激光毛磕年后后悔了 沦为黑人精厕的少妇

尤其看到陈天竟在短短的两三小时内就找到两个暗道出口,这就更让她清楚,一旦她按照之前的计划行动,别说抓到宋东,恐怕她会错失两边的行动时机。

所以就算现在她觉得陈天的判断有问题,可想到陈天的章法就是让人出其不意,她最后想想还是决定听从陈天的意见。

“既然这样,等会儿我会安排全部人手出去寻找李文远,只是找到了虽好,如果找不到,接下来你准备提前对李家展开抓捕行动吗?”

徐心怡很紧张。

虽然陈坚在旁边陪着她,时刻照顾她,给她安全感,但她还是很紧张。

毕竟明天就要进行换心手术了。

如果手术不成功,她极有可能出不了手术室。

想到过去三天时间里,紧锣密鼓的陆运、海运,所有人为了她能活下去而开启了一条绿色生命通道。

徐心怡以前不怕死的,每次心脏病发作,她想着反正这世上没有爱她的、她爱的人,死就死了,活着只是遭罪。

可是因为李萌琦的救助,她感受到了爱,她忽然就很怕死。

她怕李萌琦的钱白花了,她怕自己辜负了这么多好心人的期待。

大飞领着三小只过来。

三小只一看,陈坚在里头,暗道完了完了,要是被陈坚捉住,怕是要立即被送回宫去的。

于是三人合计了一番:糯糯去把陈坚引开,赞誉在门口守着,让暮寒进去跟小女孩对话。

赞誉:“大飞叔叔,我想去洗手间,你能陪我吗?”

窦飞好笑地看着他:“你这么大人上洗手间要我陪?你都快比我高了!”

赞誉嘿嘿一笑,拉着他就走。

窦飞不放心地回头看了眼,糯糯挥挥手:“你们去吧,阿坚叔叔在里头,我们这就进去了。”

糯糯说完,开了房门。

窦飞见状,就跟着赞誉走了。

陈坚正坐在椅子上,陪着徐心怡看动画片,见房门被人打开,他警觉地站起身。

糯糯也是个小戏精。

她开了门,鬼鬼祟祟地探出一颗脑袋,与陈坚四目相对,又把嘴巴张成了O字型,一副受惊的样子,然后赶紧把脑袋缩回去,就要跑。

陈坚大步追上去:“糯糯!”

也不知道这孩子是怎么从宫里跑出来的,跟大人一起来的?

不可能啊,他没有接到任何主子要出宫来医院的通知啊。

陈坚打开门,就见糯糯站在前面不远处的路口,见他出来,又很害怕被他抓到的样子,赶紧跑了。

陈坚一看就知道,这小丫头是偷跑出来的!

他肯定不可能让小公主有事,必须马上追到,必须把她安全地送回去!

病房里的徐心怡还在纳闷:这是怎么了呀?

房门紧跟着就开了。

暮寒偷偷溜进来,回身站好,刚好迎上徐心怡困惑的目光。

“额,那个,”暮寒看见她的眼睛,微微愣了一下,很快走过去,坐在床边望着她:“你好。”

徐心怡问:“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

暮寒其实也有这样的感觉,但还是问:“你怎么会这么问?”

徐心怡老实巴交地说着:“我觉得你很熟悉。”

暮寒忽然红了脸,低下头,暗戳戳地想着:这好像是搭讪常用的句子吧?

所以,这小丫头是看上他了?

“咳咳,”他清了清嗓子,重新抬起头,望着她白皙水润的小脸:“可能是我们有共同点吧。”

徐心怡好奇:“什么共同点?”

她遗憾地想着:这么帅的小哥哥,也有心脏病的话,那就太可惜了。

她好像真的在哪里见过他。

就在不久前的一次梦里,她躺在草地上,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她看见他就站在她不远处,月光与星辰的余辉都洒落在他身上,好像……就是他。

暮寒瞥了眼她身上的衣服:“我们的衣服都是一样的,都用了新疆棉花。”

“咯咯咯,原来是这个共同点呀,”徐心怡被他逗得笑起来,整个人更鲜活好看了:“新疆棉花世界第一,大家都知道的呀,我们衣服都有新疆棉花,很正常的呀。”

暮寒也笑起来,不过他不敢耽误。

也不知道糯糯跟赞誉呢个坚持多久。

激光毛磕年后后悔了 沦为黑人精厕的少妇
他理了理思路,往前靠了靠,看着她:“你以前有没有来过南英?”

徐心怡摇头:“没有。”

暮寒:“那你家里,有没有南英的人?”

徐心怡眸光暗淡:“我是孤儿。没有家人。”

暮寒抓了抓头发:“对不起。”

徐心怡:“没关系……你也不知道嘛!”“我知道的,我忘记了。”暮寒认真解释:“其实,我是资助你的那人的亲戚,所以好奇,想过来看看你。我知道你明天就要手术了,想过来鼓励鼓励你。第一次见面,也不

知道要跟你聊什么,可能触及到你的伤心事了,我很抱歉。”

徐心怡眼睛亮起来:“你是萌姨的亲戚?”

暮寒:“嗯,李萌琦,对吧?”

徐心怡:“对的!她老公叫陈坚,这几天,夏寻医生跟坚叔一直在照顾我。”

暮寒看着她的衣领,心知不能再耽误下去,鼓起勇气问:“我能不能看看你脖子后面?”

壁画的后半段,有过这个蝴蝶胎记的特写,是在储君尸体最后化蝶的那段出现的。

徐心怡:“啊?”

“我知道这个要求很无礼,但我想看一下。”暮寒紧张又苍白地解释起来:“我最近做了个梦,跟你的存在可能有一些联系,我想确认一下。”

徐心怡伸手摸了下脖子后面:“你是想问我的蝴蝶翅膀胎记吗?”

“啊,”暮寒惊喜地问出声:“你真的有?”

徐心怡纠结着,坦白道:“嗯,有的。而且我好像也在梦里见过你。”

暮寒脱口而出:“你是不是在草地上?”

徐心怡惊讶:“你怎么知道?”

暮寒:“因为我也做了同样的梦!”

徐心怡小脸红了红:“这、这么巧啊……”

暮寒再接再厉:“那你知道龙脉的秘密吗?”

徐心怡摇头:“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龙脉,我没听过。”

暮寒有些失望,他还以为她知道龙脉的秘密呢。

但是,他已经基本上可以确定,眼前的小丫头,就是他们苦苦寻找的那个小圣女了,这也是一大进步!暮寒笑着上前,握住她的手:“你一定要加油!这个世界很大,很美好,等你手术成功之后,我带你到处去玩呀,我有个姐姐,跟我是龙凤胎,下次我让你们见面,你们一

定会很喜欢彼此!徐心怡,你要加油哦!”

徐心怡原本觉得心里暖暖的,可是,鼻尖嗅到什么气息。

她低头看,就见暮寒有一根手指受伤,已经结痂了。

可她还是忍不住……想吃!就在暮寒准备撤手的时候,她快他一步,双手抓住他的手指,直接送入口中,舌尖舔过结痂,牙齿再用力咬破!

原创文章,作者:allnew,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49229.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