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夜被c醒是一种什么体验 男女互摸

季修璟算出皇室成员有人要殒命,李昊哲是亲王殿下,自然算是皇室成员的,只是当时大家没往他身上想,他家里什么事情都是顺顺利利的现在,怎么会出事呢?

没曾想,命里有时终须有。

原来是亲王即将出生的孩子,没有了。

翌日。

季修璟跟百里栀柔回来了。

暮川拿到了两个U盘,激动的心情无以言表。

他对季修璟深深鞠了一躬:“修璟兄再一次解了我燃眉之急,受我一拜!”

季修璟忙扶起暮川:“不敢当,食君之禄,担君之忧,这是我的本分而已。”

他们跟暮川讲了一下这趟行程的大致过程。

讲完后,百里栀柔听说小子孺的事情,赶紧上楼去看望。

毕竟她跟这孩子挺有缘,之前他发烧,也是她看的病,还瞧出来他精神方面有问题。

而暮川也把骁王妃流产的事情告诉了季修璟。季修璟也是一愣,继而恍然大悟:“难怪,那孩子的八字我没有,也没有出生,所以没能算出来。唉,我要是能早一步算出来,告知骁王妃卧床一日,或许还能躲过这一劫

。”

“修璟兄,这不是你的错。”

暮川跟他聊了好一会儿,让小栋开车送他回去休息了。

而暮川自己在书房里,把U盘插在安全设备上,读取内部文件,很快就把所有的资料全都打印了出来。

而就在这时,冠九秧忽然来了储妤宫,请求将暮川。

暮川赶紧让她过来。

却听她道:“殿下,那个眼线,我找到了。”

楼上。

小子孺已经退烧了。

他身上还是很疼,但是他一声不吭。

筠礼筠炎陪在他身边,给他讲故事,把自己的小玩具拿过来,丢在床上给他玩。

可是小子孺再不像从前那样爱笑了。

李萌琦问过他一回,问他有没有把妈妈推下楼。

小子孺不说话。

筠礼拉着他的手,一脸认真:“小子孺,我相信你!你不是那样的人,我相信你一定不会伤害自己的妈妈!”

筠炎也道:“我也相信你!”

就在这一刻,绷了一整个上午的情绪的小子孺,忽然破防了。

他哇哇大哭起来。

筠礼给他擦眼泪,筠炎拍着他的背。

半夜被c醒是一种什么体验 男女互摸
李萌琦心疼坏了:“不哭不哭了,嗓子一会儿该哑了。过几天爸爸消了气,你就能回家了,你放心,姑奶奶会跟你爸爸谈一谈,让他以后不许打你!”

“我恨他!”小子孺哽咽道:“呜呜~呜呜呜~我恨他!我不要回去!我恨他!我再也不想看见他!我不要看见他!”

李萌琦怕影响他养伤的情绪,赶紧哄:“好好好,不回去,不回去,不见他,不见他,你先好好养伤,把身体养好,知道吗?”

小子孺点点头,泪珠儿一串串地落下来。

百里栀柔回来,钻进了房间。

筠礼筠炎齐声喊着:“小姑姑!”

百里栀柔:“乖。绾绾阿姨!大嫂!小子孺,你怎么哭的这么伤心呀?”

筠礼笑着望着小子孺:“小子孺,我小姑姑是神医,你要不要让她给你看看?”

小子孺闭着眼睛,不说话。

百里栀柔笑着坐过去,轻轻拉过孩子的手,扣在脉搏上。

不一会儿,百里栀柔的脸色就变了。

李萌琦紧张地问:“怎么了?”

百里栀柔沉默了一会儿,道:“他郁结在心,精神创伤、心灵上的创伤都挺严重的。”

百里栀柔开始怀疑小子孺推巴真下楼的真实性了。

如果真是他做的,他应该害怕、胆怯、慌张。

但是他却是愤怒、失望、伤心,甚至是……绝望。

百里栀柔松开手,看着小子孺:“小子孺,大家冤枉你了,其实你没有推你妈妈,对不对?”

小子孺紧闭的眼睛没有睁开。但是两行清澈的泪珠滚落,他哽咽道:“不要问我!我说什么都没人信!外人说是我推的,他就信!呜呜~呜呜~他为了没了的小弟弟那样打我,他想打死我,他为了小弟

弟把我送走,为了小弟弟不让我跟妈妈睡觉,为了小弟弟不让妈妈抱我,为了小弟弟要打死我,呜呜~我恨死他了,我恨死他了,我恨死他了!”

小子孺边说边哭,忽然咳起来,咳得厉害了,还吐了。

可怜的小模样让李萌琦愤怒不已。

李萌琦也开始怀疑小子孺不是李昊哲说的那样。她打电话给李昊哲:“你到底有没有查清楚,到底是不是小子孺推的巴真?”

原创文章,作者:allnew,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49536.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