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 小说 受不了了,下面都流水了

唐巧巧眼前站着的,是个恶魔!

裴怀卿显然很满意唐巧巧此刻的表情,他蹲下身子,视线和唐巧巧齐平,轻轻的按住她的手,“巧巧姐,你知道嘛,在我心中,比沈悦研更适合的,是你。”

唐巧巧眼睛瞪大,瞳孔皱缩。

“你想说什么?”裴怀卿站起来,将唐巧巧嘴里的布条扯出去,“我知道你想说话,你想说什么你说,我听着。”

“呸!”嘴巴重获自由,唐巧巧毫不客气的对着他的脸吐口水,“裴怀卿,我知道你有病,但是没想到你竟然是病入膏肓,想想沈悦研为你做的那些事,完全不值得,这个狗东西,根本不配!”

裴怀卿抹掉脸上的唾液,疯狂的笑起来。

“为我做的?”他的脸上有痴狂,像是听见了什么可笑的事情,仰着头疯狂笑道:“对她沈悦研来说,我是什么?一个随随便便就可以丢弃的人?当初你让她离开我,她就离开我,躲了我三年!”

“哗啦——”裴怀卿愤力,将桌上的东西全都扫落在地,嘲讽的看着唐巧巧,“她说她喜欢我?爱我?躲着我就是爱我喜欢我的表现?”

“”

唐巧巧不知道这三年,裴怀卿发生了什么,怎么从一个精神患者,变成了彻彻底底的变态。

但是她知道,此刻的裴怀卿惹不得。

虽然心中愤怒无比,但唐巧巧的理智告诉她,现在最好是什么都不要问,什么都不要说,只要乖乖的坐着就好。

发疯的裴怀卿突然转过身,朝着门外跑去。

唐巧巧静静的看着他跑出去,没过一会又跑了回来。

“我知道,你肯定不会喜欢这里,所以我给你准备了这个!”裴怀卿手中拿着一块黑布,朝着唐巧巧走过来,“只要你眼睛看不见,你就不会知道这是哪里,也不会讨厌这里了,来,我给你带上。”

唐巧巧嘴角抽了抽,想起方才那种一片黑暗的感觉,头忍不住往后靠,“裴怀卿,你还知道我是谁吗?你清醒点!”

“我怎么会不知道你是谁呢?”裴怀卿低声笑道:“我知道你是唐巧巧!我一直守株待兔的唐巧巧!”

“”唐巧巧不知道此刻自己应该说什么,但是似乎说什么,都是枉然。

“那你还记得贺念寒吗?”唐巧巧最后尝试着说道:“我是贺念寒的女朋友,知道得罪了贺念寒是什么样的下场吗?”

裴怀卿突然顿住,那黑布距离唐巧巧,不到半米的距离。

“贺念寒”裴怀卿低着头,肩膀颤抖着,像是在哭,又像是在笑。

“你以为”他突然抬起头来,脸上是放大的笑容,“你以为我害怕他?”

裴怀卿的黑布继续往前,落在唐巧巧的脸上。

唐巧巧奋力反抗,却被裴怀卿捧着脑袋。

“我根本不怕他!”裴怀卿疯狂的笑着,“对了,既然你说你是他女朋友,那我用你来换沈悦研,岂不是妙哉?”

唐巧巧怔住,怒道:“你想对沈悦研做什么?”

裴怀卿没说话,仍开了黑布,拿出手机。

“嘟——嘟——嘟——”

唐巧巧震惊的看着这人,似乎是拨通了某人的电话。

“裴怀卿!现在事情还有回转的余地,你赶紧放了我!”唐巧巧大声喊道。

然而裴怀卿视若罔闻,嘴角带笑的盯着手机屏幕。

没过一会,手机通了。

“喂。”贺念寒冰冷的声音传来。

唐巧巧屏住呼吸,静静的看着裴怀卿。

裴怀卿笑容艳艳的看向唐巧巧,低声道:“贺念寒,猜猜我是谁?”

“”

那边沉默了一会,又传来贺念寒的声音。

“裴怀卿,你现在在哪里?”

“啧!”裴怀卿可惜的叹气,“真没意思,一下就让你猜中了。”贺念寒声音越发的冰冷,“告诉我,你的地址。”

“怎么?你想来找我?”裴怀卿坏笑着问道。

唐巧巧皱眉,刚准备开口说话,贺念寒的声音再次传来。

“巧巧和你在一起?”

裴怀卿看向唐巧巧,鬼魅的笑了两声,“想听她的声音吗?”

“让她说话。”

裴怀卿将手机递过来,笑道:“听见没有,让你说话呢。”

“巧巧?你在吗?”

唐巧巧盯着裴怀卿,谨慎的回答,“我在。”

“没事吧?他有没有为难你?”贺念寒急促的声音传来。

肉 小说 受不了了,下面都流水了
“没有。”唐巧巧压低了声音,“他现在就是个疯子,不管他一会说什么,你都不要理他!”

裴怀卿神色微变,拿过先前的白布,捂住唐巧巧的嘴巴,叹气道:“你可真不乖,这些话我没有教你说。”

唐巧巧睁大了眼睛,还想说话,奈何裴怀卿的力道很大,根本发出声音来。

“裴怀卿!”贺念寒阴沉的声音传来,“若是巧巧少了一根汗毛,我是不会放过你的。”

“啧!”裴怀卿好笑道:“现在唐巧巧在我手中,你要是真的想她死,那就来找我吧。”

“”

那边突然没了声音。

贺念寒不敢挂电话,而裴怀卿,故意没有挂电话。

他听着电话那边沉重的呼吸声,笑道:“看来是不想唐巧巧死?”

“你想要什么,直说。”

“我想要”裴怀卿鬼魅的笑着,“把你们抢走的东西还回来。”

“什么东西?”

“沈悦研。”

“”贺念寒在那边沉默了。

裴怀卿轻笑,“怎么?用一个你丝毫不在意的人,来救你心爱之人,不划算吗?”

贺念寒没有说话,裴怀卿倒是也不着急,静静的等待着。

也不知过了多久,贺念寒终于说话了。

“我同意。”

裴怀卿满意的点头,松开捂住唐巧巧的手,笑道:“约个交易时间吧。”

他拿着电话往门外走去。

“贺念寒!你不能把沈悦研交给他!”唐巧巧突然大声喊道。

裴怀卿回头,站在门口,笑容宛若恶魔。

“行,就这么说定了。”

“啪——”

灯光刹那间消失,站在那里的人缓慢的拉过门,将一室的黑暗,还给唐巧巧。

唐巧巧眨了眨眼睛,捂住的看着天花板。

他到底想做什么?

贺念寒若是真的将沈悦研交到这个疯子手中,会不会

屋子里又恢复了漆黑,唐巧巧不知道应该如何形容自己此刻的心情。

原创文章,作者:allnew,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48671.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