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头被民工吸的又大又黑 两具身体紧紧纠缠怎么形容

“你会看啊。”她笑了,露出甜甜的小酒窝,“跟你在一起后就不想更新了,反正我最爱的人天天可以看到我,再说,我也没有时间更新了。”

“你做事挺半途而废。”

“但在喜欢你这个事上我可有始有终。”

“电视剧也不乐意拍了?”

“我倒是想啊,只要你乐意我跟男明星搭戏……甚至是吻戏。”

“想都别想。”

“看吧。”

乔沐元也是故意提这么一嘴,回了京城,她哪里还有拍戏的余地。

这样看来,在纽约的那段时间其实还挺快乐,只不过现在她对拍戏也没有太大兴趣了,做建筑设计也挺好。

回到家,乔沐元要休息会儿,纪长慕便去了书房工作。

她打开INS回复秦昭:不用,谢谢。

秦昭:想送给你做生日礼物。

乔沐元:我生日只跟家人、男朋友在一起。

秦昭:我这是被你拒绝了。

乔沐元没有再回复,收起手机休息。

明天她就要跟纪长慕回京城。

……

几天后,纪长慕一个人回了琼州。

乔沐元的工作调令没有能批下来,她只好留在京城,等下次再找机会调去琼州。

一想到又要有很多天见不到纪长慕,他走的时候,她搂着他哭了半天。

纪长慕也不知道她怎么这样爱哭,哄了半天,由着她送他去机场才罢休。

回来的路上已经是中午,乔沐元午饭还没吃,她刚打算让司机在路边找一家餐厅停车吃顿简餐,手机响了。

一个很久没有联系的电话——秦昭。

乔沐元接起:“秦昭?”

“是我,你还留着我的号码。”那头声音如旧,“你现在在京城吗?”

“在。”

“我回来了,一起吃个午饭吧?或者喝杯下午茶也行,我请你。”秦昭嗓音轻缓,“别拒绝,我们已经很久没见过面了,我只是单纯想请你吃个饭,地点你定。”

乔沐元思忖片刻:“那就春桃路那家京城菜餐厅,环境挺好。”
奶头被民工吸的又大又黑 两具身体紧紧纠缠怎么形容

“好,我等你。”

乔沐元听到他的声音里有几分疲倦和无力,事业不如意?

她放下电话,吩咐司机拐到餐厅去,她正好还没吃午饭。

秦昭和她几乎同时出现在了餐厅外。

阳光下,乔沐元看过去,当年那个聪明过人、意气风发的学长此时此刻有几分沧桑,黑眼圈很重。

她仔细想了想,他其实也才二十岁出头。

但因为他太过聪明,智商极高,很早就得到了教授的赏识进入金融圈。

不知为何会离开纽约?

入了座,秦昭让乔沐元点了菜。

乔沐元也没跟他客气:“学长,今天我请客,于情于理都应该我请,我是京城人。”

“说好我请客的。”

“别跟我争,我请客。”

秦昭将小礼物拿过来:“给你带的礼物,上次说好了的。”

“礼物就不用了,我男朋友会吃醋,真的。”

“纪长慕吗?”

“嗯,是他。”

秦昭笑了:“没想到兜兜转转还是他,你还是放不下他,之前听说你们在闹分手,他的公司也被收购了。”

“都是过去的事了。”乔沐元没有多提,“现在他在国内也挺好,我们复合后感情也好。”

她点好菜,端起面前的柠檬水喝着。

“你比以前更漂亮了,光彩照人,我记得刚认识你的时候你像个青涩的小女孩。”秦昭道,“我没想过你竟然是金融圈大佬乔爷的女儿,说起来,我挺幸运,能认识你。”

“你为什么从纽约回来?”

“纽约那里工作压力太大,回国后可以照顾我的父母。”

乔沐元心有疑惑。

看来秦昭记性并不怎么好,他以前跟她说过,只有纽约这样的金融中心才能让他大展拳脚,能让他的才华有用武之地,以后他是不会回国的。

而且,他的父母在他心中并不比事业重要。

再退一步,秦昭的父母还年轻呢!不需要他照顾。

乔沐元问:“那怎么不去莫城?你家乡在那里。”

“那里不能有太大作为。”秦昭平静叙说,“以后我可能要在京城工作,也许我们会时不时碰到。”

“京城很大,一般来说碰不到,除非就是像今天这样,你约我吃饭。”

“也是。”

他们今天的聊天简单随意,更多的是嘘寒问暖,秦昭没有提纪长慕。

乔沐元没有跟他聊太久,吃过饭就离开了餐厅,秦昭的礼物,她一样也没收。

秦昭似乎并没有勉强,年轻清隽的脸上是春水般的平静,没有波澜。

就像是许久不见之后的寒暄和重逢,秦昭没有过分的举动,有那么一瞬间,乔沐元记忆甚至跳到几年前,他们在自习教室相遇的时候。

那时候她咬着笔对头疼的金融题一筹莫展,心里头正在把纪长慕骂八百遍。

出了餐厅,秦昭原本要送她,见她的司机已经在停车场等着,只好作罢。

乔沐元刚上车,手机响了。

原创文章,作者:allnew,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48844.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