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妻在上司的胯下娇吟 日本有一个长得很像黄家驹的

是这样的,一定是这样的,居然这么形容自己周雪颜真的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应该高兴还是感到愤怒了

沈漠楠眉头一皱,有些不高兴了,居然这么形容周雪颜,他只能让自己欺负,让自己说。

沈漠楠一把就把周雪颜拉到自己身后,有些不悦道:“你们两个够了吧。"

夏之远尴尬的笑了笑,“不好意思啊,其实我也不是故意的在别人面前提起你们的,只是因为有一天我们无聊所以就闲聊起来了,我这不是不小心说漏了嘴了。"

周雪颜无奈的摇了摇头,“算了,其实这也没什么,只是小远,以后我希望这种事情还是不要有了。"

夏之远点了点头,只有这么一次都让人给发现了,他就算再怎么脸皮厚也做不出来第二次的机会来临的那一刻。

“对了,我忘了说了,华文是我高中和大学的时候的好朋友,你们快让他给看看。"

华文一提到这种事情脸上玩世不恭的神情顿时就被严肃的神情所取代,“放心吧,我知道该怎么做。"

夏之远把几个人安排在了自己的别墅里。“抱歉了,最近盯着我的人比较多所以只能让你们在我这将就一些了。"

华文笑了笑,一屁股坐在沙发上,“我们两个谁跟谁呀?都是好兄弟,再说了,离你远了那还算什么好朋友。"

沈漠楠也很赞同华文说的话,“对啊,小远,就是你不用有负担,就像之前一样相处就可以。"

夏之远点了点头,“我知道了,好了,华文,这几天你好好的休息一下,把时差倒一下,然后你帮学员姐姐做一个身体检查。"

华文点了点头,“好吧,不过我丑话可说在前面,这一次我之所以会出手,完全是看在你的面子上。"

夏之远一把搂住了华文的肩膀,“知道了,这次我是真的很感谢你,其实如果不是因为真的走投无路了,我也不愿意麻烦你呀。"

华文叹了口气,他相信夏之远,只是他好好的一个放松娱乐就这样被他给折腾没了,所以这两天华文看着夏之远都有一种哀怨的感觉。

同时华文也知道了这两个人在夏之远心里的地位,是真的拿他们两个是最要好的朋友。不然他也就不会把自己找到这里来了。

“我知道,不过你真是会赶时候,我老姐说了,等我放松完这个假期,我就要回到公司里面去帮忙了,说真的。到时候我再也没有自由了,如果可以的话,我是真的不愿意跑你这里一趟,但是我现在并不那么认为呢,也许你这里会非常的有趣。"

对于华文家里的情况夏之远多少还是了解一些,他上面还有一个姐姐,性格非常的强势,总是喜欢去插手华文的人生。

华文就是因为受不了摧残所以偷偷的跑出来了,没想到自己还没有好好的逛一逛就听到了夏之远说的这件事情。

没办法谁让他和夏之远的关系那么好呢,就算要牺牲掉自己的游玩儿时间也必须的。

夏之远心里对于华文的遭遇是有一些同情的,毕竟现在自己的情况不就是这个样子吗?

“其实你的遭遇我完全能够明白,但是你要相信,其实有的时候,偶尔听一听自己长辈的话,也没有什么不好的,像现在的我,以前我和你的想法一样,但是现在我并不那么想的。"

华文看了夏之远一眼,“那是因为你已经被他们给洗脑了,你知道吗你现在变了,你变得我都快不认识你了,你变得真的好可怕。"

夏之远一阵的无语,“我本来是打算为你的,不过看你现在这个样子,状况应该还是不错的,那我就先在这里预祝你继承家业,早日结婚生子,可别像我一样。"

华文一阵的牙酸,“夏之远,你这也太狠了吧,你明明知道我不愿意回去,你明明知道我不愿意继承家业,你明明知道我回去之后会过得不开心,你居然还这么说?你太狠毒了你。"

夏之远一撇嘴,如果不是这个家伙是自己的好朋友,他再也不想理这货了。

娇妻在上司的胯下娇吟 日本有一个长得很像黄家驹的
几天之后,华文准备妥当,给周雪颜进行了一次体检,当拿到检查结果的时候华文不由得紧锁双眉,看了对面的夏之远一眼。

“其实她的身体要说有问题问题也不太大,但是要说没问题可问题也挺大的。"

夏之远顿时一阵的紧张,“到底怎么回事?你快说说看。"

“他最近是不是感觉到特别的累?无论做什么事情都提不起精神,而且记忆力也不太好的样子。"

夏之远点了点头,“的确是这样,而且这种情况好像是越来越严重了这是不是就说明他的身体出现了很严重的问题呢?"

华文叹了口气,“其实要是早一点儿医治的话问题真的不大,但是现在已经耽误了最佳的治疗时间了,要是搁在半年前的话,顶多就是身体比较虚弱,气血两亏而且严重的营养不良但是现在就不是那么回事了,她身体的各方面的器官都不同程度的出现了损伤,很明显,问题已经很严重了,如果再不及时的治疗的话很有可能会直接影响她的寿命的。"

夏之远听了之后心里一阵的难受,“那你有没有什么方法可以医治好她?"

华文想了想,“办法又不是没有,只是治疗的周期比较长,而且花费也比较大一些这样吧,等一下我们先商量一下,看看哪种方法的治疗更好一些。"

夏之远松了口气,虽然问题比较严重,但是只要还有治疗的机会就说明还有机会不是吗?

很快,沈漠楠也加入了进来,三个人坐在一起,华文把检查结果放在桌子上,“情况就是这么个情况,现在最重要的就是尽快的做出决定接下来选择什么样的治疗方案。"

沈漠楠心情沉重,“你是一个医者你应该比我们更加的清楚的,知道什么样的治疗方法,对于病人才是最好的,钱的方面你不用考虑我只希望你能够把伤害降到最低。"

说到这里的时候苏妈妈眼圈一红,哽咽道:“那是我们的女儿,你不心疼,我还心疼呢,总之这婚必须悔!"

苏妈妈说完之后就转身跑了出去,苏爸爸站起身张了张嘴,刚想要追出去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又停住了脚步,然后又慢慢的坐在了椅子上,好半天才重重的叹了口气,缓缓的闭上了眼睛。

苏月是他的女儿,他心里难道就真的不疼爱她吗?想到这里苏爸爸心里一阵的难过,眼泪掉了出来。

周雪颜整天盼望着苏月能够给自己带来好消息,结果她就像是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一样,别说给自己好消息了,就连一个电话都没给自己打过,周雪岩都怀疑苏月已经把自己给忘了。

周雪颜叹了口气,手里拿着手机,不断地转动着犹豫着要不要给苏月打一个电话,沈漠楠的声音突然响了起来。

“雪颜,你都已经叹了好半天的气了,如果真的那么担心的话还是给苏月打一个电话吧!"

周雪颜挠了挠头,“漠楠,对不起啊,我是不是打扰到你了?"

沈漠楠站起身走了过去把人揽进怀里伸手揉了揉周雪颜的脑袋,宠溺的笑了笑,“没有,就是听到你不断的唉声叹气的我心里不太舒服而已,我知道你是因为担心苏月和王星河的事情,所以说如果你真的放心不下那就联系他们,这样也好过你自己在这边叹气要强的多吧!"

周雪颜一嘟嘴,不过仔细想了想,沈漠楠说的好像很有道理的样子,最终周雪颜还是决定要给苏月打一个电话。

另一边过了好半天才接听,周雪颜心里一阵的高兴,“苏月姐,你怎么这么长时间也不联系我啊!你那边的情况怎么样了,家里到底有没有同意你和王哥在一起啊?"

其实周雪颜问这些也只不过是走一个过场而已,在周雪颜的认知里,像王星河那样的人,只要不是眼睛有问题,都会愿意让他做自己的女婿的。

然而,周雪颜说完之后并没有听到苏月的回答,而是一阵的沉默,周雪颜脸上的笑容慢慢的消失不见了,这才意识到事情很可能已经出了变化,而且还是很不好的变化。

“苏月姐,到底出了什么事你倒是说话啊!"

原创文章,作者:allnew,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49300.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