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肥臀寡妇在厨房 伪装学渣车

“我有些东西要委托我妹妹送过去,您等一下。”陆翰宇握住了陆如意的手,带着她回房间。

“哥哥,怎么办,我真的要去看秦可楚吗?”陆如意自己也有些害怕。

“我担心这是秦老太太的陷阱,但是爸爸已经答应了,你要是不过去不好,而且,秦老太太也不让我去,这次你得自己一个人过去了,你记得,过去后,如果秦可楚说什么是你让她做的,你一定要否认,如果秦可楚不依不饶的,你就假装生气离开,我就在楼下等你。”陆翰宇交代道。

“好,我知道了。哥哥,你要我给秦可楚带去什么啊?”

陆翰宇叹了一口气,“我的傻妹妹啊,我说要你带东西过去,是为了和你说话,算了。”

陆翰宇拉开抽屉,从抽屉里面拿出一块怀表。

他把怀表递给秦可楚。“这是我和爸爸去瑞士的时候买的,你跟秦可楚,我希望她健康起来,好了,给我打电话,我请她出去吃饭。”

“好的,哥哥,我知道了,那我去了啊。”

“我送你过去吧。”陆翰宇说道。

他们出去。

“我送我妹妹过去吧。”陆翰宇说道。

“我正要去看楚楚的,我直接带着她过去就好了。就不麻烦你了。”秦老太太说道。

“不麻烦的,我刚好要带着妹妹出去吃早饭,您给我一个地址,我们吃了早饭就过去。”陆翰宇说道。

“你们还没吃早饭啊?”秦老太太问道,看向陆建忠。

陆建忠也不蠢,发现了蹊跷,笑着说道:“孩子起得晚,所以也吃的晚。就让陆翰宇带着她妹妹去吧,不要让孩子麻烦到你。”

“那行吧,孩子,你手机号码多少,我把地址发给你。”秦老太太说道。

陆翰宇打开微信二维码,给老太太,“您加下我微信吧,沟通方便一点。”

“这孩子。”陆建忠笑嘻嘻地说道,颇有几分宠爱的味道。

秦老太太看明白了,再强求也不合适了,她加了陆翰宇的微信,给陆翰宇发了地址后,起身道别。

秦老太太一走,陆建忠立马问陆翰宇道:“到底怎么回事?秦老太太像是特意为了如意来的,这么一大早的。”

陆翰宇想了下,对着陆建忠说道:“秦可楚毁容了,她绑架了秦川,想要毁掉秦川容颜的时候,弄伤了自己。”

“那跟我们如意有什么关系?”

“秦可楚说是如意让她去绑架的秦川,还说是如意让她去毁容的,把所有的责任都丢给了如意。”

陆建忠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扫向陆如意,“你这个没有长脑筋的东西,真的是你那么做的吗?我跟你说过,不要去招惹秦川了,你的那些录像还在秦川的手里,要是她把录像发出来,你还想去做爱豆吗?不可能的了。”

“我没有,爸爸,我没有,我没有让她绑架秦川,更没有让她去毁掉秦川容颜,这些都是秦可楚冤枉我的。”

“如果真的和你一点关系都没有,老太太不会来我们家。”

“父亲,如果真的和如意有关,恐怕老太太也没有那么好说话。”陆翰宇提醒道。
我和肥臀寡妇在厨房 伪装学渣车

陆建忠一想也是。“现在怎么办?”

“既然老太太这么来找了,肯定是想要嫁祸在我们如意身上的,如意,你听着,一开始,秦可楚可能会跟你哭诉,你要站在中立的角度,甚至要给秦川说好话,知道吗?”

“我要是给秦川说好话,秦可楚非要生气不可。”

“她会说,你怎么那么说话啊,是你打电话给我,让我去绑架秦川的呀,我为了你都这样了,你怎么还能撒谎呢?记住,这些话是一些套子,只要你承认是你,或者默认,或者话影子里不够坚决,那么,你就背锅了,还有,秦可楚说这些的时候,房间里就只有你和她两个人,你别觉得真的只有你和她,房间里安装了监控,听到了吗?你一定要坚决的否认,她再不依不饶的,你就因为她冤枉你生气的走掉,我就在楼下,只要你口气坚定,这一关也就过了,还有,秦老太太是帮着秦川的,你心里要明白这些,如果你这都不明白,还会被秦可楚的花言巧语骗了,恐怕,你不仅仅是在娱乐圈混不下去,你还会去坐牢,一辈子都毁了。我和爸爸都帮不了你,”陆翰宇说的很严重。

自己的妹妹的性子他是了解的,虽然看起来过于任性跋扈,但是善良和心软。

这秦可楚,一看就是会装会骗的,自己的妹妹恐怕不是对手。

“混账东西,你哥哥说的话你听到了没有。”陆建忠指着陆如意大声道。

陆如意也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只是她想不通,她原来和秦可楚关系很好的,为什么,秦可楚一下子变得让她不认识了呢。

对完台词后,陆翰宇也不敢在家里再耽搁,怕得罪了秦老太太,秦老太太不需要什么理由借口,就能整治父亲的生意,毕竟他现在是羽翼未丰。

陆翰宇带着陆如意过去,车上又列举了一些情况,给陆如意再次提醒,和准备好台词。

他们到了医院门口,陆如意战战兢兢地从车上下来。

陆翰宇不放心,也从车上下来,“注意你的表情和情绪管理,你以后是要做演员的,不要这么害怕,老太太精明,一眼就能看出问题的,我刚才教你说的话,你一定要记住。”

陆如意点了点头,“我知道了哥哥。”

她深吸一口气,上去病房。

秦可楚还在挂着水,脸上贴着膏药一样的东西,脖子上也贴着。

“如意,你终于来了。”秦可楚见到陆如意就哭。

陆如意看秦可楚的奶奶不在,但是哥哥说房间里有监控,她也不敢掉以轻心。

“你脸上怎么回事,怎么会这样啊,你平日里性情温柔,也不会得罪人的样子。”陆如意坐在了床前。

“你不是打电话给我,让我绑架秦川,让她不要参加第二天的公演吗?”

祈年宫。

宝格乖乖窝在子牛腿边睡觉。

子牛握笔倚在矮几旁画一只佛头,一只微笑的佛头。圣人一旁单手边磨墨,边时而指导一下。他们都坐在榻子上。

英茧坐在一旁圆凳上,手里拿着一份折子正跟她父皇讨论。

英茧很小的时候,父皇就带着她看折子了。

“我说两个禅外的话啊:第一,宗禅很少免俗。有很多人把宗禅看得很神圣,可是如果你好好看历史,宗禅也能很世俗,比如说,不少和尚会以认识多少权贵、有多少信徒为荣。这些和尚想形成一个正向循环,比方说我的庙大,我道行深,这样就会有很多人来,这些人里面如果有权贵,我认识一些权贵,庙就更大,似乎我的道行就越深等等。其实要说这些和尚的佛理懂得有多深,不一定,他们市场营销做得好罢了。第二,禅是一种训练。所有大道理我花半天时间能讲明白,但你能不能做到完全是另外一回事儿。比如说我要你善良、勤奋、大度,你可能都认可,但做起来可能就是不行……”

原创文章,作者:allnew,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49108.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