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捷第二部完整版成都 被BF好友喂嗨双龙小说

简单就觉得他们的确是急着变现,于是就道,“行,那我也先给领导说一下子的,稍后回你。”

“好!”

基本上在胡硕将那些产品信息发给那些客户之后,就有客户主动向他们询问起了那些产品的事情,然后胡硕巧妙的回答了他们。

跟着就有几个客户就向他们下了订单,都是一些过备件产品,比说说有一个客户是做票证印刷方面的,他就当下向胡硕他们要了几台那个J2S的伺服产品,电机和驱动器一起的,然而有个客户是机研所做设备的,然后他们就向简单他们下了一批他们公司常用的J4伺服电机,还有就是FX系列和Q系列的产品,还有一个是做陶瓷的,然而他就向简单他们要了一批D700,E700系列的小功率的变频器。

而且这几家的用量都不小,昨天简单和胡硕在向绵阳那致远公司提交产品清单的时候主要也就是针对这几家客户量身制定的,所以,他们觉得他们那些产品不愁卖。

在他们三家要了那些产品之后,简单就见他们之前提交的那些产品数量和型号就所剩不多了,到时候再看其他客户还有要的不,若是没有的话,他们就折价卖给那些同行的经销商跟代理商也是一样的。

于是简单就跟胡硕道,“那我就回复他们,把那些货订下来了哈?”

胡硕就点了点头,“可以!”

于是简单就跟那个李勇说,“李经理,我们领导说可以,这样,我们先付你们百分之三十的定金吧,待你们把那些货送到成都之后,我们确定没问题了,然后就把剩下的余款给你们付清,你看怎么样?”

“可以!”对方想也没多想的答应了,由此可见,对方还是挺高兴的。

简单再次对那些货的品质做了一翻强调之后就让对方做合同过来,稍后他们就安排货款。

第二天上午大概刚九点过的样子,简单正在给亨亨换尿不湿的时候,搁在床头柜上的手机就突然地响了,她偏过头去看,竟然是绵阳致远科技那边打来的电话。

但是她没有马上去接,而是继续给儿子收拾着,所以就让它继续响着,她想着虽然赚钱重要,但是也不能将儿子晾着了,现在虽说是春天了,但是最近的气温也还是有些偏冷,不然把小家伙弄感冒了就不好了。

胡硕当事正坐在书房的电脑前做最近他们家的一些出货统计工作,也主要就是调味品和工控产品方面的。

电话一直响,一直响,断了又响,可能足足地响了一分钟多,估计是有人找他有急事,所以胡硕就从书房里出来了,然后直接进了卧室,并从她手里将活计接了过去,“我来吧,你去接电话。”

简单让开,也没跟他争,而是直接走过去将手机从床头柜上拿了起来并接起,“喂,李经理?”

“唉,简经理,不好意思,打扰了,”随即,电话那端就传来了李勇的电话。

“哦没有,刚在有事耽搁了,有什么事么?”简单跟对方客气地道。

“是这样的,我们今天正好来成都办点事情,所以就顺便把货给你带过来,你看方便不,我们等会儿给你送过去?”

简单嘴角就抽了抽,顺便?不过她是道,“可以啊,不过我那百分之三十的预付款都还没有给你们安排过去呢,你们这么快就把货给我们安排过来了,有点不好意思哟?”

对方就道,“没事,没事,不存在,咱们都认识这么久了,而且打交道这么多年了呢,到时候我们送过来你直接付我们全款好了。”

简单略思索了下,就应了下来,“行,那就麻烦你们帮我送过来下呢。”

然后对方就问她的具体地址,简单就说,她刚生了孩子不久,还在坐月子,还得劳烦他们直接送到他们家里来下。

对方说没问题,然后让她发一个他们家的定位。

简单说让他稍等,然后又问了他们大概啥时候到,对方就说他们已经进城了。

挂了电话,简单一边给他们发定位一边就对着胡硕眨巴着眼睛道,“还真是迫不及待呀?这么早,我估计六七点钟就出发了吧?按通常的上班族时间,那会儿都还没有上班吧?”

胡硕把小家伙收拾妥当,又重新把他放到他哥哥旁边去让他们两个人自己玩儿,然后嘴角就勾了笑。

“也顶多就是天刚亮而已,你昨天答应别人说是他们将合同穿过来之后就马上将那百分之三十的预付款给人家安排过去,但是却一直没有安排过去,别人怕你飞单,所以才一大早就把货给你拉过来。”

简单就撇了撇嘴,“我有那么出尔反尔,不讲信誉么?”

再说昨天也不能怪她呀,那不是正赶上孩子哭闹要吃奶么?然后过后两小子又一前一后的拉了臭,为了不让他们的小屁屁遭罪受,所以我们又马上给他们清理么?

那前前后后的时间不就直接延误到了他们那边下班了么?所以那么晚了,她就想着今天抽个时间给他们安排过去也是一样。

哪晓得他们那么的着急慌忙地就直接把拉给她拉过来了?难道她就那么的不值得别人信赖?可她好像还从来没有做过什么背信弃义的事情吧,也只能说对方也太心急了。

胡硕道,“你自然不是那样的人,估计他们现在也确实是很急着变现,”说到这里他就停顿了一下,然后眼里就带着一丝戏谑的神色道,“所以才遇到你这么个金主就想要好好的把握住,万一到时候你又突然变卦了怎么办?那他那些货岂不是就卖不出去了,又只能当着一堆废铁放在库房里生锈了。”

听了他的话,简单就点了点头,“嗯,说的没错,不过待会儿让他们直接送到我们家里来,那些货我要一个一个的检查了着,确定都是全新正品,没损坏和没上过机之后我才会给他们付钱,要是有瑕疵和不对的就直接给他们退回去。”

“好!”

大概也就四十来分钟的样子,对方就再次给了简单电话,说他们已经到了他们小区大门外了。

简单就问他们在哪个门口,毕竟他们这小区有四个大门口呢。

对方就说他们在二号门口,简单就说二号门口离他们这边有点远,让他们将车开到四号门口或者三号门口,这儿离他们家近一些。

对让以为四号门口是最远的,所以就说了他们把车开到三号门口,简单就说行,然后就说等下她让她老公下去接他们一下,但是还是得麻烦他们把货送到他们家里来一下,毕竟她现在正坐着月子,不方便外出,然后她老公对他们这一块儿不熟悉。

到时候拿回来她确认了之后,就即刻给他们转款。

对方说可以!

胡硕也确实对这一块儿不熟悉,即便他经常帮简单处理一些订单,还有报价什么的,但是也仅仅是书面形式的东西,就实体的东西他还真的从来没有见识过。

所以若是在下面直接把货接了,他还真分辨不出来究竟是不是正规渠道的三菱产品,还有就是有没有损毁之类的。

所以,这次还是要她自己亲自长长眼才成,不然到时候他们买一堆的破铜烂铁那可就得不偿失,亏大发了。

这次过后,像以后的这种事情她就可以直接当甩手掌柜,让胡硕去处理了。

和对方通话结束之后,胡硕就直接下楼了,并且在经过隔壁的时候还把胡妈也叫了过来,目的就是为了等下他跟简单忙活的时候让她帮忙把两个孩子照看着一下。

胡硕离开后,简单也快速地换了一件稍微厚实一点的衣服,毕竟等会儿要在客厅耽搁的时间长一些,所以不能遭了风寒。

胡妈来的很快,基本上在她上外套的拉链之后胡妈就过来了,看到她只穿了一件长款点的袄子,但是下面的小腿到脚踝那截还只是一条有些薄的珊瑚绒裤,于是胡妈就直接走到衣柜前给她翻了一条稍微厚实一点的棉裤出来递给她,然后又去给她翻找了一双厚实点的冬袜出来。

简单就有些哭笑不得,“妈,我不冷呢。”

胡妈就道,“穿上,等下那送货的人来了,肯定要耽误不少的时间,你现在还没出月子呢,俗话说寒从脚下起,你可别受了凉,不然老了容易患风湿的。”

简单无奈,只得伸手接过,然后又快速的换上。

大概十多分钟过后,胡硕就领着两个人,然后拉着一车货回来了,两个人都中等身材,微胖型,年龄都是在三十七八到四十岁左右,那个皮肤略白,带着一个无框眼镜的是李勇,显然另外一个肤色略黑,面容看起来有些苍老的是这次送货的司机。

大家相互间打过招呼之后,简单就直接问李勇,“李经理事情办了么?”

李勇就道,“还没,下午才办。”

简单就点了点头,然后望着那一车货就进入了正题道,“下面应该还没搬完吧?”

那李勇就道,“是,还没搬完,等下我们罗师傅再继续下去搬。”

然后简单就点了点头,跟着他们几个男的就开始卸货,把那一拖车的货卸完了之后,那被叫着罗司机的就又带着拖车下去搬货了。

简单招呼李勇在沙发上坐会儿,然后从厨房里又给他倒了一杯水之后就直接走向了那些一堆的货物然后开始认真地查看起来,然后胡硕就给她打开一些包装箱。

简单在确定了一台产品之后然后就用铅笔在上面做一个记号,这让好区分是已经查看过的了,免得待会儿货太多搞混淆了。

半个小时之后,简单从里面清出了两台变频器,一台一点五千瓦的伺服电机,还有一个Q系列的输入模块。

“李经理,这几台不行哈!你看这个输入模块显然是拆过包的,而这台伺服电机呢显然是在库房存放的时候没注意,你看这个轴端都有些生锈了,还有这个变频器,这一台是明显的上过机的,这里都还有螺丝改刀印记,而这一台变频器上面的标签都被撕毁了。”那李勇眼睛就闪了闪,嘴角的笑容有些尴尬,显然他们是故意混进来的。

大概过了几秒钟之后,那李勇就道,“是,那个是,那个输入模块我们当初是点数买小了,后来拆开要用的时候我们才发现,但是我保证货是好的,从来没上过机的,也就是只把外面的外包装盒拆开了下,里面那个塑料袋还没拆的。

那个伺服电机那里是有一点点生锈,但是也不多,就几个小点儿的样子,应该问题不大吧?

还有那两台变频器也是,一台你说过上过机的,但是也只是师傅们在安装的时候出了一点问题,他们把变频器拿错了,但也仅仅是只安装到了一半就发现了,然后就拆了下来,都没上机通电的。

至于你说的那个标签被撕毁的变频器,那是我们领导家的那个小孩子给撕毁的,你也晓得小孩子不懂事,那天我们领导家没人,就直接把孩子带公司里来了,然后那孩子就到处乱跑,然后就跑到库房里去了,当时库房里正来了一批货物,那库管正在旁边清点,然而那小孩子就趁着他没注意,然后他就直接把那个变频器上的标签给撕毁了。

不过我可以保证的是这些货都是好的,绝对是没问题的,要是有问题你找我。”

简单就摇了摇头,然后笑道,“李经理,你这样可是为难了我们呢,你看我把这个货拿去怎么销售给别人哟?卖不掉的呢。”

那李经理就恳求她地道,“哎呀,简经理帮帮忙嘛,都不是啥大问题,这几个货我们可以单独列出来便宜点处理给你们。”

简单就道,“问题是你这个没人要啊,人家都是要全新的呢,完整的呢,你看看你这个货,我拿来也就只能堆库存,卖不掉就只有自己硬亏呢,那公司到时候不同意,就只有我自己出血。

我是想得把你们这批货拿去,然后销售给别人完成这个月的业务量,但是我却没有打算让自己来填补这个损失呀,不然地话,那我做这个事情还有什么意义嘛,不但我到时候拿不到什么提成,我还倒亏一笔钱,你说这事要是你你会愿意不哇?”

那李经理就有些不趣,目光讪讪地收了回来,然后就道,“那行吧,那这几个货就算了吧。”

简单嘴角一下就勾了笑,然后就去书房里将之前那份合同拿了出来,然后对照客厅里摆放着的那些货物重新核对了一下,又在数量上做了一下修改,然后又把金额重新计算了一下,然后就问对方,“付款账户就是这合同上的吧?”

对方就道,“是,是这个。”

简单就道,“那发票?”

那李经理就赶忙从自己的公文包里将一个信封拿了出来,然后递给简单,简单将那信封打开,然后将里面的发票取了出来,然后就看到一张发票上的金额正好与他们修改之后合同上的金额完全一致的发票。

简单眼角随即就抽了抽,敢情对方是故意地混了那些货在里面坑他们呢,打着他们若是查的不严实呢,那就直接按照先前的合同订单数量与金额执行,若是查的严实呢,那就按照发票上的金额执行。

至于那发票上的金额和合同上的金额对不上,他们也可以说成是他们家的发票已经开完了,只开出来这多,所以就先带过来了,至于后面的那点点金额,他们到时候将发票买回来了,再给他们开过来。

简单就似笑非笑地看着那李经理道,“耶,李经理,你们家不厚道哟。”
康捷第二部完整版成都 被BF好友喂嗨双龙小说

那李经理就有些不好意地笑了笑,“简经理见笑了,我们那也是没办法呀,我们家库房的货堆的多,现在又遇到公司转型,所以就急需要把那些货给处理出去,希望你们能谅解一下。”

简单就点了点头,然后就让胡硕在那里陪着他们,她说她去让财务转款。

然后她就只给他们转了一个整的,后面那零头的几大千她就没有转给他们,理由是他们将那些货发给客户待他们确认了之后再安排给他们。

在她将那付款凭证打印出来给对方看的时候,对方就先是一怔,跟着眉头就皱了起来,就说他们做事不对哟。

简单在内心就忍不住地吐槽道,“说我不对?究竟是那个先不地道的,拿有瑕疵的货来塞给她,要不是他们做了初一,她又岂会做十五,这有来有回才算公平嘛?哪能只准你厚道,却不准我不厚的道理?

你们当初要是讲诚信,我又岂会扣你们那几千块钱。”

不过这话她不能明说,而是道,“哎呀,李经理,我们大头都给你们了,你们还在乎那点小头,放心,我们这也是为了谨慎起见嘛,我今天也只查了那些货的外观一下而已,至于里面有没有毁损,那还得发给终端客户拿去用了才会知道,放心,放心哈,那个钱不得少了你们的,只要他们不给我们反馈回来不良信息,我们就把那个钱安排给你们。

当然了,你也放心,若是到时候有客户反映有些货有问题,我们也会直接将货返还给你们的,到时候那有问题的货就直接从你们那几千块钱里面扣。”

那李经理就有些无语,他知道这只是简单的托词而已,关键还是他们之前做了那不地道的事,让她对他们没了信任度。

唉…….他在心里默默地叹息了一声之后,最终也只得作罢,这货都拉来摆在这里了,而且人家都把款项安排过去了,他们现在总不好说那货我不卖你们了,那钱我退还给你们,他是能这么说,但是他们财务肯定是不会干的,好不容易把这些货出去那么多,要是他们又真的将那些货给拉回去了,那他还不被公司的人埋怨惨!

唉,算了,算了,大不了以后把那几千块钱催勤点儿。

想通了之后,他便从那沙发上站了起来,然后对着简单交代道,“那行吧,那就麻烦简经理以后给我们多跟进一下哈,毕竟这是公家的东西,不是我私人的。”

简单也就跟他客气地说道,“明白,明白,放心吧。”

交易差不多就结束了,那司机师傅也就从沙发上站了起来,跟着两人就一起出门,看到地上的那几台有瑕疵的产品,简单就唤住他们道,“唉,李经理,这几个货你们忘了带了。”

那李经理朝那地上的货看了一眼,然后就道,“哎呀,简经理要不你看这样,这几个货呢我们就留在你们这里,到时候有空了你们帮我们问一下你们的那些同行,然后看有人要不要这些货,我们便宜点处理给他们。”

简单就故作为难地道,“哎哟,这个有点难办哟?像这种有瑕疵的货一般很少有人要,就我们公司反正是不会要的。”

那李经理就道,“哎呀,拜托,拜托了。”

简单犹犹豫豫好一会儿,最后才勉强同意,“那好吧,那我帮你们问一下吧,不过你们想要啥子价格出啊?”

那李经理看那为难的神色,然后就暗自猜测估计这种货是真不好处理,于是就道,“哎呀,都行,都行,只要能把它们卖掉就行,”不管卖多卖少,最后总要收点点钱,总比放在库房里当废品的好。

简单就点了点头,“行吧,那我到时候试一下。”

送走了他们之后,简单就一脸笑眯眯望着胡硕道,“哎呀,可以通知客户付款了,我们今天下午就可以发货了,”昨天在同绵阳致远科技那边签了采购合同之后,他们又同其他几个客户签了销售合同,然后又两家还给他们付了百分之三十预付款,原本计划的是在两天之后交货的,但是没想到今天就到货了。

这个时候胡妈也抱着两个小宝贝从房间里出来了,看到客厅里堆了那么多货,胡妈就开玩笑地道,“哎哟,这么多的货呀?能赚多少呀?”

简单就道,“就昨天我们接的那几个单子,估计能赚个六七万块钱的样子吧。”

胡妈也就满脸堆笑,“嗨哟,还是可以了。”

胡硕就看着简单就道,“那几台有点瑕疵的货就真的卖不出去?”

简单就朝他得意地扬了扬眉,“哪呀?卖还是卖的出去的,只不过我故意说的为难,我给你说我还真有那种专收外观有瑕疵的货的渠道,只不过我想咱们多赚一点嘛。”

胡硕就伸手揉了一把她的头发,“鬼机灵!”

胡妈抱着俩孩子也就笑。

胡硕跟着就又问,“你为什么又扣他们那几千款钱?”

简单就给他说,“呐,这几个有瑕疵的货都是有重复型号的,到时候我就说把这些货都以一两百块钱,两三百块钱处理了,反正他们一定说要卖好多,那到时候还不是我们说了算,我就随便折他们个价格就是,到时候我再把这些货返回去给他们,就说那些货内部有问题,客户退回来了,然后就从他们那个余款的几千块里面宰就是,我们不就是又可以多赚一笔?”

胡硕就简直哭笑不得,“你好诡啊!”

简单就摆了摆手,“唉,这个不算啥的,要是他们不对我们耍心眼儿,我还不得对他们耍心眼儿呢。”

发了一部分货,还剩下一部分货,不过也只是少部分,实际的采购金额估计也就三万多不到四万块钱的样子。

看着那些货,简单就对着胡硕道,“老公,剩下这些货你说我们是作为库存留在这里以后慢慢卖呢,还是低点的价格出给某个同行?”

她之前是有想过就尽快脱手给某个同行的,但是又考虑出给同行的价格太低了,他们的利润不会最大化。

他们自己留在手里卖给终端客户的话,那肯定是利润要高出很多的,若是出给同行的话,你价格开高了,别人不会同意,价格开低了话,他们的利润空间又不会大,所以她有点儿舍不得,但又点矛盾与为难。

胡硕想了一下,就道,“还是尽快出手给同行吧。”

“嗯?”

原创文章,作者:allnew,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48661.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