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把兄弟介绍给我妈 啊边走边做h文太深了h

众人齐齐看去,小子孺反应最快:“姑奶奶回来了!”

就瞧着,车后座的门迅速被打开。

李萌琦快速从车里下来,陈坚也开了车门,从车里下来。

李妙琦微微愣了一下。

科尔雅望着这两位,还有些茫然。

“妙妙!我们谈谈!”

李萌琦已经走上前来,拉住了妹妹的手,力气特别大,说什么都不让她跑了,又看着李昊哲:“借个地方!”科尔雅想拉回妻子,盛绣却从中间拦了一下,还微笑着解释:“这是陈夫人,也是你太太同父同母的亲姐姐。这是陈先生。他们是太子妃的父母,也是阿哲的大姑、大姑父

。”

小子孺高高扬起头:“也是我的姑爷爷!姑奶奶!”

科尔雅的脸上顿时堆满了笑容,朝着陈坚伸出手去:“原来是陈先生,失敬失敬!”

“你好,”陈坚看了眼李萌琦:“让她们姐妹单独说说话吧。”

科尔雅:“那肯定必须的!”

李萌琦就这样把李妙琦拉走了。

李妙琦脸上全是不耐烦。

李昊哲把二楼的小花厅收拾了一下,让她们过来聊,还亲自给她们端茶送水,亲自在门口伺候。

两位亲姑姑,万一在里面有个争执,他也好第一时间冲进去。

巴真怀孕了,还要照顾小子孺。

于是,招待科尔雅与陈坚的任务,就落在了巴干达夫妇头上,他们在一楼一边喝咖啡一边聊天,场面非常地和谐。

二楼小花厅。李萌琦自下而上看了眼妹妹:“听说你前阵子小产了,现在身子养的怎么样了?女孩子第一次怀孕,如果是自然流产,很容易造成习惯性流产,你别不上心,还是要去大医

院做体检,定期复查。”

李妙琦:“知道了。”

李萌琦:“你丈夫跟婆婆,对你怎么样?”

李妙琦:“还行。”

李萌琦看出妹妹不愿意跟自己多谈。

但是她还是得问,想想方菁出事的时候,妙妙还是一个几个月大的小婴儿,往事一幕幕,李萌琦越想越揪心。

李萌琦苦口婆心道:“妙妙,我听说,你现在这个丈夫,是主动找到你,追求你的。

我觉得他娶你的动机并不单纯。

你结婚的时候,绾绾没来,我们也不知道情况,就阿哲过来给你撑了撑场面。

看在阿哲这个骁王殿下的份上,他应该不至于对你太差。

但是靠山山会倒,靠海海会枯。

阿哲现在瞧着挺好的,可说不定哪天他脑子一抽犯了糊涂,就被贬了,那时候,你丈夫还能对你这么好吗?”

我把兄弟介绍给我妈 啊边走边做h文太深了h
门外,李昊哲听着一个激灵,汗毛都竖了起来。李妙琦无语地看着李萌琦:“姐,咱们这么久没见,你一见面就挑拨我们夫妻感情,还咒阿哲官运不长久,你这是见不得我们过得好?还是真就是操心的命?你真是杞人忧

天过度了!”

李萌琦叹息:“我当然盼着你们都能好好的,但是你自己得有能力,这才是最重要的。你现在的零花钱,是你自己赚的,还是他给你的?”

李妙琦:“你问这个做什么?”

李萌琦:“你要多花他的钱,自己赚的存起来。你也不能不赚,知道吗?”

主要李萌琦就觉得科尔雅不是个好东西。

如果科尔雅像陈坚、小栋,或者这世间任何一个靠谱的男子,她都会劝着妹妹一定要跟科尔雅共同分担、共同储蓄,但是现在,她只希望妹妹能多留个心眼。

“我妈都不管我那么多,你管我那么多做什么!”

李妙琦起身,不高兴地说着:“还是说,你现在是未来国母的亲娘,教育人都教育上瘾了?逮着我就要好好教育一通?”李萌琦:“妙妙,咱们当初在娇园的小院里,不是一起生活的挺好的?你现在为什么抗拒呢?姐姐、姐夫,还有绾绾,我们扪心自问没有亏待你的,我也是关心你,担心你

,瞧出问题我才……”李妙琦打断她的话:“什么问题?科尔雅对我别无所求,他就是单纯地爱着我!姐,你根本不知道在那个家里,我婆婆尖酸刻薄到了什么程度!从头到尾都是科尔雅在护着

我!你凭什么这样说他?你凭什么怀疑他?”

李萌琦抓住了重点:“你婆婆尖酸刻薄?对你不好?那,要不要姐姐出面跟她谈一谈?有娘家做靠山,她总得对你收敛一点。”

李妙琦道:“你要是真想给我做靠山,那就让绾绾跟川少过来看我!多来我婆家坐坐!我婆婆就不敢慢待我了!”李萌琦头疼欲裂:“川川跟绾绾是不可能去的,他们是储君跟太子妃,怎么可能随随便便就三天两头往普通官员家里跑呢?这样造成的影响也不好。我跟你姐夫可以去,还

有飞飞阿姨,我们都可以一起约你婆婆见个面,跟她聊聊……”

“有什么用?”李妙琦站起身,冷声道:“我的事情你不要管了,科尔雅会护着我的!姐,我不想一见面就跟你吵架,也不想听你一张口就只会说晦气的话!大过年的,我从婆家赶到这里

也不容易,你就不能说祝我新年快乐或者新婚快乐?”李萌琦胃都痛了:“妙妙,看那些虚假的表现没有意义,糖衣泡汤就是一层玻璃纸,再美好,也是虚幻的,你还得面对现实,从根源上发现问题,预防问题,你现在已经跟

这种人家结婚了,你的最好最坏的准备……”

“够了!”

李妙琦抓起杯子用力砸在地上!

李昊哲吓得赶紧破门而入!就瞧着,李妙琦愤怒地看着李萌琦,李萌琦脸上全是惊愕,而李妙琦道:“姐!我的事情你不要再管了!我烦死你了!你去全世界问问,有谁家姐姐大过年的就会挑拨人家新婚夫妇的感情的!有谁家姑姑大过年的就会咒自己侄子官运不长久的!你自己一身的问题,还来对我说教,你们是不欠我的,但是我难道就欠了你们的吗?养我长大的是我妈,不是你!同父同母又怎么样?我妈都没说我,你有什么资格说我!”
李萌琦整个人如遭受了晴天霹雳般,呆滞当场。

 

原创文章,作者:allnew,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49520.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