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述过程 摸着你的腰真的好想要

二丫抬头,“好吃,你要吗?”

说着,将剩下的一大串递给狗蛋,把少年吓一跳,受宠若惊。

“不了不了,你自己吃,男子汉大丈夫不爱吃甜。”狗蛋一本正经的说道。

要是他没有偷偷咽口水,他的话可信度还能做再高一些。

二丫笑了一下,吃着糖葫芦,含糊道:“大姐、狗蛋,你们放心,我会调整好我自己的,你们不用这样担心我,你们这样,我反而有压力。”

她说:“就让我自己一个人慢慢消化吧。”

狗蛋与林美依对视一眼,两人同时松了一口气。

林美依起身,“狗蛋,你也别落下自己的功课,你们俩互相监督。”

姐弟二人齐齐点头表示知道了。

林美依回到自己的院子,消失多日的齐田站在走廊下等她,一身灰色短打上还沾染着白灰,显然是刚从工地上回来。

林美依上下打量他,“啧”道:“你这体验生活,去得可够久的,家里又不缺你吃喝,用得着跑出去给人搬砖吗?”

她又问:“你身体不好,药膳不能停,我让下人给你准备的药膳你没偷偷倒掉吧?”

齐田摇头,眼睛亮晶晶的看着她,面容却是一如既往的没有表情,他问:“有任务要交给我?”

实话实说,他闲得快要发霉了,这才找了份小工做做。

林美依挑了挑眉,招手示意他随自己进屋,给自己二人一人倒了一杯灵露茶,这才道:

“我心里隐隐有些不安,你替我去一趟南疆,看着点我大哥。”

刚刚黄城门下看到王菀平静的神色,她总有点不放心。

齐田将肩上汗巾拿下,答应得爽快,“可以,我现在就走。”

“等等。”林美依叫住他,让他等会儿,起身来到内间,将自己刚刚缝制出来的近距离传送符文方巾拿出来交给齐田。

“这有三张传送方巾,你拿着,以防万一。”

若是遇到大哥和大叔都无法应对的危险时,逃跑是最好的选择。

齐田接过方巾,看了她一眼,有种实力被小看了的不爽,但他惯于板着脸,只从面上是看不出来的。

林美依暗笑,没再多说,又给了他两滴灵露保命用,摆摆手,示意他可以走了。

灰影一闪,桌对面就空了下来,半杯灵露茶泛出白雾几缕。

“看来真是闲到发慌。”林美依无奈摇头失笑,端起自己的茶杯,慢悠悠喝着灵露茶,暗中思索开解妹妹的办法。

虽然当事人表示要自己走出来,但做姐姐的觉得自己也不能什么都不做。

春天真的来了,万物悄然复苏,百花一夜之间全部开放,鸟雀欢快停在嫩绿的枝头,“啾啾”鸣唱。

阳光明媚,鸟语花香,林有才拍板,全家出城郊游,放松一下心情。

当然,主要是为二丫。

这姑娘习武入了魔,除了吃饭睡觉就没停下过,身为父亲,林有才当然知道女儿这般苦练武功是为了什么。

她在自责,所以用这种方式折磨自己。

倘若这样她心里能好过点,那就随她去吧。

不过日子总得继续过下去,天气这么好,老父亲拖也要把家里孩子拖出去,让他们见见太阳。

“走了走了,快些,狗蛋你别磨磨蹭蹭的!”林有才站在马车旁,好笑的催促道。

狗蛋忙应:“来了来了!”

说着,就见他和林美依姐弟两个,一人一边,将挣扎着不肯出门的二丫给架了出来。

往马车上一扔,车内王若丸和刘氏将人一摁,二丫顿时逃脱不得。

口述过程 摸着你的腰真的好想要
张氏抱着重孙子小念尘在旁看着,忍不住笑出声。

她一笑,怀里的小念尘也被感染,“咯咯咯”笑个不停,那弥勒佛的肉嘟嘟样,张氏稀罕得不行。

小白浪围在张氏脚下,如今它要是跳下车,高大威猛、毛发鲜亮、满是凶相,一出现就能把小孩吓哭。

可小念尘一点不怕它,哪怕它呲牙咧嘴发出威胁的呜咽声,人还能一把揪掉它的毛发,别说怕了,笑得不知道多开心。

张氏将小念尘放在身旁的小矮椅上,小家伙已经能自己坐得稳稳当当,懒懒靠着白浪温暖的身体,不哭不闹。

刘氏都忍不住感慨,“我就没见过这么好带的娃,真是奶奶的小心肝,这么小就知道体贴人。”

王若丸嘴角微抽,小声道:“您是忘了他刚出生那会儿有多磨人。”

刘氏嘿嘿一笑,摆摆手,直说那都是过去的事,人家那会儿还小,能知道啥呀,嗷嗷哭是很正常的。

王若丸哭笑不得,将儿子抱起来,举到一脸气鼓鼓的二丫身前,叫小家伙哄哄小姑姑,让她开心起来。

小念尘像是知道大人的话一般,啊啊叫着,伸出两只小胖手,轻轻摸着小姑姑的脸,嘟起嘴表演自己的绝技,吐泡泡。

“啵”的一下,口水泡泡破裂,水渍溅了二丫一脸,她终于忍不住开口笑出声来,抱着小念尘,哈他痒痒,姑侄俩玩做一团。

刘氏掀开车帘向外望去,骑马跟在车旁的林美依看了过来,车厢内传来二丫和念尘的笑声,婴儿的声音非常响亮,听得人都放松了下来。

母女俩相视一笑,对今日的行程充满期待。

然而,就当林家一行人欢欢喜喜准备出城放松时,城下的守城官却小跑过来,腆着脸笑着请他们到一旁说话。

狗蛋打马走在最前,不知这是什么意思,忐忑的回望过来,林美依示意爹娘稍安勿躁,骑马上前,居高临下的问道:

“这位大人,为何将我等车马拦下?”

守城官笑眯眯的往后退半步,拱手见了一礼,“请小姐下马说话。”

林美依没动,她嚣张跋扈的名声京城无人不知,守城官心知这是个硬茬,略过她,为难的看向马车车辕上的林有才。

“林老爷,不知可方便下马听本官一言?”

林有才果然下车走了过来,顺带扫林美依姐弟二人一眼,示意二人下马来,不要这般张狂。

狗蛋不情不愿下马,林美依还是没动,只用那双幽深的黑眸盯着守城官。

守城官叫她看得脊背发凉,心知自己已经把这位姑奶奶得罪死了。

暗道一声倒霉,硬着头皮小声劝林有才可以去城东那边逛庙会看山水,但是出城就不必了,城外最近不太平,他十分担心林家人的安危

林有才看着城门下进进出出的行人,信他个鬼!

回头与儿女交流了一下眼神,知道这城门是出不去了,也不好为难守城官,无奈调转马头,驶回城中。

“怎么了啊?”刘氏探头问道。

林有才摇摇头,示意一会儿再说,等离开城门下,这才告知刘氏众人,今日不出城,逛庙会上香也是一样好玩。

大家都知道不对劲,游玩的兴致减弱,逛了半天就回家了。

一到家中,全家聚集在大厅,一边吃晚饭一边询问林有才刚刚上午发生了何事。

林有才将守城官的话如实相告,刘氏只皱了皱眉,说:“那这守城官还挺负责啊,只是……怎么我看其他人也出城去了,真是奇怪。”

王若丸与张氏对视了一眼,老人家没什么表示,她也不好说什么,免得扰乱人心。

原创文章,作者:allnew,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48731.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