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边摸一边添下面动态图 隔着裤子顶撞h

暮寒的血,可能治好徐心怡的这件事情,真的很奇特。

餐后,倪嘉树让陈坚在徐心怡的病房安装了一个微型摄像头,姜丝妤不便出门,一出去就要引起道路戒严,会将不必要的目光都吸引到医院里来。

而暮寒也没有出门。

而是由宫医院的医生,亲自过来,采集了四支试管暮寒的血,然后由江帆亲自开车护送去往医院。

其中两支是要给徐心怡的,另外两只夏寻会交给检验科连夜做血液分析,研究暮寒的血。

待陈坚那边准备就绪。

画面的镜头刚好对准了小丫头的正脸。

洛天娇坐在沙发上,双手捧着大飞送来的热奶茶,惊呼:“这丫头长得真不错呀!我们家里还没有这种类型的美女,好柔软甜美的长相啊!”

姜丝妤无奈地笑:“妈,我怎么感觉你这是打算给暮寒跟这丫头组CP?”

倪嘉树也笑起来:“我也觉得。”

暮寒红了脸:“你们胡说八道什么呢!”

画面里这时候,房门开了。

夏寻含笑走了进来,跟陈坚、徐心怡寒暄了一番。

夏寻又拿着两支试管、一根吸管出来,递给徐心怡的同时说着:“这是今天下午那个小哥哥的血,我觉得可能对你有用,你要不要……”

他话还没说完,徐心怡已经一把将夏寻手中的试管接了过去。

她打开一个,插入吸管,跟喝酸奶似的小心翼翼吸了起来,一边吸,一边露出满足舒心的表情,仿佛整个人都得到了巨大的滋养。

一连两支,徐心怡全喝完了。

陈坚瞧着,汗毛都竖了起来,在他认知里,只有西方电影里的吸血鬼才会喝人血。

而夏寻对徐心怡的态度始终温和,对于他不了解的领域,他选择尊重。

他揉了揉徐心怡的小脑袋:“好好休息,睡一觉吧。过三个小时,我来给你做体检。”

徐心怡非常乖巧:“好的。”

陈坚看了眼时间,不早了,他跟夏寻一起从病房退了出去。

因为这姑娘身份特殊,陈坚不敢怠慢,就在外头亲自守着。

镜头里,小丫头喝完就躺下睡了。

没有任何异常,也没有什么惊闻奇谈里面什么变身、现行之类的异样出现,她就是个普通小女孩的样子。

观察了好一会儿,倪嘉树对陈坚道:“把监控撤了吧。”

他们安装摄像头的初衷,只是为了检查异状,毕竟这样的事情他们还是第一次遇见。

所以没有异状的话,他们肯定不会再一直盯着看了。

陈坚很快撤了摄像头。

而徐心怡还在深度睡眠中,并且嘴角一直带着淡淡的笑意。

投影幕上的画面切换到普通新闻。

围坐着的家人们也都转移了话题,姜丝妤看向暮川:“那封血书怎么说?”暮川一提到这个就来气:“南英的几个教授都只能翻译个别的字眼,还是宁都的专家们帮我分析出了三分之一的内容,但是还有很多他们也无法破译,毕竟这是千年前的古

南英象形文字。它演变肯定有一定的规律,但是中间的变化过程没有,只有最初的雏形,去猜测成为现在的文字,很难。”

赞誉懂了:“难怪。不然根据血书的内容,估计就能知道龙脉的问题出现在哪里了。”姜丝妤若有所思:“所以现在线索中断在血书。血书照片呢?不如拿出来我们自己参考一下。我觉得破译这种文字,不一定只能等那些专家学者做研究,我们也要根据血书

存在的条件、故事的情节来做大胆地、合理的推测,然后根据推测来找到相近的字,这样也是一种方法。”

在姜丝妤的提醒下,大家都觉得这种方式可行。

于是众人把血书打印了出来,因为大晚上看血色的东西很怪异,就打印了黑白色的。
一边摸一边添下面动态图 隔着裤子顶撞h

对于赞誉来说,南英文字是母语,他比这里任何人都要敏感,指着其中两个文字:“这里是百里!我确定,一定是百里!”

暮川按照赞誉的想法,用蓝色的笔在上面做了假象标注,写下“百里”。

然后,他把两国学者们破译的文字,也用蓝色的笔,在相应的位置上做了标注。

三分之一的内容都出来了,余下三分之二,只能通过大家结合暮寒的梦境与壁画内容进行大胆假设。

众人开始激烈地讨论。

不知不觉,时间就过去了四个小时。

夜里十一点半,倪嘉树接到了陈坚亲自打来的电话:“倪少,徐心怡的身体已经痊愈了,不需要做手术了。”

倪嘉树:“我知道了,你连夜带她与夏寻入宫吧。晚上人少,皇宫有门禁,很少有人能发现你们,我让阿哲去接应你们。”

陈坚:“是。”

通话结束。

陈坚看向众人:“三小只应该是最准确的,只是其中牵扯到玄学,我们也不能确定。等丫头入宫后,我们再与她相处着,慢慢找方向吧。”

江帆:“那我去准备房间。”

糯糯大方地表示:“让百里跟我住吧。”

“还是别了,”姜丝妤比较警惕:“她对人血感兴趣,虽然看起来只是对暮寒的血感兴趣,但万一对你的血也感兴趣呢?你不会想着半夜睡着了,被人咬一口吧?”

糯糯摸摸脖子:“呵呵,那算了。”

暮川挑眉:“不管这个小圣女身上藏着多少秘密,她现在生活在我们这么多人眼皮子底下,相信我们都能很好地观察她。”

就在这时,沉默许久的暮寒,弱弱地举起手来。

众人齐刷刷看着他。就见他小心翼翼地开口:“我能不能……跟她一起住?赞誉,我,糯糯,我们三小只陪着她一起,我们一起住!我有种预感,总觉得,这个百里小姐跟我有种联系,说不上

是什么联系,反正,好像只有我才能解开她的秘密!”

糯糯:“好!我同意!反正之前我们三小只也是一起住的,现在变成四小只了而已!”

姜丝妤微愣,继而拔高了音量:“什么?糯糯,我说了多少次,你已经长大了,我让你不要住在赞誉跟暮寒的套房,你怎么回事?听不懂我的话是吗?没有记性是吗?”糯糯拔腿就跑:“完啦!曝光啦!”

原创文章,作者:allnew,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49235.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