兄弟给我打飞经历 乱轮故事

孟桃听了个来龙去脉,气得脸通红——如果没人提醒,她都不爱记得孟绍安是谁,自己安安稳稳过着,竟也会招来祸事,还很有可能是杀身之祸!

孟绍安和金燕燕那对渣男贱女,还有他们养的恶狼崽子,是活腻了!

沈誉心疼道:“乖,咱们不生气,为那种人不值得。有我在呢,不怕啊。”

“我怕她个鸟毛!”孟桃抬手拍打了一下车门。

沈誉:“……”看把他小媳妇儿气的,都飚粗话了。

暗地里埋怨孟哲翰,干什么吃的?身边安插了耳目都不知道,小媳妇儿根本不屑于搭理孟绍安,从来没问过那恶心一家子,她们倒自己摸过来了。

更是恨极金燕燕母女,竟然丧心病狂到这个地步,用窃听器、跑到Y省省城火车站蹲守,明摆着要赶尽杀绝。

沈誉目光森冷,他会让孟文蓝后悔此行。

刚才看见的孟文蓝也刻意做了一番装扮,穿一身仿军装,短发抿进帽子里,戴副墨镜,不男不女的样子,却自以为不可一世。

她手拿画像坐在遮阳棚下的长椅上,眼睛紧紧盯住下车的女旅客,站台上还有其他几个男的,也钻在人群里四处寻看。

遇到像孟桃一样围着围巾的女子,他们会直接叫人家把围巾取下来看看清楚。

如果刚才不是小董小鲁来接站,又离开得快些,可能就真对上了。

就是如此地明目张胆!

孟桃对沈誉说道:“你不用麻烦小董的,让我去会会那个孟文蓝,我不撕了她,我就不改名!”

一辈子叫孟桃花。

已经消逝的孟桃花,是个弱者。

在书中,她没被孟绍安知晓,也幸亏没有,金燕燕母女不会容许她出现在公众面前,她的结局一样很悲惨。

沈誉道:“我让小董去查,孟文蓝带来的几个人,是不是孟家势力内?这个要告知哲翰;孟文蓝想对你做什么?让她自食其果。”

孟桃:“我想亲自跟他们对决,让他们知道这世间,是有报应的,关秀芝的女儿没那么好说话!”

“会让他们看到的。”

沈誉握了握孟桃的手:“真要去对上孟文蓝那个蠢货?田志远可就跑远了。”

孟桃怔了一下:对哦,特么气的都忘记正事了。

“先跟着田志远吧,孟文蓝放一放。”

“不能放,等小董查明情况,我会安排人处置,再告诉你结果。”
兄弟给我打飞经历 乱轮故事

“好吧。”

孟桃抓着沈誉的手,在手背上轻轻啃一下,又亲一口:“亲爱的,有你真好!”

沈誉心尖颤了颤,扶着方向盘的手差点打滑:他媳妇儿认真撩起人来,要命了!

如果这不是在大街上,他直接就停车把人酱酱酿酿一番。

定了定神,故意道:“我记得在火车上,有人还说不要我一起旅行,差点就把我赶回去了。”

“哎呀,这个你都不知道。”孟桃撒娇:“女人有时候喜欢说反话,说不要,那就是要!如果你当时很听话,掉头就走,我会着急的,肯定会抓住你不让走!”

“真的?”

“当然!”

“那再亲一个,亲这儿,就给你记着!”

“……”

从火车站出来,吉普车行驶半个多钟头后,拐进一座大院里,沈誉告诉孟桃:这是家属院,大表姐有套住房,他们可以在里面休整一下,洗个澡煮点东西吃。

孟桃有些忐忑:“会不会打扰到大表姐?我们可以去招待所啊。”

沈誉安抚她:“大表姐去营区了,不在省城,她让小董、小鲁接站,就是安排我们住这儿。”

“你来之前先知会她了?”

“没有,是打电话给另外一个人,被她知道了。”

“那我们,要准备个什么礼物给她?”

“大表姐吸烟、喝酒,我给她带了两条京城名烟。”

“果然女中豪杰、女汉子!”孟桃表示敬佩。

“女汉子?”沈誉第一次听说,不禁失笑:“我媳妇儿也是女汉子。”

孟桃知道他指的是力气大,笑道:“我就一股牛力气而已,还不够格。”

吉普车在一栋四层楼前面停下,沈誉以前来过,熟门熟路带孟桃上楼,小董把钥匙给他了,徐大表姐住三楼,三室一厅约莫九十多平米,这在七十年代,可算是高规格了。

沈誉将两条京城名烟放在茶几上,孟桃从挎包里掏出一包奶糖和一盒巧克力,沈誉看了看,点头,这些原是他从华侨商店买的,经过孟桃之手,大表姐吃着就算觉察出不凡,也只会当成是他带来。

水龙头里有现成热水,沈誉和孟桃洗头冲澡,换上干净衣服,整个人清清爽爽舒舒服服,正合力做一顿可口饭菜吃,小董和小鲁先后回来了。

小鲁先汇报:田志远在火车站转了一圈,找人问路,走去了汽车站,排队买到一张去茅岭地区的车票,然后就在汽车站附近国营饭店吃了碗热汤米线,又再买几个杂粮窝头,就拎着他的布袋子,缩在汽车站角落里休息,他的上车时间是下午二点。

孟桃看了看墙上挂钟,现在是中午十二点半。

原创文章,作者:allnew,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48759.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