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师太大了 女人被多人运动过的表现

糯糯说到一半,一手捂着自己的脸,一手用力捶着榻榻米,一副痛心疾首的样子:“真是……家门不幸!”

“喂!你够了!”暮寒无语地盯着糯糯:“我真的只是手麻了!”

赞誉从暮寒后头坐起身,望着眼前这一幕。

他倒是没糯糯想的那么复杂。

他还是挺了解暮寒的,比如这对龙凤胎从小睡相就不好,醒来后会发现自己是各种姿势,都是无心的。

他上前,轻轻将暮寒的手从徐心怡脸上挪开。

暮寒松了口气:“谢谢。”

他回头看了眼赞誉,近乎咬牙切齿:“管管你的未婚妻,让她不要一起床就胡言乱语。”

赞誉睡眼朦胧,却还不忘维护糯糯:“不,她还没有起床。”

暮寒:“……”

是他太天真了,没赞誉的时候他最倒霉,有赞誉之后变成了二打一,他更倒霉。

没有最倒霉,只有更倒霉!

“不,她不是没起床!她是自己滚下床去了!”

徐心怡忽然出声,稚气的声音带着满满的维护,第一次见赞誉,对方比她年纪大,但是她已经敢替暮寒出声。

暮寒嘴角一翘:“咦?”

这小丫头居然还会帮他?

也是,他的血可是救了她的心脏病!

之前不是说就算她做了手术,手术成功,也很难活过20岁的吗?

可是有了他的血,她的身体康复了,只要没有天灾人祸,她像正常人一样活到八十岁不成问题!

所以他现在是徐心怡的救命恩人,她维护他,是应该的!

暮寒的大脑已经联想了很多很多,这会儿更陷在局势转换2:2的喜悦中,他觉得,自己受了多年的窝囊气,就要从此一去不复返了。

糯糯爬上榻榻米,坐在那儿上下打量着徐心怡:“徐心怡,你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徐心怡摇头:“没有。你知道我名字?”

糯糯笑:“当然,这里是我家!”

“这是我姐!”暮寒笑着,小心抽回另一只手,坐起身望着徐心怡解释:“我们是龙凤胎。这是我姐姐的未婚夫,也是我好兄弟赞誉,我们都是一起长大的。”

徐心怡也跟着坐起身,看了看他们每一个人的脸,努力去记住,又好奇地问:“那我为什么会在这里?”

“你昨天喝了我的血,痊愈了……”

暮寒绝对不会放过这种独属于英雄的高光时刻,他向徐心怡娓娓道来。

赞誉跟糯糯时不时补充。

四小只就这样有说有笑地开始了新的一天。

糯糯把徐心怡当小妹妹,带着她去洗手间洗漱,把自己的衣服给徐心怡穿,结果太大了。

反倒是暮寒的衣服,徐心怡勉强能穿上。

徐心怡一脸天真地笑:“姐姐就是姐姐,就算是同一天生的,体积也比弟弟大,衣服也比弟弟大!”

暮寒:“哈哈哈哈哈哈!”

好一口恶气就这样出了的感觉,精神倍儿棒!

糯糯:“……”

换做暮寒,她肯定要揍的。

但是徐心怡,那就算了,小妹妹是要照顾的,是要宠着的,而且徐心怡说的也没错,她确实比暮寒看起来体积上就大了一圈。

糯糯大大方方地笑着:“恩呢,是这样的!”

糯糯的坦然面对,反倒让哈哈怪笑的暮寒一阵尴尬。

小叶子敲了敲门:“我把早餐拿上来了哦!”

原本,家人们是等着他们四小只一起吃饭的。

老师太大了 女人被多人运动过的表现
可惜他们太能磨蹭了,一眨眼半个多小时就过去了。姜丝妤急着开会,倪嘉树急着回复工作邮件,暮川急着去工作,大家各有各的事情,无法等他们,索性就把孩子们的早餐单独送了上来,还叮嘱小叶子,早餐很重要,一

定要看着他们吃下去。

赞誉走过去开了门,帮着小叶子把小推车拉进来。

小叶子道:“赞誉少爷我来就好了。”

赞誉随和地笑了下:“没事,我帮小栋哥搭把手。”

小叶子脸腾地一下红了。

餐车还挺重的,小叶子比赞誉还小,赞誉总觉得瞧她干重活有些吃力,想着自己当哥哥的,能帮就帮。

可他又怕糯糯或者外人误会,毕竟他从小在阿赞将军府长大,见多了捕风捉影、乱嚼舌根的小人,所以他极力避嫌,张口就把小栋挂嘴边,也不让有心人有可乘之机。

餐车拉进来,他就撤了手。

小叶子把餐盘逐一摆上,这是她的工作。

四小只围着餐桌坐下,大家给徐心怡介绍小叶子,一番寒暄,高高兴兴地用餐。

餐后。

徐心怡有些不安地问:“我以后,要怎么办呢?你们救了我,我要回福利院了对吗?”

她一边问,一边看着暮寒,眼中是满满的不舍:“你救了我,我还没来得及报恩呢,南英这么远,机票又贵,我不知道离开之后,这辈子还有没有机会再过来看一眼你。”

暮寒被她说的鼻子泛酸:“没人让你走呀!”糯糯拉着徐心怡,一副姐妹俩说小秘密的样子,道:“心怡,有个事情,我们一直没告诉你。其实吧,萌姨救你是真的,暮寒救你也是真的,但是这其中还是有个巧合,就

是,你刚好又是我们要找的人。”

她拉着徐心怡去壁画拼图那儿:“你过来,看这里……”

糯糯站在女孩子的角度上,用她的方法,很绵软地向徐心怡把事情的前因后果讲的清清楚楚。

等她全部讲完,赞誉跟暮寒都觉得,没什么需要补充的了,三人齐刷刷都盯着徐心怡在看。

他们都在想:这丫头会相信这么离奇的故事吗?她会不会把他们当成骗子了呀?会不会吓到她呀?

然而,徐心怡听完,就低下头。

她安静了十来秒,这才抬起头,望着他们三个:“你们说的,我相信的。

因为我在梦里见过暮寒哥哥,我们的梦是完全一样的。

而且,暮寒哥哥治好了我的病,不是骗我的,我以前呼吸很累,说话很累,哪怕在笑,都是伪装的轻松,但是现在,身体痊愈的真正的轻松是骗不了人的。而且,你们说的墓宫……我也梦见过。”

徐心怡接着道:“我还梦见我生母给我留了一个琉璃宝盒,盒子被供奉在主墓室的一棵神树的金色树枝上。

我梦见我生母捧着我的脸,跟我说,所有的圣女心法以及绝学都在那个宝盒里,等我有能力拿到它,就好好按照它修炼。”

糯糯激动地拉住她的手:“那你妈妈有没有在梦里,跟你说关于龙脉的事情?”

徐心怡摇了摇头:“没有。”

糯糯若有所思:“可能是你做的梦不够多。”

徐心怡低下头,晶莹的泪珠落下:“其实,我盼望着自己永远不要醒来,如果能一直活在梦里,我就是一个永远有妈妈陪伴的孩子。”

这话,让三小只听着都很揪心。

糯糯过去一直很粗线条,现在身边有个小妹妹了,她反倒细致起来。拿过纸巾给徐心怡擦眼泪,她微笑着道:“别哭了,不管你父母在不在你身边,都改变不了他们非常非常爱你的事实。不然,他们怎么会在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还要想方

设法为你谋出一条生路?”

原创文章,作者:allnew,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49239.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