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吃我胸一个吃我 q 女主带上贞洁锁被调教虐H

白二郎连连点头,“就是,我们是来避暑的,陛下下午都要在行宫里走一走散散心呢。”

散心的皇帝正背着手居高临下的看着他们。

扭头和中书侍郎道:“朕好好的翰林,才去你们中书省多长时间就给教坏了。”

中书侍郎:……谁教坏的谁,您把话说清楚。

魏知道:“陛下,您该回去处理国事了。”

皇帝道:“太医院都说了,朕与你都要注意休息,这才午睡起来,还迷糊着呢,走,我们也下去醒醒神。”

韩尚书等立即扭头看过来,魏知的病情到底如何了,你们多说几句呗?

但皇帝也只是为玩乐找了个借口,并没有继续,他领着大家往下去。

满宝的手搭在栏杆上,人坐在亭子的作揖上,小脑袋就枕在胳膊上,亭檐遮住阳光,耳朵里只迷迷糊糊听到白善他们说话玩笑的声音,她放开了思绪睡得迷迷糊糊的。

明达和长豫坐在她边上,一边给下面的人指点她们看到的鱼,一边忍不住拿着细草扫一扫满宝肉肉的脸颊。

皇帝大笑着领着人从山上下来,问道:“朕的公主们玩什么呢?”

众人看见,连忙站定行礼。

白善和白二郎只能站在水中行礼,见趴着睡的满宝一点动静也没有,不由有些焦急。

明达伸手就要推醒满宝,皇帝伸手拦住她,笑道:“让她睡吧,暑天天热,她来回奔波,估摸着也累了。”

明达就收回手,上前抱住皇帝的胳膊,笑问:“父皇怎么来了?”

“怎么,只许你们出来玩儿,就不许朕也出来散散心吗?”

皇帝扫了一眼长亭内的布置,笑道:“你们倒是周到,桌椅皆有了。”

他左右看了看,见亭子四周空落落的,便问:“怎么不拿纱帐挂上,也能挡一挡飞虫和蚊子,若是被咬了怎么办?”

明达笑道:“不会的,亭子里熏了驱虫的药香,虫子不敢来。”

敢来还是敢来的,驱虫药并没有那么厉害,不过它的确能驱散大部分的虫子。

白善和白二郎也从水里出来了,连忙放下衣袍,穿上鞋子便上来请罪。

皇帝不在意的挥手道:“别掉进水里被龙王抓走就行,不然朕上哪儿再找一个驸马和舍人去呢?”

韩尚书等都友好的笑了笑。

皇帝自己独占一个席位,然后指着其他席位让魏知等人坐下,他左右看了看后问:“我看这饭菜都用得差不多了,你们也不备个茶点瓜果之类的?”

长豫立即道:“父皇,我们准备了的,都在冷泉里泡着呢。”

皇帝立即道:“取上来,也给我们尝一尝。”

长豫高兴的应是,对自己的大宫女使了一个眼色,让她去取。

满宝继续睡得深沉,此时她已经听不到外界的声音了,只有自己的梦,她梦见自己骑在马上,正在大草原上狂奔,也不知道是谁在后面追她,甚是恐怖,她只能整个人趴在马背上一动不敢动,以至于手臂都快断了,脖子也被冷风吹得僵硬,一动也不敢动……

宫女将豆花提上来,先给皇帝打了一碗,然后浇上糖水奉给皇帝。

皇帝用勺子搅了搅,笑问:“这是什么?看着有些像嫩豆腐。”

“就是嫩豆腐,”长豫道:“周满说这叫豆花,她大嫂做的,特别的嫩和甜,女儿吃过,很滑口,夏天吃着最好了,不信您尝尝。”

“朕吃过豆腐,豆浆,却唯独没吃过叫做豆花的,今日正好尝一尝。”
一个吃我胸一个吃我 q 女主带上贞洁锁被调教虐H

皇帝搅匀后吃了一口,入口即化,很是润滑,丝丝的甜味浸入口舌,给人一股清甜之感。

他微微挑眉,对魏知几人道:“你们也来尝一尝,甚是美味啊。”

宫女立即盛上。

魏知几个接过,搅拌过后吃了一口,都微微挑眉颔首,很是认同。

皇上已经呼噜噜的吃了一碗,然后大乐道:“不愧是周卿拿出来的东西,的确是解暑圣品呀,哈哈哈哈……”

满宝就被这一阵笑声给惊醒了,她一下从栏杆上坐直,满眼迷蒙的看着前方,显然还未完全的清醒。

她此时还没发现皇帝等人。

但皇帝和魏大人几个却被她的动作吓了一跳,纷纷抬头看向她。

白善脚步微移,正好挡住了他们的目光,他掏出手帕给她擦了擦脸,笑道:“周大人醒了?”

满宝目光呆滞的抬头看他,脑海迟钝的接受到他的话,好端端的,叫什么周大人呀?

科科接收到她这句话,回答道:“大概是因为在皇帝面前吧。”

满宝的眼睛慢慢的瞪圆,不可置信的仰头看着白善。

白善见她这反应,一时不知该夸她是反应快,还是训她反应太慢。

于是他用手帕按了按她眼角的印子,露着标准的笑容,一字一顿的道:“快来与陛下见礼。”

说完还盯着她看了一会儿,见她回过神来,已经收敛了神色便移开脚步,让皇帝等人能看到她,也让她看到皇帝。

满宝立即起身,结果因为一个姿势维持的久了,起身后差点没站稳,脚后跟和小腿一阵发麻。

白善不动声色的伸手扶住她的胳膊,冲皇帝笑了笑,和她一起行礼告罪。

皇帝盯着她脸上的印子看了看,忍住笑的挥手道:“罢了,在外头不必如此多礼。”

长豫一直等到他们说完话,此时再也忍不住,立即道:“父皇,我们还没吃过呢。”

皇帝就嗔笑道:“放心,少了谁也不会少了你的,来人,给公主驸马们都盛一碗,嗯,给主人周大人和白舍人也盛一碗,我们今日便君臣同乐嘛。”

宫女笑着应下,去盛豆花。

李尚书便笑着问周满,“我们倒没什么,只是不知魏大人可能用这东西,虽未曾用过豆花,但既然是与豆腐同出一脉,想来也是寒凉之物,那……”

满宝还看着皇帝呢,因此可以看见皇帝眉头轻轻地一皱,她立刻回神,总算从身到心的清醒过来。

她干脆道:“可以吃的,不过都不要多吃,不然会腹泻。”

韩尚书也放下了碗,微微一笑道:“能吃便好,我看魏大人这两天胃口的确不太好,难得有喜欢入口的东西。”

满宝有些心累,便看向魏知。

魏大人却没多少反应,脸色很淡然,将碗里的豆花吃完后还将碗给宫女,笑道:“再来一碗。”

皇帝立即道:“对,也给朕再来一碗,这东西不错,是怎么做的?”

满宝道:“比做豆腐少些步骤,比做都将多些步骤就行,您要是喜欢,我回头把方子给御膳房。”

皇帝满意的点头。

一直沉默的殷礼突然道:“豆腐性凉,这样的天气倒是很适合吃,而且也不贵重,但行宫中的厨房做的到底不比外头做的好吃,听说周大人的大嫂有一手好手艺?”

满宝自豪道:“我大嫂做的饭菜最好吃了,她做的豆浆,豆腐和豆花都好吃。”

殷礼便笑道:“那不知周大人家的嫂子可有空接一单我们禁军的单子,给他们准备些豆花之类的消暑品。”

满宝眼睛微亮,点头道:“没问题呀。”

皇帝也想替御膳房要一些,古忠却赶在他之前轻声道:“陛下,您进口的东西可不能这么随便。”

就是刚才,他要吃豆花,那也是他先吃了小半碗,确认没问题才吃的。

皇帝便收了声。

满宝悄悄的和白善眨了一下眼睛,得意不已。

白善忍不住抿嘴一笑。

除了满宝,当下最高兴的怕是白二郎了,他悄悄的和满宝道:“到时候可以让大嫂给我们送些好吃的上来。”

满宝问:“你想吃什么?”

白二郎今天下午过得很清凉,又吃了豆花,于是胃口大开,他小声道:“想吃炸丸子。”

原创文章,作者:allnew,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49162.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