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主人一边调教一边bl打 给我蹭一下

孟绍安脸色不好:这小子什么态度,现在连二叔都不喊了?

抬手示意正在汇报工作的下属先出去,淡声道:“我这边是出了点情况,已经处理了。”

“到底什么情况?”

“……一个窃听器。”

“在你办公室?”

“家里,书房。”

“窃听高级领导谈话内容,相信孟同志明白这是什么性质,请问,你怎么处理?”

“哲翰,这只是小孩子闹剧罢了,没必要上纲上线。”

孟哲翰:“……”

对这位二叔,他真的可以死心了。

直接道:“孟绍安同志,你一家四口都不是小孩子,这是犯罪行为,我还可以说得更严重些。窃听器从何而来?具体哪一个安装的窃听器?真正的动机是什么?都必须查清楚,一丝一毫不能放过!从现在起,你和金燕燕、文蓝、文馨将被彻底调查!

另外,我之前保证过,不插手你的事情,但直到今天为止,你都没有向家里坦承的意思,而你的妻女如此的不安份,为达到不可告人的目的,什么事都敢做,迟早会惹出祸端!

我不可能眼看整个孟家被你连累,所以,我要对你食言了,准备告诉家里这件事。”

“哲翰!事情没你想的那么严重,你先不要……”

嘟嘟声,电话已挂断。

孟绍安气得拍打一下桌子,随即又赶紧拎起话筒再拨过去,却怎么也打不通了。

孟哲翰并不是故意,他就手连续拨打出去好几个号码,很快又有电话频频打入,他现在是真的很忙。

――――――――――

入夜,行驶的列车,孟桃靠在硬卧上,睁着眼睛不想睡。

火车上过了一天一夜,听着广播报站名,到Y省省城还早得很,这速度真是要克杀她,从没有过的烦躁。

追踪人这事真不是人干的,她后悔了,可都到一半了,现在中途而废有点亏,只能硬着头皮继续,好歹要有始有终吧。

旅途不愉快也是有原因的,孟桃所在的这个隔间太复杂太吵闹,也不知道是什么缘份,居然住进来两个有冤仇的女人,听她们话里的意思,是谁抢了谁的男人……反正都是厉害角色,势均力敌那种,一路吵架、对骂甚至动手推搡,就没分出过输赢,她们没累,孟桃看的都累了。

幸亏她买的是上铺票。

也起过念头想换到别的隔间去,大不了添点好处,但那样又不方便看人——田志远就在隔壁。

孟桃借感冒的由头,围巾围着,口罩戴着,每天出去打水、买饭、上厕所,都要顺路看一看田志远,他基本上都躺着睡觉,饭也不吃。

当然不可能不吃饭,那天晚上听见他妈王水凤说了,给烙饼做干粮,估计就吃那个。

第二天下午,一直坚持不让自己深睡过去的孟桃,终于还是困了,面朝里眯了一会,迷迷糊糊忽然感觉身上一沉,似乎有人给自己盖被子之类,她立刻爬起来一看,顿时楞住了,不敢相信地揉了揉眼睛,又想掐一掐手背。

站在面前的俊美男子立刻伸手制止,声音低沉温柔:“没做梦,真的是你男人!”

孟桃不禁笑了,小声道:“你怎么、怎么来的?”

这火车可是从蒙州那条线过来,并不经过省城,甚至是背向而驰,远在省城的沈誉却突然出现在车上,难不成他会飞?

孟桃瞎猜倒也猜对了,沈誉确实是飞来的,他搭乘了顺风直升机,飞到列车必经的庆城,赶上了这趟火车。

根据孟桃在蒙州打给孟哲翰的那通电话,沈誉和孟哲翰分析后,又电话查问过,就锁定了这趟列车。

动用关系,上车立马找列车长,查了半天票,总算是找到了他的未婚妻。

“一会跟你细说,来,带你去我的座位。”

被主人一边调教一边bl打 给我蹭一下
沈誉扶着孟桃下来,心疼地揉一揉她手腕,那里有压痕,都红了,这硬卧睡着肯定不舒服。

孟桃也不多话,戴上口罩把围巾围好,说走就走,她没有带随身行李,只背了个大挎包。

沈誉从裤兜拿出个黑框眼镜戴上,再穿上刚才给孟桃盖着的深灰色干部装外套,原本他头上就有一顶十分老气的厚呢扁平帽,这一整瞬间气质都变了,晃眼看真像换了个人。

原来他上车时就这打扮。

这也算心有灵犀,故意模糊外型,配合孟桃呢。

孟桃忍住笑,由着沈誉牵出去,经过隔壁间,瞄一眼田志远的铺位,还躺着呢。

沈誉注意到未婚妻的眼神,也朝那个方向扫看了一下,孟桃紧挨着他,悄声道:“那是田志远,我跟他来的。”

沈誉轻轻握一握她的手,表示明白了。

走到一个软卧隔间,里边没人,沈誉说这就是给他们俩用的,整理好一个下铺,拉着孟桃一起坐,让孟桃靠在他身上,仔细询问她追踪田志远的原因。

孟桃都告诉了他。

沈誉微微蹙起眉峰:“田志高醒悟了前世记忆,他了解几十年的历史走向,还能知道各地亟待发掘的宝藏……你怀疑他派田志远到Y省,是为了玉石矿?”

“除了这一点,其它的都不可能啊。”

Y省边境有境外黑帮倾销进来的毒草,那东西只要一碰上就是杀无赦的死罪,田家兄弟怕死,不会去冒那个险。

别的茶叶、特产生意也可以通过黑市私下交易,但他们没本钱。

能源矿产就更不可能了,一是没钱,二那都是国家统一开采,目前谁敢私自挖掘、贩卖?而且煤、铁、锌等矿石运输是需要用到车队、车皮的,那么大目标,不是自找死路?

玉石矿就不同了,只要能带走一块两块,如果里面还是顶级的翡翠玉种,拿到黑市分分钟卖得出去,悄咪咪闷声发财,不仅解决生活问题,还积攒了资金,才是这年月最明智的做法。

沈誉看着媳妇儿嫣红的小嘴儿说得起劲,忍不住低头啃了一下:“知道的挺多。”

孟桃:“那是,我可是天才。”

沈誉轻笑出声,他十六岁已完成学业,还在国外深造两年,都从不说自己天才,没想到娶个媳妇儿这么能吹牛。

拍了拍枕头,按着她躺下去:“眼睛快熬成小白兔了,睡一会,我在旁边守着——田志远跑不了的,放心。”

孟桃睡了一觉醒来,睁眼见车厢里光影交错,有种迷幻的感觉,要不是耳边熟悉的列车行驶声,差点忘记自己身在何处。

“醒了?”令人心安的低醇嗓音,温暖的大掌伸过来摸摸她脸颊,随即灯光更亮了些。

孟桃爬起来问现在几点了?沈誉看看腕表:“半夜两点,你一口气睡了八个小时。”

孟桃吐了下舌头,如果不是沈誉来了,她可不敢这样放心睡,中间她醒过两次的,看见沈誉安安稳稳坐旁边,就又闭上眼继续睡了。

“有你这个守护神在,我当然要睡够够的。”孟桃笑着说。

沈誉抬手替她理理头发,满眼宠溺,守着睡得像小猪崽似的媳妇儿,看她做着香甜美梦,还知道往自己身边拱,这是百分百的信任和倚赖,他心中成就感幸福感爆满,即便一直没睡着,却毫无倦意。

沈誉拎起一个热水壶倒水:“来,先喝点水,餐车已经关闭,我之前请列车员帮忙打了一饭盒饭菜,还有两个煮鸡蛋,已经冷了,用开水烫烫,一会就能吃。”

小几上两个茶杯都倒了开水,一个杯子里浸着两个带壳熟鸡蛋,一杯要给孟桃喝,太烫了喝不了,孟桃从挎包里掏出毛巾牙刷,先穿鞋去洗脸,顺便上个厕所。

回来看见沈誉在想法子给她弄热饭,问她直接往饭盒里倒开水,能不能吃?

孟桃不想吃泡饭,叫他也去洗把脸,自己来弄。

等沈誉洗漱完回到小隔间,只见桌几上给摆得满满当当:不知打哪儿来的一个中号铜盆,倒了滚烫的开水在里面,然后把铝饭盆放进去浸泡热着,上头还摆放四个白白胖胖的大馒头;

一只白瓷碟子装着酱黄瓜和泡菜,另一个碟子里是切成片的熟鹿肉,还有两个倒满水的玻璃杯,一个小瓷碗,两双筷子……小隔间里全是食物的鲜香味儿。

孟桃拉他坐下:“饭可能热得不透,不过这天气暖和了,可以吃。”

原创文章,作者:allnew,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48753.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