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多人调教到失禁H 公车上我被猛烈的进出

原本狂喜的登州百姓,渐渐脸色开始苍白,就连登州官府都一个个浮现了忧色,景王萧长彦与燕王萧长庚也因为大雨而一直没有撤离登州。

佑宁帝还没松口气,登州再一次成了他的心病,为了防范于未然,他下令登州官府紧盯着靠近山林的百姓,萧长彦与萧长庚在没有接到谕令之前,就已经分头行动,却仍旧是晚了一步。

七日连绵大雨造成了不少山坡滑倒,附近村民伤亡惨重,唯有村里经验老到由管理得当的小山村损失较小。

大半个登州刚刚在最酷热的日子里经历干旱,连口气都没有喘,就又陷入了暴雨泥石流,干旱之时只是看不见希望心中焦灼,此刻不少人已经流离失所,家破人亡。

登州沿海,这大雨再持续下去,受到牵连的绝对不止依山傍海的村民,一旦海岸决堤,大半个登州都要陷入洪涝之中,甚至相邻的州县也会被殃及。

山体滑坡还没有解决完,登州各地汛驿站发来的水报就递到了佑宁帝的御案上。

比起旱情,眼前的水灾更令佑宁帝面色凝重,朝廷上下更是抓耳挠腮,以期能够早日度过这一关。

旱情至少还能各方支援,如今登州水灾将起,各路都出现了山体滑坡事故,想要运送救灾之物,难于登天。

“殿下,陶公去了登州。”珍珠急急传信给沈羲和。

沈羲和豁然站起身,接过递来的消息,消息是萧华雍传来,陶专宪是自请与工部尚书一道前往登州视察灾情。

工部管着水利,工部尚书比陶专宪尚且年迈,往日里面对朝廷的纷争惯会装聋作哑,可到了危急关头却从不含糊,他虽然要不了多久便会致仕,但他的治水经验丰厚,放眼整个朝廷,唯有陶专宪能够与之相比。

陶专宪十年前为地方官的时候,甘州大涝,是他凭一己之力保全了数万人的性命。

看完萧华雍的信报,沈羲和虽然担忧,却也无可奈何,这是外祖父自己的意愿,她有法子把陶专宪弄回来,但她和萧华雍都没有这般做,他们都知道,这是陶专宪心中的信仰。

学以致用,为官者当为百姓请命,为弱者谋福。

“去行宫。”沈羲和当即做了决定。

宫里的事情她差不多已经处理完,现在登州又面临着洪涝,这个时候佑宁帝没有心思带着人浩浩荡荡折返宫中,路上一日,耽误多少急讯?

外祖父去了登州,尽管在这件事情上,哪怕是政敌,紧要关头也不敢轻易下黑手,否则就是灭族之祸,除非是造反之人,如若不然甭管多么不对付,都会盼着灾情能够遏制,百姓好过了,他们才有时间和精力各凭本事往上爬。

登州一州百姓放任不管,他们便是争到再多的好处,最后也只是站在最高处来收拾烂摊子的人,且佑宁帝积威已久,这个时候他们也不敢存私心。

人祸是不大可能,天灾却随时袭来,沈羲和担忧陶专宪,萧华雍必然也会分心随时传递消息给她,又要想方设法安抚她,不若她去行宫,与萧华雍在一处,也能有商有量。有时,也能第一时间互相知晓,用不着这么麻烦。

“齐培那边可有消息?”沈羲和坐在马车上,忽而问道。

早在旱情初现的时候,沈羲和就已经让齐培放下手中所有事情,安南、安北等地秘密收粮,为了不引起米粮被哄抬,少不得要多跑几个地方。

国库的粮食大半都在先前投于登州,这一回只怕陛下也拿不出粮食来。

“齐培与华陶猗已经筹集三十万石粮食,这是五日前递来的消息。”碧玉回话。

三十万石是一个庞大的数量,但若是真的发了洪涝,水灾再持续久一些,这些粮食也杯水车薪。

“前几日江南等地粮食有上抬去世,陛下下旨,各地若有米粮暴涨之情,等同谋逆处决。”碧玉又补充了一句。

历来发国难财者不少,天灾便是统治者也无可奈何,完全不允许人从中获利绝无可能,却也不能越过界限,否则喂饱了商户,伤及的是国之根本。

沈羲和默了默:“传信给齐培,让他停了收粮之举。”

之前不显,现在陛下下了旨,这个时候若再大面积收粮,反而会引火上身,且三十万石已经不是小数目,哪怕华富海再富有,继续收集下去,也会造成钱财捉襟见肘。

“你让华富海停了收粮?”沈羲和前脚刚到行宫,萧华雍就接到了消息,将人接回屋子里,亲自递了一杯平仲叶泡的茶。

“嗯。”沈羲和润了润唇颔首,“在其位谋其政,你不是陛下,这事儿不应当你我出风头,若华富海一人就把粮食供应齐全了,陛下只怕也容不下他,且这么大批粮食,总不能由你我掏腰包。”

他们不是掏不起,却不能这么做。

“呦呦是打算……”萧华雍唇边溢着一丝笑。

“陛下虽然下旨命各地不得哄抬粮价,但想要完全控制只怕不易。”沈羲和将自己的打算说出去,“且看登州是否当真不幸遇水灾,实在是不幸,便让华富海联络户部,以低价卖给朝廷,以供赈灾,由他打了头,又是三十万石之巨,旁人还敢藏着掖着,亦或者高价卖给朝廷?”

这是最好的法子,收粮本就不是为了赚钱,而是为了灾情。华富海二人辛苦一番,便当做是积攒福德。

“此法甚妙。”萧华雍摸了摸下巴,也防止了有人借商户之手,暗中捣鬼,“让华富海打个头,拿一部分钱,再接受朝廷欠条,便是国库不充盈,也能解决这才灾情。”

凡。事都需要一个人带头,有了带头的后来者才会规矩老实。

“这是最坏的打算,我宁可用不上。”沈羲和看着窗外明媚的阳光下随风款摆的池塘金莲,眼底掠过一丝怅然,只希望登州大雨能够早日停歇。

萧华雍也认同颔首,一时间夫妻两之间的气氛有些凝重,都在忧心登州的情形。

然而老天爷却似乎发了狠要折磨登州,大雨持续了七日,观测水位的水卒有去无回,朝廷派去与登州联络传递消息的人也渐渐失联,呈递上来的奏报越来越不及时,这意味着情势的严峻已经到了刻不容缓的地步。

“小十二失踪了。”萧华雍眉头微皱。

相比朝廷靠着人传递消息,萧华雍有鹰有海东青,登州尚且逗留着萧华雍派去给萧长卿下套的人,他的消息风雨无阻传递到手中,哪怕是此刻水深火热的登州百姓,可能都没有他更了解登州的局面。

前面干旱太久,枯竭的厉害,故而哪怕连续下了十日的雨,也还没有到水患肆掠的地步,兼之工部尚书与陶专宪都已经安全到达登州,亲自坐镇,带着当地官员与劳壮力一起疏导预防,情况尚且没有达到无法控制的程度。

被多人调教到失禁H 公车上我被猛烈的进出
朝廷的消息之所以断了,还是因为之前很多山脉干涸得厉害,地表大面开裂,突然持续降雨,导致泥土松软滑断,几条传信的路都遇上了这样的事故,才导致信送不出来。

“遇险了?”沈羲和也关切一句。

一定程度上萧长庚算是萧华雍的人,尽管是被迫选择,对于萧长庚这个人,沈羲和的评价是识时务知进退,有能力能屈伸。

这样的人说不上好也说不上不好,只要能够出现一个彻底将他压制得住的人,必将是一柄所向披靡的剑。但若是不足以压制住他的人,哪怕是在他羽翼未丰之前令其臣服,日后也必将会被反噬。

对于压制萧长庚,萧华雍能她亦有这个自信,所以她也将萧长庚纳入了他们的势力范围。

“事有蹊跷。”萧华雍凝眉,目光虚虚实实看不真切地落在一处,似在沉思,“昨夜我才收到他传信,他已然自险地撤离出来,人在县衙之中,今早他便失了踪迹。

消息是我留下的人传来,说是他在回程之路上遇山土滑落,现下下落不明。”

“难道是深夜突有急事,他又离开了县衙?”沈羲和说完也觉得可能性不大。

现在登州情况如此恶劣,萧长庚既然撤离出来,也不可能以身犯险,地方官员也不敢让他以身犯险,皇子亲王出行许多不少人护着,占用人力不提,稍有个闪失,更是罪责难逃。

就譬如现在萧长庚下落不明,他失踪之地从县令到郡守再到刺史都要被惊动,大雨不绝已经够令这些地方官员分身无暇,哪里能够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

萧长庚被撤回来,也是出于不给地方官府增添麻烦的考量,既然如此,断没有可能人已经安全了,还要劳动萧长庚。

“县衙一致口径,小十二并未入县衙,是在撤离的路上遇险。”萧华雍抬眸看向沈羲和。

沈羲和眸光一沉,萧长庚不可能欺骗萧华雍,那就意味着他的确回到了县衙,县衙的人在说谎,他们想要不被追责对萧长庚不利,大概他们也一直盯着萧长庚,没有料到这个时候,萧长庚还能通过萧华雍驯的鹰将自己的平安信传出来。

若没有收到这封信,等到萧长庚遇难,等到登州道路疏通,再去调查萧长庚遇难的前因后果,就全部掩埋在了大雨之中。

“是地方官员动的手,还是受命于人动的手?”沈羲和问。

萧长庚排行十二,才刚刚参政不久,虽然也办了几件漂亮的差事,但并不是风头无两,甚至可以说论资排辈他都是最不起眼那一个。

有萧华雍这个名正言顺的太子立着,后面又有一个能力出众,呼声极高的信王萧长卿,一个功勋卓着,一呼百应的景王萧长彦,紧接着站着长子位置的昭王萧长旻。

无论哪一个都还好好活着,萧长庚又为人圆滑,从未和盘根错节的大家族结怨,不可能是这些人对他不利。

地方官员动手只能是有什么天大的把柄落在了萧长庚的手上,萧长庚不死他们必将死无全尸,又恰逢灾情肆掠,这种可能不小。

若是受命于人动手,那么嫌疑最大的就是景王萧长彦。

萧长庚书主动亲近萧长彦,萧长彦这个人战场上杀出来的铁血儿郎,要么疑人不用,要么用人不疑。如果是他动手,那么这将是对萧长庚的一次深刻试探和考验,只有过了这一关,萧长庚才能成为他信任之人。

两相比较,沈羲和希望是后者,只要萧长庚稳得住,萧长彦绝不会伤及他性命,可若是前者,那就十分不妙。

“小十二在牟平县,我查一查,这一代历任官员都与小八扯不上关系。”萧华雍习惯性地抚上腕间的五色缕。

“你觉着不是景王动的手?”沈羲和颦眉,“可我反而觉着是他。”

“哦?”萧华雍饶有兴趣地笑看着沈羲和,“洗耳恭听呦呦高见。”

沈羲和瞥了他一眼,也不和他计较:“无论是赵正颢还是华富海,任谁去查,都与你没有半点关系,可他们不也还是听命于你?”

萧华雍有这样的能耐,萧长彦为何没有?

唇角笑意略深,萧华雍颔首:“确实有理。”

“最有利的证据是燕王给你的平安信。”沈羲和又道。

闻言,萧华雍忍不住低低笑出声:“夫人心细如发,为夫甚是折服。”

和聪明之人在一起,就是这样轻松自在。

萧长庚既然能被萧华雍选中,那就绝不是等闲之辈,若是连地方官员对他有恶意都察觉不到,他也不够资格入了萧华雍的眼。

小小一个县令,都能套住他,也对不住他孤零零在深宫长到今日的能耐。
所以必然是萧长彦动了手,且他很可能已经察觉到了萧长彦的举动,才会如此巧合地把平安信在他失踪前一天传到萧华雍的手上,这是提前暗示萧华雍,他现在并无危险。

原创文章,作者:allnew,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49429.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