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文课代表你的奶好软 把樱桃夹住

“哼!不早点跑,难道要看着自己被杀死?蠢货!”叶雪儿踩在她的御物飞行离开,手里拿着一把锋利的大刀。

她嘴角上扬,回头得意地看着吾天和东曦,只要现在自己跑走了,看他们拿自己怎么办。

今天虽然可能失去四个伙伴,但是她也收割了很多灵兽的内丹和可以炼器的皮草骨骼等东西。

就是可惜柳萱儿他们几人的金丹,要是她能拿到就好了。

如果有了这么多的金丹,过几个月自己就能从合体期上升到渡劫期。

“是吗?蠢货?我看你现在就挺像。”不知什么时候,安晚就来到了叶雪儿的面前。

她冷笑一声,眼里不带一丝的温度。

手持宝剑,在叶雪儿惊讶转身看回来的时候,锋利的剑已经刺中她的心房。

“啊——”惨叫声响彻天际云霄。

叶雪儿不是感觉到了身体的痛感,而是一转头就看到安晚,吓得她七魂没了三魄。

这个小崽子修为明明是化神期,现在他竟然能悄无声息来到自己前面。

不可能!

这是不可能的!

低一级的修仙者打不赢高一级的修仙者,虽然不是铁律,但大多数情况都是这样。

除非低一级的修仙者有很多,一起喝高一级的修仙者对抗。

还有一种情况就是,低一级的修仙者有上古神器。

谁持上古神器,哪怕修为最低等,也能杀死最高级的修仙者。

“你的剑是上古神器?”叶雪儿入神地看着胸口的宝剑,一时忘了挣扎和逃跑。

安晚点头,下一秒,快速拔出宝剑。

叶雪儿胸口有大量的血液喷出来,就像喷泉水池一样。

“你?你好狠,几岁的小孩子,这么残忍。”她捂着不停流血的胸口,脸庞苍白。

从储物袋拿出几个内丹拼命吃下去,还有她保存很久拿来保命的丹药。

“狠?那我也没你狠,你看看满地的尸体,都是因你而死。”

“难道你就不残忍?”

安晚冷笑一声,拿着宝剑冲过去砍叶雪儿。

忙着吃内丹和丹药,叶雪儿躲闪不急,一只右手臂被砍下来。

鲜血直喷。

安晚都远离几步。

趁你病,要你命。

这是前世在末世得到的经验。

以及她杀人的时候,从不废话,动作都是快准狠。

因为她享受结果,而不是像一些人享受那个过程。

“啊啊啊——”本就胸口有了一个血窟窿,结果现在右手臂还被砍下来。

叶雪儿痛到额头都是汗,鼻子嘴巴都拧在一起。

“哇哇哇!主人好厉害啊!快弄死那个坏女人。最坏的人就是她了。”

乖乖很开心,张浩被主人解决了,叶雪儿也快死了。

这样就没人再敢欺负神仙山的灵兽了。

乖乖见没自己的事了,身上的伤口也被丹药治愈,已经没流血。

她跑去那片树林,找到柳萱儿和林妙心的尸体,搜过了她们的几个储物袋。

这算是战利品。

谁赢了,输者的东西就归赢家。

吾天去找张浩的尸体,找到两个储物袋和储物戒指。

里面的宝贝几百件,可见张浩做盗贼害死多少同道之人,和那些无辜的灵兽。

“我的手臂,呜呜呜。还我手臂,你还我手臂。我的手臂没了!呜呜呜。都是你害的,我要杀了你。”

叶雪儿无法接受失去右手,残缺难看的自己,更怕别人嫌弃自己的目光,和风言风语。

她向来是完美主义者,什么事都要完美。

这次竟然失去手臂。

她无法接受这个事实,但她更恨安晚。

感觉到身体失去大量的血液,而浑身开始冰凉,痛苦。

叶雪儿左手不会拿大刀,只能念着法术不停地攻击着安晚。

但都被安晚轻松躲过。

这要是搁在叶雪儿没受伤,

看到叶雪儿这么惨的样子,杨君鸿心里更加恐怖。

她都快死了,他还能活吗?

他拿着保护自己的法器,连连往后退,却无法进攻。

看到渡劫期的东曦这么厉害,而自己只是化神期,杨君鸿知道自己的下场肯定也是死亡这条路。

“对不起!你放过我吧!我错了,以后都不敢坏事了。”

“我不想死,求你们放过我,求你们了。”

“只要你们放过我,身上的宝贝全部送给你们,真的,求你们了。”

杨君鸿后来今天跟着叶雪儿来杀灵兽拿内丹了,如果没来,他就不用死了。

这次踢到铁板了。
语文课代表你的奶好软 把樱桃夹住

安晚他们这伙人不好惹。

听到杨君鸿声泪俱下的求饶,东曦是面无表情,一点都不感动。“跟那些灵兽说去吧!他们比你可怜。”他没把杨君鸿剥皮抽筋,已经够善良了。

还想他放过他?

呵!那是不可能的。

“不——”

“求你了,放过我吧!我真的不想死,我不死啊!”

“你要内丹吗?还是丹药,我什么都有,给你!全部给你。”

杨君鸿又哭又笑,表情怪怪的,眼神有些痴呆诡异,整个人仿佛是精神出现问题。

他从储物袋拿出几十颗丹药和内丹,还有其他一些很宝贵的东西。

隔着五米距离,东曦没去接。

杨君鸿歪歪扭扭走过去,双手碰着丹药和内丹,结果都撒了一半。

这么大又精彩的打斗,早就吸引了一些修行者来观看。

“这几个人我怎么没看过?一点印象都没有。”

“就是啊!他们从哪里冒出来的?不过,他们好像很厉害,一下子就干掉了叶雪儿他们。”

“我都快被吓死了,那个小男孩才几岁吧!杀人的时候动作那么狠,是个狠人啊。”

十几个修仙者围在一起聊天,没有上去帮安晚的意思,也没有去帮叶雪儿的意思。

更没多管闲事,做和事佬做圣母的人。

大概是觉得安晚和叶雪儿最好都互相打死,那样大家都可以捡宝贝了。

但现在可没人敢上去捡东西。

人群里出现西野的身影,他本来想去帮忙的,可他没想到在几分钟的时间里,安晚就扭转局势。

一下子干掉四个人。

速度真快。

行动更是快很准。

真是厉害。

别看他才五岁,竟然比现场所有活了几百年上千年的修仙者还厉害十倍。

安晚这边。

叶雪儿虽然一剑穿心,却没有立刻死亡。

她从储物袋拿出丹药和内丹,疯狂地吃起来。

“这些东西,你不配吃!”安晚右手一挥,一股大风吹过去,把叶雪儿拿在左手的内丹全部打落在地上。

“啊!我的内丹,都是我的!”叶雪儿大声哭喊,像只狗趴在地上捡内丹。

因为快死了,她开始头晕眼花,捡到石头也往嘴里塞去。

结果用力一咬,嘎嘣一下,牙齿都咬碎了,满嘴都是鲜血。

吐出咬碎的石头和牙齿。

看上去特别的可怜。

“我的内丹呢?还我内丹,我的。呜呜呜。”

叶雪儿满脸泪水,一会悲痛一会愤怒。

左手扒拉着地上的小石头,鲜血染红了衣服,还有地上的石头泥土。

原创文章,作者:allnew,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48783.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