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污黄 都市黄文

然后她不是就找了他们那边的一个邻居给她煮了饭么,请人家给了钱的,然后她就在那里对外婆生了一件。”

简单就叹了一声,然后就看到旁边的一只小家伙又皱起了眉头,简单就怕他哭,然后就对着电话那端的简洁道,“行,姐,那就这样嘛,我到时候她生日那天给外婆打个电话嘛,好像亨亨又要哭了,不说了啊?”

“行行行,那你弄孩子。”

简单就收了电话,然后放于床头柜上,然后就伸出手轻轻地拍哄着小家伙,小家伙哼哼唧唧了两声后,随即眉头又舒展开来了,然后又安静地睡着,简单呼出一口气。

下午胡硕从外面回来的时候却搬了许多的东西回来,而且都是一箱一箱的,将客厅的一个角落都占了很大一块地方。

简单就问他,“你那都是什么?”

胡硕道,“电脑跟红酒。”

简单愣了下,“什么意思?”

胡硕边放置边道,“下午出去办事,在回来的时候,正赶上一家商场在做清仓处理,于是我就跟我同学进去逛了下。”

“所以你就买了这些东西回来?”

胡硕就笑睨了她一眼,“很便宜的,这电脑五百块钱一台,这红酒平常都是要买一百多块钱一瓶,但今天只要三十块钱一瓶。”

“什么意思?”

“商场倒闭!”

简单就道,“可我们家有电脑啊,你看你一台,我一台,还胡果一台,我们那边小区爸妈他们之前还有一台台式的。

还有这个红酒,我们家的人平时都不怎么喝酒的,你买这么多回来咋个喝哟?一二三四五六七…..你这少说也有十几好箱吧?”

胡硕就道,“谁说我们自己用了?”说到这里胡硕得意地道,“我已经卖出去了。”

“嗯?卖出去了?卖谁了?而且谁要这么多东西啊?”简单就吃惊,没想到他都已经联系好了买家。

胡硕就道,“电脑我卖给秦浩了,他说他拿去卖给学校,学校教务处正好要采购一批电脑,红酒他也买了几箱,剩下的红酒卖我那些同事们了,杨景然和马克里他们也各自拿了几箱,都是明天过来取。”

简单就问,“他们两家是自己拿去喝呢还是卖?”

胡硕知道简单所说的这个“他们”是指杨景然和马克里他们两家,于是就道,“一部分自己喝,一部分拿去卖。”

简单就点了点头,“我猜也是会卖的,毕竟他们家都有货架,那你都是以什么价格卖的哟?”

胡硕就道,“就这款台式电脑的配置平时外面卖的都是三千多块钱一台,但是我卖秦浩两千二百多一台,他说他拿去卖给学校三千块钱一台,就这么转一道手他就能差不多赚七八百块钱一台,但是他说学校领导拿去中间还要赚一道钱,对方让他在单子上面开三千五一台。”

简单嘴角就抽了抽,“这是层层加价呀!”

胡硕就忍不住地笑道,“现在的人都是这样,要有利可图,若是不能为自己带来利益价值谁愿意去做。”

简单就点了点头,“确实,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唉,那这些红酒呢?”

胡硕就道,“红酒我没卖多高,就统一卖了他们一百块钱一瓶。”

简单就道,“还是可以了,一瓶有七十块钱的赚头呢,一箱六瓶,可以赚到四百二十块钱呢。”

胡硕将最后一箱红酒抱上去放好,“做当于给俩小子赚点尿片钱。”

简单就笑眯了眼,“可以了,可以了,转道手就能赚一万多将近两万块钱呢。”

胡硕就有些遗憾的道,“可惜像电脑抢购的都很快,我本来是想再多拿几台的,但是最后只拿了十二台。”

简单就赶忙打断他的话道,“唉,不对啊,你这里才七台。”

胡硕就道,“五台是我帮姐夫他们拿的,我打电话给他了,他说他在夹江赶不回去,然后就让我帮他带五台电脑,说他们公司里有需要。”

“哦,这样?”简单恍然地点了点头。

“也可惜今天没开面包车出去,不然还可以买些其他的回来。”

“还有些啥子在折价处理哟?”

“很多,但是降价最厉害的还是属于家电居家用品,还有酒水这一块儿,我同学也买了些,但是他买的不多,而且基本上都是米面调味品这些。”

简单就突然问他,“唉,你没看有没有咱们家俩孩子用的那种尿不湿呢?”

胡硕道,“那个没多少的优惠力度,但是像纸品那些个早就已经被人抢空了。”

说是第二天来拿货,其实当天晚上秦浩和杨红就过来将那几台电脑和几箱红酒给拉去走了。

简单他们自然是乐意的,毕竟变现快嘛,揣到兜里的才是硬功夫。

第二天就是二月初二,这天是外婆的生日,在吃过早饭之后,简单就给外婆打了个电话回去,祝她老人家生日快乐。

外婆听到她的声音很高兴,问她伤口恢复的怎么样,还痛不痛,两个孩子都长的都还好哇?

简单一一的做了回答,然后也问了一下她最近的身体情况,外婆说她也都好,没得啥子不舒服的,叫她放心,好好的坐月子,跟带两个孩子。

跟着外婆就问她要不要蒲公英,她说她最近挖了好多,都淘了晒在那里的,到时候给家里面的人泡水喝,那是消炎的。

小说污黄 都市黄文
她说她年轻的时候因为坐月子,我外公给她煮那个荷包蛋把糖放多了,后来那个胃部就有了炎症,每年子一不小心就泛酸发热。

然后她听了那个老中医说的,把那个蒲公英采了晒干了来泡水喝,到时候胃部就不会泛酸发烧了,后来她果然按照那老中医说的去办了,结果还真是效果蛮好的,每次只要她胃部发烧难受了,她就去泡一杯子的蒲公英,然后喝了没多久就不难受了。

所以,过后,每年子在春天头来了的时候她都会去一些田边上,地沟头,还有那些坡上去采一些蒲公英回来,然后清洗干净晒干了泡水喝。简单就问她都挖了多少,她说他晒了厚厚的俩簸箕,她要是要的话,到时候就叫简单他们爸妈给他们带一些来。

简单知道这是外婆对他们小辈儿的一种疼爱的方式,所以也就领了她的情。

和外婆闲聊了一会儿之后,简单就同她结束了通话,跟着就又给简爸简妈他们打了个电话,问他们外婆今天的生日他们是咋个准备的。

简爸就说已经给他们说好了,让他们中午上来吃午饭,在上面给她庆祝,然后昨天简爸在镇上给她订了一个生日蛋糕,今天去拿,他说他待会儿吃了早饭就去取回来。

然后简单就说她跟胡硕商量了一下,给外婆拿两千块钱,等下转他们的手机上,到时候让他们转交给外婆,到时候她喜欢吃什么就去自己买。

简爸简妈应允了。

然后简单就问,外婆的生日就只他们跟三姨三姨父他们几个么?还有没有其他人,比如说舅舅舅妈他们要不要回来?毕竟他们也在成都,距家里也不是很远,按理说回去还是挺方便的。

但是简妈却说不得回来,就只有他们跟三姨三姨父几个,简单就觉得她外婆这一身还是过得不值得,说起她有六个子女,平心而论,老实说就简单看来,她外婆其实对每个子女都是疼爱有加的,但是并不是每个子女都能给到她同等的回报。

最后真正在身边的却只有他们爸妈跟三姨三姨父他们两个,其他的几个要么是都嫁的很远,不方便回来,几年才回来一次,要么就是对她没有多少的感情的。

但是这种话她也不好在他们爸妈面前说,只是自己心里面晓得,于是简单就道,“那行嘛,那你们今天就好好的陪她过个生日嘛。”

“嗯,晓得的!”简妈应道。

然后简单就问她妈,到时候给她外婆煮什么好吃的,简妈就说外婆在学佛,不吃鸡鸭鱼,而且她现在老了,牙口不见得多好,所以到时候就给她做些烧菜,炖菜,和蒸菜来吃。

简单就在电话这段点了点头,“可以。”

然后她妈就说她外婆今年子的身体都没得往年子的好了,因为最近时间她老是说她整个人都没得啥子力气,尤其是那个腿走路都感觉到吃力,有时候走长了那膝盖的部位就有些疼。

简单就说,估计是她因为年龄太大了,身上的骨头钙质流失严重,其实像他们那种年纪,只要上了六十岁就应该补钙了。

简妈就说他们平时哪有在注意哪些哟,像以前简单跟她姐们给他们买的那些钙片儿回去,她爸妈们老实搞忘记吃,后来都放过期了,然后就直接扔了。

简单记得去年子她就给他们爸妈买了那个增强骨密度的钙片儿,还是七百多一盒的,她给他们爸和妈一人买了两盒,结果两老放在抽屉里竟然搞忘记吃了,当后来简单他们回去才发现早就过期了。

他们爸妈还说哪个买那些个哟,有啥作用哟,那次就相当于简单损失了几千,所以过后简单也就没在跟他们买了。

但是今天听她妈这么说,她觉得到时候还是要给他们再继续买起哟,所以简单就把这个事情给记在了心里。

于是在同她爸妈们通话结束之后,简单就给他们家附近一个在药店里上班的妹子发了个微信,问了下他们家的那个钙片儿是个啥子价格。

但是那妹子估计比较忙,所以过了好久才回答她,简单觉得跟她上回买的价格相比好像还要高一些,于是她也这么说了。

那妹子就说她去跟老板申请一下子,后来的回复就是按照她说的那个价格给她,简单就觉得这药店的利润还是很可观的呀,若是她不多说一句,那么她一盒就要多给出几十块钱。

一家的药店是如此,那么其他的药店是不是也是如此呢,简单就觉得她还是不要一下子就把那个单给下出去了,还是到时候等她坐完了月子,自己多去小区附近的几个药店逛一下子,到时候才不会多给冤枉钱。

后来她把这个事情给胡硕说了,“我还不知道药店也是可以讲价的呢?”

胡硕就笑道,“药店都是宰到一个算一个,不晓得的自然就是他们说多少就是多少,其实我觉得做销售的都是差不多的,都存在着漫天要价就地还价的共通特点的。”

简单就道,“哎呀,这回学到了,看来以后去药店买药也还是要多跑几个地方多比较一下子,不然还真的容易被烧。”

胡硕就好笑道,“那倒没所谓,又不是长期吃药。”

原创文章,作者:allnew,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48655.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