

他在紧张什么??怕自己会拒绝??

可是两人确实不熟啊。

周粥一直没开口。

陈译就又问了一遍:“宝贝,答应吗?”

回应他的是,周粥的摇头。

埋在周粥肩颈上的陈译,可以感受到周粥在摇头。

她在摇头。

她不答应。

她拒绝了自己。

韩子宸也不知道自己究竟哪里错了,他只是更正了一下数据而已不是么?

这难道也是一个错误?

好苦恼啊。

说真话不是,说假话也不是。

伴随着百更百盟的诞生,《神墓》的热度也是空前的高涨。

“圣龙宝宝也太可爱了吧,呜呜,爱了爱了。”

“痞子龙也是要笑死我啊,还一百遍啊一百遍……”

“晨曦雨馨她们是同一个人么?如果是的话,往后辰南和她们的感情要如何处理?”

“我叫晨曦,在一个清晨被哥哥在花丛中捡到。”

“我叫雨馨,在一个雨夜被师傅在花丛中捡到。”

“要说晨曦雨馨没有任何关系的话,打死我也不信,只是该死的疯子啊,他为什么要设置这样一个悬念?晨曦那么可爱,天真无邪,如果她就是雨馨的话还好,可是后面明明又出现了雨馨,晨曦和雨馨是两个人,但我总感觉疯子这么写有他的深意。”

“什么深意不深意,写死晨曦或者雨馨中的任何一个人,我都要给疯子寄刀片。”

除却热爱着《神墓》的粉丝之外,另外还有一些考究党和细节党。

他们势必要疯子给出一些小说内容中没有给出的一些问题答案出来。

例如说:楚国皇宫地下大魔之谜。

澹台璇之谜。

赶尸派有两具灵尸,除却雨馨外另一具灵尸在哪里?

黄泉太极和辰南体内太极的关系。

十万大山中镇压痞子龙的古神之谜。

儿子问我想不想要 娇妻被老头杂交

东方凤凰为什么具有凤凰血脉,她和昆仑妖界有关系么?还是只和妖主凤凰有关系?

死亡绝地无名神魔之谜,他所守护的是什么?

辰南背后的黑影是谁?以及那些影像模糊的兵器到底何等魔兵或神兵?黑影手中的人形雕像是怎么回事,为什么被铁链锁着?

辰战是当年布局者之一么?

大龙刀到底是谁曾经用过?它又为何断裂?

龙宝宝天龙之谜。

澹台圣地号称‘我以魔血染青天’的恶魔之谜。

……

太多太多。

疯子挖坑的能力一流,简直就是让读者们咬牙切齿。

偏偏他对这些坑只是简单的描述一遍,却不做深入的解释,只能交由读者自己去猜,去想。

一些读者们纷纷发挥了自己的想象力,对于疯子挖的这些坑做出了填充,甚至还补充了一些连韩子宸都没有想到的暗线出来。

不得不说,这一届的读者想象力惊人,倘若给他们一个键盘的话,未必不会写出超越《神墓》的作品出来。读者,不好带了啊。

因为大家都在探讨《神墓》中疯子留下来的各种坑,所以《神墓》的热度一直居高不下。

一周的时间下来,《神墓》的成绩再度踏上一个台阶。

高订六万,均订三万二千多!

这样子爆炸的订阅数据,直接让很多人傻眼。

均订能够保持住不掉已经很不容易了,可这事儿发生在《神墓》身上的话,那根本就没有这样一个担心,《神墓》的成绩每天都在提升。

编辑斑马这几天脸上都是洋溢着得意的笑容。

《神墓》是经他手签约的,哪怕他没怎么给《神墓》推荐,可是对外的话,他同样能够说,自己带出来像疯子这样一个作者。

他人生的履历变得丰富了。

往后就算跳槽的话,凭借这一个情况,也会有很多网站愿意用高薪来挖斑马。

小说有《神墓》,漫画有《灌篮高手》。

这两部作品可谓说引领了一个潮流。

十二月中旬的这一天,韩子宸照常上课、画漫画。

不过在这一天中午的时候,宋琬凝发来了一个消息。

“子宸,你能不能帮我一个忙?”

韩子宸、宋琬凝虽然平日里只在周二晚上见一面,但平时也都有聊天,虽然不会很频繁,但至少两人的关系拉近了不少。

宋琬凝对韩子宸的称呼也从最开始的‘韩子宸’变成了‘韩弟弟’,之后又慢慢演变成为了‘子宸’。

对于韩子宸而言,他不能忍受自己在喜欢的人面前被叫弟弟,虽然他真的只是一个弟弟,可这涉及尊严的问题,于是千方百计终于让宋琬凝改变了对自己的称呼。

其实两人之间皆有情愫在弥漫,只是宋琬凝忙、韩子宸平时也很忙,两人在没有确定关系的情况之下,基本上就没有单独的出去吃过饭、甚至说是看个电影之类的约会项目,所以二人的关系一直处在一种不紧不慢的状态当中,没有更近一步。

这一回可以说是两个人认识一个月来宋琬凝第一次主动寻求韩子宸的帮忙。

韩子宸亦是没有太多的犹豫,很快便是问道,“是什么忙?你说,只要我能够办到的话,我都会尽量满足你。”

宋琬凝知道韩子宸对自己是有好感的,但他不主动,她一个女孩子也总不好太主动吧?

不是有句话是那么说的么?在感情的世界当中,谁先认真谁就输了,爱得越卑微,伤得越深。

而不得不说,和韩子宸的相处模式让宋琬凝很是舒服。

那是一种不以她身体为目标的情感,与之前那些追求过她的男生们截然不同。

那些人追求自己,无非是因为自己的家庭背景以及自己的美色,那种站在一起,她都能够感受到对方赤裸裸的内心,这般感觉让宋琬凝很不自在,浑身上下仿佛有鸡皮疙瘩在冒出来一般。

可是这些个感觉,在韩子宸的身上则全然没有,那是能够完全放松的一种状态,很是轻松自在。

就像是和自己的好闺蜜颖儿在一起时候的样子。

而当她说出自己有个忙想请韩子宸帮忙的时候,在看到韩子宸对她的回答之后,宋琬凝的脸上顿时浮现出一抹开心的笑容出来。

“不是马上就要元旦了嘛,学校这边组织了一场元旦晚会,我被安排了一个节目,往年的话我的表演不外乎就是钢琴独奏,可是今年的话,我想玩出个不一样的花样出来,所以我想邀请你过来为我来一场吉他伴奏可以么?”

正当韩子宸准备答复宋琬凝的时候,久违的系统选项再一次跳了出来。

【选项一:如果是你要求的话,乐意之至,这件事当然没问题。完成任务:奖励五百万元。】

【选项二:月底的话我不大确定,有可能要回家一趟,所以现在没有办法立马答复你。完成任务:奖励魅力+1,反应+1,精神+1,口才+1。】

原创文章,作者:allnew,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48574.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