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在腿上2h (开车小故事)最新章节列表

她自然是爱他的,也是贪恋他的怀抱的。

可是在一起越久,她强颜欢笑、故作镇定就越久,她真的很累,每一天都很疲惫。凤云震拥住她,低头亲吻她的发:“圈圈,我离不开你。你不知道过去这段时间我们总是聚少离多,我心里特别难受。我其实就想跟你在一起,可结婚以后,跟你在一起的

时间屈指可数。圈圈,我觉得你在躲着我,这更让我不安。”

倪暮凡:“……”

她不知如何解释。

焦急之际,手机在大床的另一边响了起来。

她如临大赦地从他怀中出来,望着那边,凤云震把手机拿过来,挑眉:“川哥?”

倪暮凡接了:“哥?”

暮川:“修璟兄说你不舒服?”

倪暮凡心里慌乱极了:“哦,就是一时气血不足吧,其实没有大事。”

她一手紧握着电话,恨不能此刻信号断掉,另一只手不自觉地攥紧了身侧的被子,神色紧张,脸色苍白。

这一幕落入凤云震的眼中。

他的心呐,像是被一只大手用力握住,挤到变形、挤到揉烂!

心疼地钝痛、无法言喻的疼惜与自责,让他整个人僵成了雕塑般,双眼痴痴凝视着面前的小人儿,恨不能替她去痛!

好在暮川那边轻笑了一声,仿佛没有大事般。

这一声轻笑,让倪暮凡的心脏回位。暮川微笑:“修璟兄说了,给你测了面相与命格,你就是幼年颠沛流离,少年万千宠爱,青年至中年都是多灾多难,即便能解也依旧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但是中年后直至万

年都是福寿大圆满。而且他说,你享年86岁,寿终正寝。我原本也挺担心,但是听了这话,就觉得你问题不大。”

坐在腿上2h (开车小故事)最新章节列表
“是、是吗?”

倪暮凡紧张地追问:“哥,你确定吗?季修璟是这样说的?”“是啊,一开始他也替你担心,他说你的脉象不太正常,过来跟我汇报后,又说其实也没什么,因为他早就算过你的阳寿了,你现在是青年时期,小病小痛估计会多点,后

面就好了。只要不危及生命,只要还能守得云开见月明,现在有什么那都是浮云。”

暮川温暖的声音如冬阳照耀着倪暮凡。

她激动地捂住嘴,低下头哭了起来。

“圈圈?”暮川听着不对,追问:“你哭了?”

倪暮凡难过地说着:“哥,我、我对不起你们,我有个大事,之前我一直觉得是大事,刚刚才发现是小事,我骗了你们,我还求了阿哲,让他帮我一起瞒着……”

听到这里,凤云震的眼泪终于落下了。

他的圈圈多善良啊!

生怕家人担心,生怕给家人希望又带来失望,所以在确定真的有希望的情况下,才把实情倾诉出来。

凤云震上前将她轻轻搂入怀中。就听倪暮凡哽咽着:“我、我其实那次细菌感染后,是中了病毒的,是146,当时他们给了我一种药物,可以抑制病毒的扩散,但是无法根治。我这段时间,天天吃云震做

的药膳,我吃的药,药效都被药膳冲淡了,才会导致我身体不舒服……”

凤云震:“……”

这天中午。

倪嘉树夫妇、暮川夫妇、季修璟夫妇全都过来了。

他们边吃边聊。

一开始冠九秧带着孩子们,死活不肯上桌。

后来窦飞跟璐璐把他家龙凤胎带去小院里,跟他家小儿子一起吃去了。

姜丝妤望着冠九秧道:“你现在不仅是御侍,还是堂堂国师的夫人,怎么就不能上桌吃饭了?”

季修璟含笑拍了拍身边的位置:“过来坐,难得一次。就当是皇恩浩荡。”

冠九秧只好过去坐下。

姜丝妤握着倪暮凡的手,母女俩说着说着就哭起来。

倪暮凡这才知道,原来家人们早就知道了,她难过地扑进姜丝妤怀里:“妈咪,是我不懂事,不该瞒着你们的……”

姜丝妤心疼地抱住她:“你现在能敞露心扉,是最好的,心理负担放下了,云霾散去,才有希望。”

原创文章,作者:89路博客,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49293.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