粉嫩高中生 和丈母娘日

徐心怡感激地看向糯糯:“谢谢你们。”

洛天娇让小叶子过来叫人,说是要见见徐心怡,并且有重要的事情告诉他们,三小只便领着徐心怡去见了倪子昕夫妇。

屋外阳光虽然,却顶不住一片寒霜欺雪。

福寿带着它的孩子们冬眠了。

洛天娇在三楼的露台上,用望远镜仔细打量,见宫人们每日都会去翻晒福寿洞口的棉花与干燥柔软的稻草,不由感叹小栋做事的细致。

四小只过来,露台上只有倪子昕夫妇、夏寻三人在场。

见了夏寻,徐心怡很熟悉,脸上顿时绽放出笑颜:“夏医生好!”

夏寻微笑着:“我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我太太的外公外婆,也是我的外公外婆。你就随着糯糯他们叫爷爷奶奶就好了。”

徐心怡看了眼糯糯。

糯糯很义气地给她打了个样儿:“爷爷奶奶!表姐夫!”

赞誉、暮寒也纷纷:“爷爷奶奶好,表姐夫好!”

徐心怡这才赶忙道:“爷爷奶奶好,表姐夫好!”

洛天娇笑出来,没想到徐心怡把“表姐夫”三个字也喊出来了,不过徐心怡自己也很快反应过来,改口道:“那个,应该是爷爷奶奶好,夏医生好。”

倪子昕见这孩子双眸澄澈,没有心机,莞尔:“不碍事。就算叫表姐夫也可以。你比糯糯小三岁,糯糯管小璇叫表姐,夏寻是小璇的丈夫,自然也可以叫表姐。”

徐心怡垂在两侧的小手,瘦巴巴的,纠结地握住两边衣摆。

恩人家里的人物关系复杂,她有些分不清,只能尽力去记住了。

洛天娇把徐心怡上上下下打量了个遍,见徐心怡穿着暮寒深咖啡色的毛衣跟深蓝色的小棉袄,不由失笑,又让人去给徐心怡买合适的衣服过来。

“外婆,”夏寻含笑望着洛天娇:“小璇说她给心怡买了过年的新衣,明天一并带过来。”

洛天娇忙道:“不碍事不碍事,小姑娘就要多些衣服换着穿才好。”

她又看着徐心怡的头发,眉头皱了皱,让人把美发师、美甲师们都请到宫里来,刚好给大家都修修头发、做做美甲,好美美地过个年。

趁着这个空档,洛天娇打开手机道:“川川刚刚发来短信,说是专家们破译了血书的前四个字。”

糯糯激动:“是什么!”

洛天娇将手机给她看:“是,吾女栀柔。”

四小只全都凑上前。

粉嫩高中生 和丈母娘日
徐心怡因为从小生病,所以认得的字不多,不认得栀。

她听糯糯说过母亲留下的血书,所以很着急,忍不住问:“第三个字,是什么?”

洛天娇解释给她听:“这四个字,念:吾女栀柔。意思是,我的女儿栀柔。这血书是留给你的,所以呢,你父母其实给你起了名字,你的名字叫做栀柔。”

徐心怡热泪盈眶地念着:“栀柔。”

她无数次幻想着能有父母,可是真相被解开,她才发现自己的父母已经去世了一千多年。

倪子昕温声解释:“孩子,栀是栀子花的栀,柔是温柔的柔,站在长辈的角度去思考,我大概能理解你父母对你的期许。”

徐心怡紧张地追问:“什么期许?”

倪子昕温声笑:“南栀倾寒,柔风甘雨。”夏寻清朗的声音传来,让人听的如痴如醉:“南栀倾寒,字面上的意思是南方的栀子花更喜欢寒冷的天气。可是深层的意思却是,栀子花明明更喜欢寒冷的天气,却偏偏生

在了南方,表示它所处的环境并不是最适合它、也不是它所喜欢的,但是,它却依然顽强地生存下来,并且开出圣洁的花,将芬芳带给了人间。”

糯糯贴心地给凑在徐心怡耳边解释:“这是你父母告诉你,希望你跟栀子花一样,在不适合的环境下也能生存下来,并且活出你的价值。”

夏寻又道:“柔风甘雨,字面上的意思是和煦的春风和及时的春雨。”

糯糯再次贴心地凑在徐心怡耳边解释:“这是你父母盼望着你能遇到贵人相助,万事都能顺利。”

洛天娇笑道:“我们糯糯越来越贴心了。”

夏寻眼中也颇有几分赞许:“嗯,解释的也很到位。”

糯糯骄傲极了,脑袋上的小辫儿好像都要竖起来了:“我妈咪可是高考的文科状元!”

赞誉从旁思考着:“那么,徐心怡的真名,应该是百里栀柔。”

众人异口同声:“对!”

小栀柔反反复复地念着:“百里栀柔、百里、栀柔,百里栀柔。”

糯糯笑:“以后我就叫你柔柔啦!”

暮寒也跟着笑起来:“柔柔,女孩子就应该温温柔柔的,这个名字真好听。”

“那可不,”洛天娇古怪地看了暮寒一眼,明显是在打趣他:“我们暮寒三岁的时候就嚷嚷着,将来长大了,要找一个温温柔柔的小媳妇呢!”

众人都笑起来,倪子昕忍不住笑着抱怨:“你呀,别老提这些了,孩子长大了,脸皮薄,有些玩笑不好再开了。”洛天娇:“好好好,我以后不……当着他的面说了。”

暮寒顿时红了脸。

真拿娇娇奶奶没办法。

美容师的团队很快就来了,因为不希望外人上楼,室外又太冷,于是把他们安排在一楼的大殿里。小栀柔因为长久的营养不良,所以头发质量有些糟糕,美发师帮她剪掉开叉的部分,又给她修了一下最后留了个可爱的樱桃小丸子造型的短发,做了倒膜护理之后,又上

了亮黑色的焗油。

等新衣服送来,小栀柔去糯糯房间洗了个澡,吹干头发换上新衣服、新鞋子。

当她再次出现在众人面前的时候,大家全都眼前一亮。

这分明是个很有仙气的摩登小名媛嘛。

糯糯刚做完美甲,把小叶子也叫过去做,小叶子连连摆手:“不不不,我修个头发就好了,不需要做美甲,我还要干活呢。”

糯糯:“那就擦个护甲油就是了!”

小叶子心动了,笑着走过去坐下了。

姜丝妤早早下班回来,瞧见大殿里这一派热闹的景象,忍俊不禁,顿时有种世界蓬勃美好的感觉。

洛天娇见小栀柔没耳洞,忙让人给她打一对。

小栀柔既想打,又怕疼,一时愣在那里纠结着:“我、我要不暂时不打了吧。”

“小妤!”洛天娇唤着姜丝妤:“你快过来,看看,这是栀柔,是不是人比镜头还好看?”

原创文章,作者:allnew,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49241.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