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H 高H 污肉古风 奶头挺立呻吟高潮

而此时,H省孟绍安家里则是一片狼藉,像遭了贼般。

孟绍安之前在书房,因为孟哲翰电话里的一番话而大光其火,等他冷静下来想想,觉得反正也费不了多少功夫,就按照侄子的意思,拆开电话机仔细检查。

不查不知道,一查顿时大惊失色。

随后孟绍安把家里翻了个底朝天,又让人去他单位办公室里检查一通,好在办公室里倒是没有发现什么。

而家里书房电话机底部粘着的一枚窃听器,已足够令孟绍安心惊肉跳、震怒难平。

他当然不认为自己家里出现了“间谍”,而是相信了大侄子孟哲翰所说:这枚窃听器明显是冲着他尚未谋面的亲生女儿而来!

书房平日锁着,除了家人,保姆都不能随便进,安置窃听器的,自然就是金燕燕母女。

他都没有见到亲生女儿,人还没领进家门,连一声“爸爸”都没听见,就开始要针对了吗?金燕燕母女,她们到底想干什么?

客厅里,金燕燕坐倒在一堆散乱的书籍中哭泣:温文尔雅的丈夫突然发了疯,变成狂暴的魔鬼,太可怕了!

二楼所有房间被他翻个底朝天,床、衣柜、桌子抽屉,衣物、床上用品等东西扔满地,台灯、床头灯直接砸碎,窗帘也不放过,统统扯了下来,甚至连墙裙都被捣烂!

一楼客厅同样,沙发套被剪刀粗暴地剪开,玻璃橱柜、半导体收音机、自鸣钟、墙上的画屏、相框,小会客室的雕花隔扇、八宝格、书架、花盆、棋盘、茶具……全碎了、散了!

这还成什么家啊?

孟绍安也折腾累了,瘫坐到沙发上,指着金燕燕:“二十年,二十年我待你们母女如何?到头来就这样回报我!”

金燕燕哭得眼睛红肿:“绍安,你知道我的为人,真不是我!”

“不是你,那就是文蓝、文馨,我这是养大了一对白眼儿狼吗?”

“不是的!不可能是文蓝、文馨,她们都还是孩子,知道上哪儿买这种窃听器?”

“呵!她们是孩子,没错,但你也看看她们生长在什么地方!她们充当京城孟家的孩子,名门世族,权势豪门,多少人巴结,多少人攀附,想玩把手枪、收藏个刀剑不在话下,小小窃听器,能难得住她们?”

“可是你也翻找过了,家里并没有收听的机器设备,而且两个孩子现都在京城,隔着千万里呢,她们怎么做?”

孟绍安看了金燕燕一眼:“你这脑子……倒是可以肯定了,真不是你干的。”
超H 高H 污肉古风 奶头挺立呻吟高潮

“绍安!”

金燕燕听他这么,心里一松,就想站起身,但一个姿势坐久了,脚忽然麻木站不住,金燕燕直接朝沙发爬过来,这时候就是需要赚取怜惜,顾不得什么形象了。

孟绍安大概是被孟哲翰骂“糊涂”,刺激到了,难得地脑子清醒,没有怜香惜玉,伸腿勾了一把椅子挡住金燕燕:“就在那,我们继续说话。”

“绍安我冷,地上凉,我要和你一起坐沙发上。”

“不了,以后都不要一起坐了。金燕燕,出了这件事,你也不好受吧?当年……我们俩害了关秀芝。现在报应来了,我终将要面临并接受家里的责罚,而我的女儿,飘零草根、吃苦二十年!

她苦,我痛,刀割一样的痛啊!那是我亲生的,这辈子唯一骨血!我怎么补偿都不为过,一点点委屈都不能让她承受,甚至可以用我的命,给她铺垫一条幸福康庄人生路!

文蓝、文馨不是我亲生,但我抚养、关爱她们二十年,原本也不忍心丢开,毕竟二十年亲情在那。所以我一直拖延不告诉家里,希望先想出一个周全之策,既保住这个小家庭,又能补偿、疼爱我的亲生女儿……但是你们却干了什么?利用窃听器从我这打探我亲生女的情况?然后呢?想要对她做什么?

如果不是哲翰提醒,我还蒙在鼓里!

这些年,我真是太纵容你们了。

金燕燕,不管是你还是文蓝、文馨,哪怕对我的宝贝亲骨肉有一点点恶劣心思,我都不能容忍,那是我最后的底线。

我们离婚吧,好聚好散!”

“不!我不离婚,我坚决不离婚!”

金燕燕再次哭成泪人,趴倒在地上:“绍安,我这么爱你,这辈子为你吃了多少苦头,你怎么忍心说离婚?当初你发誓要善待我和孩子的,你对得起邓秋平吗?我也有过你的骨肉啊,你忘记了吗?我们共同的儿子?他在我肚子里长到六个月啊……”

孟绍安不想再听,打断她:“我为了养育文蓝文馨,舍弃自己的亲生骨肉,很对得起邓秋平了。是你们,生了不该有的心思,我不能给我的女儿留下隐患。已经做了决定,就不会改变。你先冷静冷静,可以提条件,我尽量满足。”

说完站起身朝门外走。

他得去单位处理事务,顺便计划一下寻找亲生女儿——孟哲翰那小子瞒得他好苦,原来亲生女在Y省,他要行动了,亲自接回宝贝女儿,然后带着孩子回京城请罪!

老父亲看在孩子已找回来的份上,或许能原谅他年少轻狂犯的错。

金燕燕看着孟绍安绝情离开,咬咬牙爬起来,一瘸一拐走到沙发坐下,拿起话筒拨了个号码。

接电话的是孟文馨,少女软糯的嗓音甜甜地喊着妈妈,轻声笑语无忧无虑,金燕燕眼泪差点又流出来:

她生的女儿,多么好的孩子!一心一意只做孟家女,对孟绍安又孝顺又贴心,嘴甜乖巧博得老太太的喜爱,老太太高兴了,往老爷子跟前为孟绍安说好话,孟绍安自然就好处多多。

孟绍安自己都说,这是他的小棉袄,他这辈子最值得骄傲最疼爱的宝贝儿!

可是就在刚才,他翻脸无情,要离婚!

离婚就意味着母女被迫离开孟家,女儿将失去优裕的生活高贵的地位,不再被众星捧月,直接从名媛闺秀沦落成平民百姓!

这对娇弱的女儿打击有多大?

关键是两个女儿现在都还没有大学毕业,事业未成,婚姻未定!

不行的,她绝不答应离婚!

孟老爷子尚在,孟家子女不分家,大家庭住在一起,有时住在家属大院的现代别墅里,有时住孟家老宅,一个占地百亩、古色古香、有湖水假山花园的旧式大宅院。

孟老爷子近段身体不适,在老宅休养,全家都跟着住那边,是以金燕燕把电话打到了老宅,正好是小女儿孟文馨接着。

原创文章,作者:allnew,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48749.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