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TV一个摸上边一下摸下边 强行指染高h

叶昼领她进去:“姐,你看看满意不?有什么不满意的地方,你和我说,我让他们重新布置。”

她神色淡漠至极,好像王菀的生死在她看来,都是可有可无的事。

只有她自己知道,眼下人多,并不是杀死王菀的好时候,不然她根本不会给她选择的机会!

这一刻,看着宁安远犹豫的样子,王菀心里一阵阵发凉。

她知道,她能依靠的只有自己了。

林美依想她死,她不想死,那便只能先干掉她!

然而,心中明白是一回事,二人实力巨大的差距,又是另外一码事。

至少此刻,她无法动用自己的底牌,杀掉林美依。

王菀低头看着地上那把金剪刀,刀刃锋利,这一剪刀下去,她应该不至于太痛苦。

宁安远望着李淳风,欲言又止,垂在袖中的手握着刚从宁仲曦手上拿回来的水晶球,犹豫着,是否要动用这个传承的力量。

王菀侧头望了过来,眼眸中盛满委屈的水雾,宁安远只觉心中一痛,到底还是对她有深厚的情感,舍不得她如此牺牲,脑子一热,忽然将水晶球举了起来。

“国师,今日的确是一场误会,林家想要什么赔偿只管说,只要菀儿没事,什么条件都可以。”

正准备蹲身捡起剪刀的王菀闻言,紧绷的身体瞬间松了下来。

李淳风看着那颗晶莹剔透的水晶球,眉头皱得能夹死蚊子。

林美依静静看着他们三个表演,倒也好奇这水晶球到底有什么神秘力量,能够让她放过王菀。

李淳风看着宁安远,询问道:“你确定要动用这股力量吗?就为了一个凡人。”

宁安远点头。

李淳风再次告知,“之前你已经用过一次,如今只剩下两次,再用一次,你便只剩下一次,三次过后,你我两不相欠。”

“我最后再问你一次,你确定要为了这个凡人,用掉一次保命的机会?”

宁安远没有犹豫,重重点头。

王菀忽然觉得自己刚刚误会了宁安远,他分明还是将她放在心上的。

不然,不会动用这个所谓的传承。

要知道,为了这个不知能干嘛用的水晶球,宁安远曾遭受过一次又一次的刺杀,由此可见,这是一件十分重要的东西。

李淳风点点头,表示自己明白了。

不过宁安远交给他这个任务,可不好办呐。

他伸手,接过宁安远递来的水晶球,抬眸看向林美依,开口问道:

“你要怎样才能放过这位夫人?”

林美依:“我并不打算放过她。”

李淳风神情一僵,觉得事情远比他想的还要棘手。

“你应当知道,这世上像你我这样的存在,还有许多,冤家宜解不宜结,宁安远愿意主动化解恩怨,你若执意不肯,对你、对整个林家来说,都不是一件好事。”

“我若今日就是不肯,你想怎样?除掉我吗?”林美依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

李淳风露出一个无奈的浅笑,转头看宁安远。

宁安远说:“如果不是没有办法,我也不想牵连到你我家人,林姑娘,到底你妹妹今日没出任何事,我们就当是扯平了,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从此恩怨一笔勾销,不好吗?”

林美依看着地上的金剪刀,神色晦暗不明,叫人看不出她心里到底是什么想法。

二丫却感觉到了窒息的压力,她不知道李淳风手上那颗水晶球代表的是什么,或许是高超的异术,又或许是一股庞大的异族力量,但不管是什么,她都不想因为自己,使家人陷入危险境地。

“大姐,我们回家吧。”

算了,她不为小师姐报仇了。

林美依低头看了妹妹一眼,小姑娘心中还有不甘,但她更担心她。

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林美依看了那颗水晶球一眼,许是李淳风已经在催动这颗水晶球,她感觉到了一股淡淡的空间能量波动。

心中的猜测越发坚定,她几乎可以肯定,这颗水晶球是一个中间站,能够连接灵界和凡人界。

或许,当李淳风完全催动这颗空间法器,一伙修真者会通过空间传送瞬间出现,合力将她绞杀!

林美依眼睛眯了眯,强忍下冒险将水晶球夺过来的冲动,伸手,将金剪刀收了回来。

王菀,留不得了!

林美依深深看了这三人一眼,牵起二丫的手,姐妹俩转身离开了毅勇候府。
KTV一个摸上边一下摸下边 强行指染高h

她一离开,大厅内静止的人和物重新恢复流动,毅勇候夫人抱着宁仲曦哭声震天,所有人都没有发现自己曾停止过。

陈贵妃急匆匆奔了进来,见到陈湘满是鲜血的尸体,惊骇大喊:“湘儿!”

李昼随后赶来,身后跟着一群官差,谁也不知道他到底是什么时候跑出去报的官。

还有一名黑面杀手没死透,李昼一个箭步冲到这人面前,逼问他幕后指使是谁。

黑面杀手说不出话,就算能说,他也不会泄露客人一个字。

李昼根本不在乎他能不能说,佯装俯身去听,而后惊愕喊道:“幕后指使竟是大皇兄?这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他怎会如此……”

初春,本该是享受温暖放松的时候,京城里的气氛却是那般森冷严肃。

大婚当日,新郎新娘双双遇难,如此人间惨案,实在令人嘘唏。

毅勇候本意将二人合葬,一脸憔悴的陈贵妇忽然发话,分开下葬,她将陈湘尸体带回齐国公府,齐国公夫妇当即便昏厥过去。

陈贵妇不能离宫太久,她哭了一会儿,将陈湘后事全权交由李昼处理,目中带着狠意,回了皇宫。

她的湘儿决不能白死!

她要让武皇后母子付出代价,让满京城的人都看清楚这对母子的真面目!

还有宁安远,她允许他解决他们兄弟间的恩怨,却没说过要把她的湘儿也搭进去,如今湘儿的死,和这小子脱不了干系,她定要让他也尝尝失去至亲的滋味儿!

贵妇与三皇子在毅勇候府遭遇刺杀,毅勇候难辞其咎,为保住宁家如今唯一的血脉,毅勇候在大殿上,当着满朝文武,一头撞死在大殿内,以死谢罪,只为让陈贵妇满意,放过宁家。

到底是皇室公主血脉,宁安远被保了下来,承袭爵位。

二月的天,京城里连着办了三场大丧,加上两位成年皇子的事,整座京都局势变得诡秘莫测起来。

林大郎病情“痊愈”,没想到这一病刚好撞上如今这般局面,陛下命他明日归朝,他现在还完全没有想到应对如今这种局面的对策。

林美依提醒道:“南方蛮夷动乱,大哥大可请命南下扫平动乱。”

林大郎闻言一喜,继而又是一惊,他完全没听到南方蛮夷动乱的消息,大妹如何知晓?

林美依淡淡一笑,她是不会告诉大哥,一月前她便命人在南方造势,只为解决今日困局。

原创文章,作者:allnew,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48727.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