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女一男玩三p口述 污到下面流水的小说

简单就道,“那可不成,俗话说的好,蚊子虽小,但它好歹也是肉啊,若是能节约过十几块钱几十块钱的也好啊,说不定还能到菜市场上去买几斤菜呢。”

胡硕就哭笑不得,伸手掐了一把她的脸包子,“小抠搜。”

简单就提醒他道,“要养儿子呢,两个建设银行,可不是两个招商银行或者是一个建设银行跟一个招商银行,压力大呢。”

胡硕眼角就抽了抽,好像他们家的条件还不至于那么糟糕吧,再怎么说养两个儿子还是不在话下的吧,她媳妇儿这担忧是不是也太多此一举了?

似看出了他的想法,简单就一挥手,“哎呀,反正勤俭节约没坏事,谁知道这以后的经济状况是个什么样子的。”

胡硕将她一把搂过就笑道,“好,听媳妇儿的,勤俭节约!”

吃过早饭没多一会儿,一些同事就陆陆续续地来他们家拿货了,不过基本上都是胡硕跟胡爸直接送到小区大门口外去交的货的。

后来到算账的时候,简单就忍不住地笑眯了眼,“可以呀,就几台电脑就赚了一万多呢,你看哈,咱们是以二千二百五十块钱卖给秦浩的,减去五百元的成本,一台咱们就赚了一千七百多远。

那个红酒,一箱赚了四百二,十六箱就是六千七百多元呢,两者加起来一共就是一万八千九百七十元呢,那七十块钱就算是油费好了,那也还是有一万八千九百块钱。

胡先生,我发现你是越来越狠有做生意的潜质了呢。”

“没办法,得养儿子呢,所以,遇见漏就得捡,”胡硕见她高兴,于是也学她的口吻跟她打趣道。

简单就笑得像是个偷了鱼儿的猫,“这个漏捡得好,真希望以后这样的漏多一点。”

胡硕就简直哭笑不得,“哪有那么多的漏捡啊?”

简单就道,“没事,碰上了就捡,碰不上就算了,”说到这里简单就突然地想起了一件事,“唉,老实,还有一件事,就是绵阳那边有一个工控方面的客户,之前不是找我买了好些三菱产品的备件么?据说他们公司现在在转型,以前买的那些个三菱产品的备件现在想做低价处理,那会儿问我要不要?

我让他先把清单发给我,他说他整理好了,发到我们邮箱,到时候你看下,我觉得这个漏说不定也可以捡一下。”

胡硕就点了点头,“行,那到时候我看下。”

差不多临近下午那些上班族下班的时间,简单的手机上收到了一条微信提示音,当时简单正在给俩孩子喂奶,所以没有理会。

也许是对方见她久没回复,所以大约十几分钟过后对方又给她打来了电话,简单让胡硕去接。

胡硕拿起电话走了出去,“喂,你好!”

对方没想到接电话的居然不是简单本人,而是一个男的,明显的在电话那端愣了一下,胡硕再次出声道,“你好,请问哪位?”

“哦哦哦,我是绵阳致远科技采购部的主管李勇,我想找下简经理,”随即电话那端的人就赶忙地自报了家门,然后也说明打这通电话的用意。

“抱歉,她这会儿不大方便接听你的电话,有什么事我可以代为转达,我是她老公。”

“哦,也没得什么,就是我给她的邮箱里发了一份物料清单过去,提醒她查看一下,”那李勇跟着就道。

“好的,稍后我告诉她一下。”

“谢谢!”

“不客气!”

挂了电话,胡硕重新走回卧室,简单就问,“谁的电话呀?”

“绵阳那个致远科技。”

“清单发过来了?”简单抬起头看了他一眼。

“嗯!”

“行吧,那到时候就看一下。”

“嗯!”

一会儿之后,两个小家伙都吃好了,简单和胡硕给他们拍嗝儿,两人一前一后地都打了一个响亮的嗝声。

把他们放在床上的空位置之后,简单就逗弄他们,“哎呀,今天可真能干,打了这么大一个嗝,”两个小家伙一个啊啊哦哦看着他们不知道在说些什么,一个却露出了粉嫩的小牙床朝他们一个劲儿的笑着。

“你在说什么呢,嗯?”简单看着那对着他们嗯嗯哟哟的小家伙继续逗弄着,跟着又问旁边的某小只,“你又在笑什么呢,嗯?高兴呀,吃饱了高兴呀?”

两个小家伙出生都差不多将近二十天了,现在比之前愈加的闹腾些了,就见他们的小手在不停的挥舞着,而两只小腿儿也在不停地乱蹬踢着,十分地活拨与开心。

简单自然也不指望他们现在就能回答自己,于是在逗弄了他们一会儿之后,就对他们道,“既然吃饱了,现在也不想睡,你们就自个儿在床上玩会儿哈,爸爸和妈妈处理点事。”

说着她就从床上下了地,然后又把他们往床中间的位置放了放,跟着又把他们的小被子给盖上,然后就和胡硕直接去了书房。

电脑才打开,还没来得及进入邮箱,两小只就在那哼哼地叫着,简单只能有重新地走回去,就看到两只在一个瘪着一张小嘴儿在那一副要哭不哭的神情,而一个脸都震红了也是一副泫然欲泣的模样儿。

“怎么了?嗯?要陪着你们呀?不能让妈妈离开一会儿呀?”简单微弯着身子看着他们。

俩小只见她又回来了,于是在盯着她看了一会儿之后,脸上的神情有松懈了下来,一个继续对着她啊啊哦哦说着,一个看着她那小手在空中挥舞的更勤快了,都像是十分激动高兴的样子。

简单无比宠溺地看着他们俩无奈地道,“真是两个小人精儿,妈妈就不能离开一步呀?这该咋个了哟?嗯?”

两个小家伙显然是回答不了她的问题,依旧十分卖力地蹬踢着身上盖着的小被子,简单就感觉那被子下面像几只小毛毛虫在一拱一拱的,十分地可爱,于是她看着那俩小只的眼神就愈发的温柔与宠溺了。

两个小家伙似乎十分地兴奋,没多一会儿,那盖在他们身上的小被子就被他们两个给蹬踢到胸口的位置了,简单就把被子给他们又往上面提了提。

然后简单就偏头朝书房的方向道,“老公,你那就自己看一下啊?”

“好!”

大概差不多半个小时之后,胡硕就从书房里走了出来,此时两个小家伙已经又躺在简单的胳膊窝儿里睡着了,而简单也重新地躺回到了床上。

“怎么样,有多少东西呀?”

“还是有好多,各种品牌的产品都有,就光三菱的就差不多有三四百台之多,还不说有些个配件。”

简单就讶异,“那么多啊?”

胡硕就点了点头,“嗯,里面有伺服电机,伺服驱动器,还有PLC,变频器,以及触摸屏,还有一些,空开,断开这些。

那伺服电机J2S和J3、J4的都有,那变频器有A500,F700,D700,E700,A700,还有A800这些系列的都有。

PLC的有Q系列PLC和FX系列的PLC,但是FX系列的主要是FX3系列的,还有就是少量的FX5系列的。

触摸屏嘛倒是都是一些便宜的触摸屏,主要是GT2000系列的。”

胡硕跟她细说着,简单也认真地细听着,在她说完又想了一下,跟着就同他分析道,“伺服电机和PLC以及D700,E700系列的PLC到时候可以跟他们谈一下子。

不过像伺服电机主要是J2S跟J4系列的,J2S的现在市面上货物是越来越少了,每次客户的拿货都是一次比一次的价格高,这个若是可以我们倒是可以把一些个常用的型号拿下来。

像J3的就完全没了必要,因为J3的可以直接用J4的来代替;PLC也是,也主要是一些我们常用的型号,像那种比较偏冷的型号还是算了吧,那个拿来也没多少用,还占用资金。

人机也可以吧,这个价格便宜,最主要是常规产品,嗯,像500系列,F700,A700,还有A800系列的这些变频器就没必要了,这些个一般都是些个特定的客户用的产品,像市面上绝大多数的客户都还是用的小功率的变频器产品。

像那些个配件附件就完全没必要了,那个里面的水分太重了。

当然了,这些产品是基于全新正规的,没有拆过包的,而且是绝对没有损坏的,否则的话,我们拿来到时候不好处理不说,还根本卖不起价格,说不定还会亏呢。”

胡硕就点了点头,“行,我等会儿整理出来,打一份出来给你看一下。”

“可以!”

胡硕先去将所有的三菱产品都筛选出来,跟着就打印出来,然后在觉得有用的产品后面打上一个勾勾,然后便拿去给简单过目。

“你看还有没有添加删减的。”

简单从他手里接过了那两张A4纸,然后就认真地看了起来。

然后,一会儿之后,她便对胡硕道,“这个三箱四百伏的伺服电机还是去掉吧,这个一般用的很少,还有这几个大功率的J2S系列的产品,这个也用的少,主要保留这个四百瓦,七百五十瓦这种小功率的伺服电机,这个目前市面上好销售。”

胡硕就点了点头,跟着就见简单又道,“这个超高速的以太网CPU可以保留,但是这个冗余控制CPU就不要了,还有这两个输入模块儿,跟输出模块儿也不要了,这两个模块平常用的人都很少。”随即简单又看了一下后面各自跟的数量,然后点了点头,“嗯,差不多了。”

胡硕将那两张A4纸重新接了过去,跟着拿笔又在上面做了一翻修改,然后就起身去了书房,再次在电脑上整理一下。

然后就听到简单道,“老公,你明天你明天再发给对方吧,这样才有利于我们后面谈价格,若是现在就回他们,他们还以为我们迫不及待呢,到时候故意拿乔。”

胡硕就点了点头,“好!”

“另外,他们这些即便都是全新正规,完全没有拆过包,且从来没有损坏过的产品,但是现在也是属于二手的产品,所以那个价格方面不能给高了。”

“知道,我到时候按照现在的实际市面价格的四分之一来跟他们谈。”

简单就点了点头,“可以,不过我们先跟他们提价格,先看他们出什么价格,另外,你等下整理好了,发我一份呢,我到时候也发几个同行看一下子,看他们有没有意向一口吃下,若是他们能吃下就好了,这样我们不用积压资金,可以很快变现。”

“好,那我到时候就发一些客户,先试探一下看他们有没有需求。”

“可以!”

一会儿之后,简单的手机就有了QQ提示音,就听到胡硕对她道,“我往你QQ上发了一个截图。”

简单道,“好,那我明天在发他们。”

第二天上午,简单趁着胡妈过来带他们兄弟两个的功夫,然后就将胡硕昨天发给她的那个QQ图片贴了和她比较熟识的几个同行,问他们有没有这些产品的需要,说是帮一客户处理的。

当然了,自然她也将这些产品贴给了与他们长期合作的上家。

很快就有人来向她咨询了,问她是不是正规渠道的产品?还问她是全新的还是上过机的?怎么质保?价格都分别是多少?开票还是不开票?

这些个问题除了那个价格还不能立马给他们做答复之外,其他的简单都给他们一一做了答复,并且也向他们再次的解释了说是帮一客户处理的,先问下看有没有需求,若是有的话,她稍后晚点向客户询了价格之后再跟他们回复。

当然,她也不忘向他们多问了一句,问他们都大概啥子价格能接受,有的说确定货没有问题的话以现今市场价格的一般收购,有的说三分之一的价格,不过好在没得人说四分之一的价格。

不然的话她都要直接打算放弃了,毕竟那么低的价格,客户会不会卖给他们另说,就算是卖给他们了,他们也不会有多少的利润空间,她又何必去麻烦嘛。

不过他们能接受的价格好在不是太离谱,他们还能再争取一把,若是谈的好呢,他们到时候还能再多赚一点。

简单将从同行那边了解的信息给胡硕说了一下,胡硕就点了点头,“行,那我先回客户邮件,然后再发给其他一些客户看一下,看他们都没有需求。”

简单就点了点头,“也只能这样了。”

胡硕将他昨天又重新整理出来的那些产品发给了绵阳致远科技,对方很快就给了他们回了邮件,可那价格嘛却高的有些离谱,差不多只比之前他们的采购价格少了个一两百块钱。

简单知道后,然后将她跟之前那几个同行的聊天信息重新整理了一下,然后又重新做了个截图,在手机里保存了下来。

然后她就给那李勇直接发了一条微信过去,“李主管,你那些个货我们可能无能为力哟。”

二女一男玩三p口述 污到下面流水的小说
对方很快就问她为什么?

简单就道,“你那个价格没人接受的了,太高了,要知道你那个已经是属于二手产品了,你觉得市场哪个二手产品还能卖到跟原价格差不多的价格?”

对方就道,“可我们那都是全新的,而且从来都没上过机的呀?当初都还是从你们那购买的呀,这个你是知道的。”

简单就道,“就算你那些都是全新的,也没有上过机的,也是从我们这里购买的,但是你要知道,你那些价格都是按照当初的市面价格来采购的,但是按照现在的价格你那些货值不了那么多的钱。

最关键的你那里面还有两年前的产品,现在别人买货基本上都要问下是啥时候产的,是不是最新的产品。

再说,就现在经济状况,你也是知道的哈,很多客户都是不愿意去囤积那些货物的,你看就像你们公司一样,不是也要面临着压力被迫转型么?

你看这两年倒闭的工厂和公司有多少,那些商铺又关了多少?老实说,就我们公司今年子这个时候与去年子这个时候相比,我们的业绩销售量都缩减了好多,我们还算在行业里面做的不错的,要是其他的一些公司恐怕也不会比我们好。

你说,要是别人将你那个货拿回来了,若是不能及时的销售出去的话,那不就是只能积压在库房里了么?那岂不是就是占用资金了。

就算后面能销售出去了,那到时候又是个什么价格?谁也说不准呀?这个就跟那个赌博是一样的,所以,没有人能够轻易的去尝试,都是要慎重的对待这个问题。”

简单将他们这边的理由阐述清楚之后,对方过了好一会儿才问,“那以你的意思说我们那别产品就没得人愿意了是吧?”

简单就道,“还是有两个在问,具体型号就是我回你邮件上的那些,不过人家的价格都开的很低,和你们给的那个差的不止一大截。”

然后对方就给她发了一个流汗的QQ表情,跟着就问她他们都说啥子价格愿意接受。

简单就给他发了“==”的符号,然后就将她之前已经做过处理了的价格截图发给了对方。

对方看到之后,就吃惊地道,“这么低?”

简单就道,“没办法呢,市场行情就是这样,老实说你那些产品我们之前也发给过我们一些客户,问他们要不,但是基本上都没得客户说要,都说到时候有需要的时候再找我们,所以我们就发给了几个熟识的同行,问他们要不,然后他们就开出了那个价格,就是我刚才截图给你的那个价格。

这还是客户能接受的价格,如果你们卖给我们的话,那肯定还是要低个一百到两百块钱的样子,不然的话我们公司没的赚的,老板也是不会同意的。

大家都是生意人,打开门就是为了盈利的,还希望你们能理解一下。”

然后对方又是流汗,跟着就道,“这个我不能做主,我要跟领导反映一下,看他们是啥意思。”

简单就道,“这个是当然,老实说,我们也不抱希望,毕竟客户能接受的价格和你们期望的价格还是相差了那么大一截的。

没事,能成就成嘛,不能成也没办法,谁让现在这个经济情况就是这个样子的呢,若是像以前经济情况都很好的时候,市场上的货都供不应求的时候,那你们那个价格我相信绝对会有人抢着要的。

但是现在却是供大于求,而且市场上的竞争又激烈,你看哈,现在各个品牌的都有,像三菱,安川,富士,台达,还有西门子,欧姆龙,以及一些其他的国产品牌的产品,等等等等,市场份额只有那么大,而且还在逐渐缩小,各家都要生存,你说他们不但要保障产品的质量,不去拼价格还去拼啥?”

简单故意往严重了说,然后就把对方说扎起来了,然后对方就道,“那行嘛,那我去跟领导反映一下,到时候再回你。”

简单就道,“可以,但是要快哈,我怕到时候他们又返回,说不要了,那就糟糕了。

老实说我也还是想把你们那个单子给接下来的,毕竟我这个月的业务量还差了一大截呢,我怕到时候完成不了。”

“行!”

胡硕看到简单纳闷忽悠对方,就忍不住地笑道,“可以呀小妮子,你这真真假假,虚虚实实把对方都弄的慌了起来。”

简单就道,“商场如战场嘛,自然是要亦真亦假的,再说现在是他们经营不下去了,急着公司资产折现,然后好尽快的公司转型,求生存,又不是我,所以我们要是能多捡些耙耙自然是要多捡些的。”

胡硕就点了点头,“那就等着吧!

过了大约半个小时的样子,那李勇就又回复他们说,“简经理,我把你们那的意见已经反馈给我们领导了,但是我们领导说他还要考虑一下子。”

原创文章,作者:allnew,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48657.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