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篇肉n公交车 他在她体内发了狠的冲撞

值得一提的是,皇帝猎鹿与常人不同。皇帝猎鹿要先设哨鹿。所谓哨鹿,大抵类似今时商场中的“托儿”。一般在白露以后,正值鹿的发亲期,由一些士卒持鹿头伏于草丛中,举起假公鹿头,嘴里吹哨,发出“呦呦”的声音,把母鹿引出来。这时,关冰们包抄过去,一点儿一点儿地缩小包围圈,把鹿逼到比较开阔平坦的地方后,由皇帝弯弓搭箭射杀。

如今,这些“围猎”还在延续,不过大型猛兽已不多见,毕竟人的文明认知在前行,再加之环保概念呀。但“猎鹿”依旧存续,父皇更是猎鹿的好手!

明明有盛京辽西丰围场,偏偏父皇还要在内城的裳西行宫修鹿苑,看来并不为捕猎,纯为养鹿。

当初设置盛京围场的初衷,旨在“不忘武备,雄镇边卫。”但庆、光两帝以后,行围目的就有了明显变化:不提“操练”,只说“捕鲜”、“贡鲜”,其中更以梅花鹿为主。梅花鹿有极高的药用价值。它自古就是帝王达贵的长寿补品,莫怪李时珍在其《本草纲目》中曾记载:“鹿之一身皆益人,或煮或蒸或脯,同酒食之良。大抵鹿乃仙兽,纯阳多寿之物,能通督脉,又食良草,故其肉、角有益无损”。

食鹿肉,喝鹿茸片熬的汤,饮鹿血,也是父皇的日常。听说,子牛跟着父皇也适应了这种饮食习惯,她爱鹿肉,更爱食鹿鹿胎膏,即从妊娠梅花鹿腹中取出水胎,干燥炮制成粉,与阿胶、龟甲、鹿茸等24味名贵药材配伍,经复杂工艺熬制成软膏。当然,她现在开始喂食她的小豹子宝格也是鹿肉。这就需要大量的鲜活梅花鹿……

“父皇此时在何处,”少帝问随行,

“圣人在窖岭习玩。”答。

窖岭,又是为她新开辟的一处“乐趣地儿”,那边一个圆台下,地面常年冰封,在上头汆陀螺最是有趣!

少帝轻一点头,再看向曲万方,“这边离窖岭也不远,你就在此候着吧,太皇传召再过去。”

“是。”曲万方躬身送别少帝。

顿了顿,叶青又眯着眼睛说道:“不过话又说回来,他能借来这么多车,这说明他在海城还是相当有能量的啊!”

“我和这个人不熟悉,他有没有能量,我也不清楚。”许曼摇着头说道。

“或许这个人和熊家有很深的关联吧!”叶青沉吟着说道。

“熊家?”许曼愣了愣,疑惑的问道:“你怎么扯到熊家去了呢?”

显然,许曼不并不知道叶青与熊家的恩怨,更不知道海城熊家和京都秦家已经狼狈为奸,一南一北遥相呼应了。

对于叶青和秦家有恩怨,她也仅仅知道一点皮毛,嗯……大概就是叶青和江心踢爆小宗师那件事情吧。

虽然说叶青刚才还在心里诽谤自家老婆向许曼透露叶家的机密,但事实上,他心里也猜得到,肖莹忆等人虽然没少在许曼的背后支持她搞定叶青,但在她没有正式进入叶家前,一些重要的事情还是不会跟她说的。

嗯……毕竟任何事情都有两面性的,如果许曼没有成功搞定叶青,将来嫁给了别人,而这个人又正好是叶家的敌人,那告诉许曼叶家的秘密,这还是有风险的。

虽然说这种机率并不算大,但哪怕只有万分之一的可能性,那都是要提防的。

“呵!”叶青冷冷的一笑,说道:“你是不知道,这个熊家不简单啊!”

“怎么不简单了?”许曼疑惑的问道。

“关系到国家的大事,机密。”叶青高深莫测的说道。

“这样的机密你会对莹忆她们保密吗?”许曼眯着眼睛问道。

“不会!”叶青摇了摇头。

“看来你还是没有认可我啊,刚才听到你说那话,看来也是我误会了。”许曼苦笑着说道。

“呃!”叶青白眼翻了翻,这丫头怎么扯一扯的又扯回去了啊?

看来这丫头的心思还真一心就在自己身上啊!

说真的,叶青也挺感动的,要不就松口接受这丫头了?
全篇肉n公交车 他在她体内发了狠的冲撞

说实话,许曼也是一顶一的美女,有御姐范,很性感的,绝对是大多数男人们理想的梦中情人。

事实上,即便是叶青,他在与许曼在一起的时候,也会时不时的扫向人家许曼的胸前,嗯……实在是太壮观了,叶家众女中还真没有像许曼这样规模宏大。

“呃什么呃?”许曼白了一眼叶青,郁闷的说道:“我就不明白了,你干嘛对我就没有一点兴趣呢?”

“唉……造化弄人吧!”叶青耸着肩应道。

“怎么就造化弄人了?”许曼瞪着叶青问道。

“不说这个了。”叶青摆了摆手,说道:“我们还是下车进入腊梅山庄吧!”

“不下!”看到叶青想要转移自己的注意力,许曼也有点生气,摇了摇头,说道:“你不说清楚,我就不下。”

叶青瞥了她一眼,这他娘的怎么解释啊?

他总不能告诉许曼,是因为他觉得自己的女人太多了吧?

这话一出来,他都能猜测得到许曼绝对会来一句:“老娘都不介意,你介意个屁啊,三妻四妾不是你们男人的梦想吗?”

“说什么啊!”叶青苦笑着说道。

“说你怎么就认为那个任飞就和熊家有很深的关联啊!”许曼撇着嘴说道。

“说这?”叶青愣了愣,这和他想象的不一样啊,原本他还以为许曼是要逼着他将他不接受她的理由说出来,却没有想到居然是任飞的事情,这跳跃得也太快了吧?

看到叶青一脸懵逼的样子,许曼狡黠的一笑。

显然,她这是和叶青玩起了欲擒故纵的战术了。

事实上,她心里也担心自己如果逼叶青太紧的话,有可能适得其反,反而会让她与叶青之间的距离越来越大,如果真出现这种情况,那她想哭都没地方哭了。

与其出现这种情况,还不如来一次曲线救国,从别的地方下手,然后又绕回到这方面,那叶青就有可能在不经意间入套啊!

不愧是白手起家,短短几年间,就身份数十亿的商界女强人,战略战术伸手就来。

叶青也没有想许曼是不是给他下套,而是耸了耸肩,说道:“我的想法其实很简单,根据我掌握的情况,现在的海城是熊家一手遮天,而这个任飞的公司要想发展起来,如果不依靠熊家的话,能发展得起来吗?”

“青杰集团不也在海城从无到有,然后再到今天的世界五百强吗?”许曼沉吟着不答反问。

“青杰集团的成长轨迹是不一样的。”叶青摇了摇头。

“怎么就不一样了?”许曼疑惑的问道,据她所知,青杰集团可是董子杰成在海城成立,然后又在海城做大做强的啊,如果说海城熊家真的一手遮天,那董子杰能将青杰集团做大做强吗?

显然,对于董子杰和叶青的关系,她是清楚的,甚至知道叶青是青杰集团的第一大股东。

嗯……她和叶家共同成立的那个新化妆品公司之所以能迅速的垄断筑城市场,那还是在青杰集团的帮助下,将严家的化妆品公司给打压下去了。

叶青想了想,扭头看着许曼问道:“不知道你有没有听说过大华股神?”

“听说过啊!”许曼点了点头,说道:“当初青忆集团还叫肖氏集团的时候,出现了重大危机,不正是大华股神出来觅食,肖氏集团才幸运的摆脱了严少宽的打压吗?”

“你可知道这大华股神其实就是子杰啊?”叶青耸着肩说道。

“原来是他啊!”许曼恍然大悟,说道:“难怪他当初我突然出现在股神中救肖氏集团,这应该是你让他这么干的吧?呵呵……好笑的是外界居然认为是肖莹忆的运气好。”

顿了顿,她看着叶青,又问道:“那你说青杰集团在海城发展一样,又是怎么过不一样?”

叶青耸着肩说道:“事实上,子杰当年是在股市中积累了大量的原始资金后,突然在海城成立了青杰集团,数千亿计的资金作为青杰集团的启动资金,这可算不上是在海城发展起来,毕竟一成立,青杰集团就已经是全国规模前百的企业了,就算熊家对青杰集团有想法,也吃不下去的,嗯……这么大的资金量会咽到死熊家的。”

顿了顿,叶青又说道:“就算熊家当年能一口将青杰集团吃下去,但熊家也不敢轻易动手的。”

“为什么?”许曼不解的问道。

原创文章,作者:allnew,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49122.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