继母和我 玉势撑开趴好

虽然他不知道这是不是已经回到现实,但肯定白凝冰正朝他快速跑来,他下意识摇摇头就确定了刚刚的那声呵斥,刚好破掉了之前的一切幻境。

面对这个结果,陈天没想到,整个人更是僵持在原地。

因为如果不是白凝冰刚刚的那声叫喊,恐怕他此刻早已经中招,中招之后就算他当时不会一命呜呼,也一定会因此重伤,所以他僵持的原因,同样也对这东西感到后怕。

“陈天,你怎么样了?你刚刚那是怎么了?你为什么一直在房间里转圈,而且还朝短刀那边走去,难道你有什么事情想不开了?”

听到这话,陈天从诧异中清醒。

虽然他刚刚笃定这里真实环境,但为了再次确定,他还是先触碰了之前消失后的目标物品,之后看到白凝冰之后,他才开口回答。

“我刚刚到底怎么了?还有,你什么时候过来的?”

听到问话,白凝冰疑惑,但却跟着回答:“我刚刚才赶到,原本以为你还在研究那个香炉,但却没想到我才刚到,就看到你在房间里来回走动,最后走到那把短刀前面停下。”

陈天惊讶这个回答,尤其听到短刀,他更是下意识追问。

“你来的时候还有第二个人出现吗?还有,这把刀是你来到这里就有的吗?”

听到这话,白凝冰看看满脸冷汗的陈天,之后就点了点头。

“应该是有的,至于第二个人,我没有看到。”

听到这个回答,陈天再次皱起眉头,并思考这一结果。

虽然他不知道这短刀是什么时候出现的,但他可以确定,刚刚在他中招进入幻境之前,这短刀是不存在的。

换句话说,就算他刚刚中招了,也不可能从原本没有的地方找出一个不应该出现的东西。

如果事情真是如此,那么他就可以断定,刚刚他中招的时候,这里一定出现了第二个人。

只有第二个人出现,短刀才会出现,他才会差一点一命呜呼。

继母和我 玉势撑开趴好
想到这,陈天不但眉头皱的更深了,而且还诧异自己刚刚竟没有一点察觉。

毕竟幻境最怕的就是外力介入,就像刚刚白凝冰的叫喊。

如果这房间里出现了第二个人,而且对方还拿了短刀做陷阱,那么他当时就应该有有感觉。

然而现在他不但没有感觉,甚至丝毫没有察觉到短刀的存在,这让他不由推翻了前面的猜测。

“难道这短刀是个机关?只有香炉触发幻境才会出现?”

为了验证这个想法,陈天没有回答白凝冰的疑惑,而是立刻前往短刀的地方观察。

果不其然,短刀不是刚刚被安置的,而是之前就被放在这里,并用了极其隐蔽的手段藏匿。

之前他之所以没发现,一方面是因为他的心思都在苏山河留下的秘密上,另一方面则是他没有对这里完全进行检查,只是大概看了一圈没问题就放心了。

也正是因为如此,才有了后来误入幻境他的放松。

想到这,陈天再次紧皱眉头,并跟拿出短刀。

“看来这里早就被人盯上了,而且手段极其高明。”

有了这个判断,陈天不但立刻明白这香炉为什么会出现在这,更清楚自己刚刚遇到的,应该就是之前再韩家遇到的情况一样。

甚至这世界上根本没有第二个香炉,这东西原本就是之前老鹰手里的那个,之前韩家碰到只是凑巧而已。

对方真正的目的和杀招,应该都在这里。

“对方一定是个高手,而且绝不是老鹰可以做到的。”

陈天明白了前因后果,并再次缩小对手的范围。

虽然你现在他还不清楚是谁布下了这个局,但他明白,这香炉一旦不复存在,这幻境就很难实施成功。

就算他明白刚刚的幻境可能不只是因为香炉,而可能还存在其他什么必要的条件,他现在也不可能再把这东西留在这里。

“陈天,你刚刚到底怎么了?你为什么会一直在这里来回转圈而不离开?”

白凝冰看到陈天一直不说话,她就开口询问。

陈天虽然意外这个局,但他却清楚只要破局了,对方的心血就算白费了,所以面对这疑惑,他就简单说了说刚刚的遭遇。

“刚刚的情况差不多就是这样,我不知道你之前来的时候有没有出现过这样的情况,但刚刚如若不是你叫我,后果恐怕会不堪设想。”

听完陈天的讲述,白凝冰一脸诧异。

尤其听到陈天这一切遭遇都是因为一个不起眼的香炉引起的,这就更让它没想到了。

“就只是因为那只香炉?之前它一直在这,而且之前我也见过白青柠用过,怎么时隔这么久它会出现问题?”

听到这话,陈天意外,就跟着追问。

“你确定白青柠之前用过这东西?当时点燃的也是檀香吗?”

面对追问,白凝冰想了一下,就摇头回答:“不知道是不是檀香,但我见过她这么用过,而且用的时候我也没见她怎么样,她只是躺在一边休息,我只是在屋里待了一会儿觉得不透气就离开了。”

陈天意外这个解释,但他却没想到这香炉竟对白凝冰不起作用。

虽然他清楚幻境是需要很多特定条件才能完成的,但他却更意外这十年来这香炉会一直没有动过。

“也就是说,之前你见过白青柠用过几次,之后就一直放在这?期间有没有人来挪动过它?还有,我看这里的檀香不像存放了很久,难道是这檀香有问题?”

陈天再次把目标转移到檀香上,可白凝冰下面的话却让他叹了口气。

“这檀香是几年之前我放在这里的,当时我以为白青柠还会再回来,再加上她原本就有燃香的习惯,我为了保持这里的原样,之后我就补充了一些檀香。”

陈天意外这个回答,但之后他就放弃了这想法。

虽然他知道檀香仍旧可以被动手脚,但他却清楚,檀香绝不只是重点,重点应该还在香炉内部。

否则之前他检查檀香的时候就会发现问题,而不是中招了才想起它。

“这么说来,这香炉应该是被人动过手脚,而且极有可能是黑影那边的人。”

原创文章,作者:allnew,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49208.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