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换美妇 掀开短裙进出她的身体

聂铭看着她:“你一个小时前,就从饭局上离开了,怎么现在还在酒店门口。方小姐,你不会是刻意在等我吧?”

其实,他早就猜到了,只是不想说。

这个小姑娘,好像对他很好奇,很想靠近。

正好,借着这个机会,聂铭打算让小姑娘知难而退。

这么好的女孩子,不该是对他有什么心思的。

她的人生有大把美好。

聂铭以为自己拆穿了方陶然,她会有些不好意思,或者是恼羞成怒。

但是……

“对啊。”方陶然点了点头,大大方方的承认了,“我就是在等你。”

聂铭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

这小姑娘对他……不会真有了那方面的心思吧。

真是罪过。

他的年纪,真的都可以当方陶然的叔叔了。

面对着,这么年轻水嫩的小姑娘,聂铭可真的下不去手。

他眯了眯眼:“等我做什么?”

“就是等你啊,想和你说说话。”方陶然回答,“今天在公司看见你的时候,都没有打招呼。没有想到,晚上的时候,我们竟然还能够再次遇见!”

这又提醒了聂铭,方陶然加入了慈善志愿者的队伍。

他一下子有些头疼。

“本来,这个饭局,我是非常非常不想来的,差点就真的没来了。还好,我爸坚持让我来!不然的话,就真的错过你了哎。”

“错过就错过,”聂铭说,“我又不是什么值得等待的人。”

“你是啊,你一直都是。为什么要对自己没信心呢。”

聂铭按了按眉心。

他预感到事情不妙。

他现在这样的状态,身份,年纪,可不是能够去招惹方陶然的标准。

“我先回家了。”聂铭及时的制止了话题,“你也早点回家。”

说着,他转身就要走。

“你为什么躲着我啊,哎哎哎,”方陶然快步的跑了过去,挡在了聂铭的面前,“我想和你说说话而已,你不乐意吗?”

“可以陪你说话的对象有很多,应该不缺我这一个。”

“但我就是想和你说。”

聂铭的嘴唇动了动,但最后还有什么都没说。

他想,自己太严肃了吧,吓到人家小姑娘。

但是,自己要是太随意了,会显得轻佻。

说通俗点,就是老不正经。

几番纠结之下,聂铭实在是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只能保持沉默。

“大晚上的,我倒是想回家,”方陶然说,“可是,你觉得,我一个女孩子,这么晚一个人回去,安全吗?”

有点道理。

聂铭的表情微微松动了一下。

方陶然又说:“正好你有车,就顺便送我吧。”

“我们不顺路。”

“那你就特意送我吧。”

聂铭叹了口气:“我喝了酒。”

“找代驾啊。”方陶然回答,又想到什么,“你等我一下。”

说着,她蹬蹬的跑远了。

聂铭的酒意有些涌上头,按了按眉心,再抬眼的时候,都没看见方陶然的踪影了。

这小姑娘,跑到哪里去了。

五分钟后,方陶然气喘吁吁的回来了,身后还跟着一个人。

“诺,代驾。”她说,“一切搞定。”

后座上。

聂铭和方陶然并肩坐着。

代驾认真的开着车,目不斜视。

聂铭则干脆闭上了眼睛,休息,不搭理方陶然。

他发现了,这小姑娘逻辑清晰,思维活跃,嘴皮子还十分的利索,他要是和她说话,绝对不可能全身而退的。

方陶然见他在休息,也不打扰他,还跟代驾司机说道:“麻烦把空调温度调高一点,有点凉,会感冒的。”

“好的。”

聂铭听在耳朵里,知道她这是怕他着凉了。

还挺细心。

这要是他年纪个十几岁的话,也许……

等等,他在想什么。

聂铭赶紧甩掉了脑海里的想法,继续闭着眼睛休息。

车子稳稳当当的,停在了方家别墅的门口。

四周一片寂静。

聂铭的眼皮动了动,慢慢的睁开眼睛。

方陶然正盯着他:“醒啦?我没吵到你吧,都没有发出声音。”

交换美妇 掀开短裙进出她的身体
“你到家了,下车吧。”

“嗯嗯,”方陶然点点头,“你回家也早点休息,喝点柠檬水,我们下次见。”

聂铭“嗯”了一声,只想她快点走。

什么下次不下次的,最好……不要见面了。

目送着方陶然走进了别墅里,聂铭才跟司机说道:“走吧。”

“好的。”

而方陶然一步三回头的,看着聂铭的车子驶远,才蹦蹦跳跳的回了家。

一进门,方夫人就问道:“然然,回来啦?”

“是啊妈。”

“怎么样?”方夫人问道,“有没有眼缘?觉得合不合适?”

方陶然眼睛一转:“不合适,不喜欢。”

“啊?那,那你怎么还这个时候,才回家?”

“哦,遇见了一个朋友,聊了会儿天。”方陶然回答,“所以就这个点了。”

方夫人说道:“你爸也确实是太着急了点,你还小呢。不过,要是有好的合适的,抓紧一点总是没错的,不然,就被别人捷足先登了。”

方陶然一听,喃喃道:“捷足先登?”

“是啊。女儿。”方夫人见她把自己的话听了进去,连忙说道,“这年头,好男人抢手得很。你要是不抓紧,不多看着点儿,就是别人家的了!”

“是哦……那么好的人,长得帅,又成熟,阅尽千帆,能做公益说明在实现人生价值,财富早已经不是人生重点了……有道理。”

方夫人没仔细听,连连点头:“对,就是这么个道理。你明白就好。”

“我知道了!谢谢妈!”

方陶然忽然一笑,像是做了什么决定,欢喜的说了一声,转身就往楼上跑去。

“这孩子,毛毛躁躁的。”

“对了妈,”方陶然说道,“我最近可能会回家晚些,而且,在学校里睡的次数,会比以前多。”

“为什么啊?”

“我参加了一个公益组织。”方陶然回答,“没什么时间在家了。”

“行吧行吧。”方夫人应道,“你有你自己的生活,我理解的。”

“妈,晚安!”

方陶然回到自己的房间里,二话不说,打开了笔记本电脑,上网搜查。

她在网页的搜索栏里,敲下了“聂铭”这个名字。

原创文章,作者:allnew,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49154.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