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里橘气开车全过程文字 宝贝你好多水

暮川无奈:“我当然知道他是我亲弟弟,但是你不要搞的好像,是我存心要弄死他一样!

这件事情是不可控的,是他自己的行为,但是他做的非常好!”

倪嘉树:“难道不是你的纵容或者授意,他才会注重这方面的消息?”

暮川:“他身为南英的亲王,就算真的为了大陆的未来发展而做了以身犯险的事情,难道不可以?

他难道就不能有自己的判断?

难道就不能支持他一下,或者跳出你的思维圈,接受他可以在脱离你我之后也变得强大的事实?

还是说,所有孩子就必须生活在温室里,你才高兴?

你的时代总会结束,你能护着我们所有人多久?

事实上,就是因为你们这样护着,我们才会觉得束手束脚、失去了本该早早就成为雄鹰的机会!”

倪嘉树深呼吸:“反正我不管,如果弟弟妹妹们有任何闪失,我就找你!”

暮川:“行!”

凤云震扶着倪嘉树坐下去,给他端水:“爸,您喝点,消消气。”

暮川鼻尖酸酸的。

压力犹如五指山,一座座砸在他背上。书房里沉默了好一会儿,暮川重提:“大妹夫,这份资料里面提到的技术,我希望你能帮我找到相应的公司或者个人工作室。要求是可靠的,值得信任的,并且质量与技术

成熟过硬的。”

凤云震:“好,我一定尽力。”

暮川又道:“爹地,这个……”

“我去找。”倪嘉树打断他的话,起身转身离开。凤云震知道暮川忙,也没多留,只是递了个鼓励的眼神给他:“最近柔柔在研究146,圈圈知道我们拿到了146的资料,她也很高兴。她情绪还挺好。我准备亲自去一趟华

国,让柔柔搬到储秀宫小住,一来跟圈圈做个伴,二来医治起来也方便。”

暮川这才想起凤云震马上要大婚:“婚礼的事情……”

凤云震笑了:“要相信皇礼司跟我母亲的能力,他们一直在忙活,估计也就婚礼的时候,我本人到场就信了。”

暮川:“注意安全。”

凤云震:“嗯。”

拿上资料,凤云震深吸一口气,他心知娶了皇室的公主,这一生只会任重道远。

但是他不忍心让她一个人扛,他愿意接纳她,也接纳她的一整个家庭,他愿意与所有人共同承担。

大手刚刚握住门把手,身后就有人叫他:“等一下!”凤云震回头,就见暮川大步走了过来,一脸凝重道:“我今天在御书房,跟绵绵说话的时候,说漏了嘴,说阿哲知道圈圈的身份就自己放弃了,绵绵问我圈圈是什么身份,

被妈咪还有凤三打岔拉走了。所以,万一凤三问起……我觉得,一家人不是不可以说,但是要注意方法,圈圈不容易,我不想她不开心。”

凤云震点了下头:“好,我知道了。”

暮川回房间洗了把脸,跟飘窗上认真分析金融局势的陈绾绾刚聊了两句。

筠礼筠炎就一起冲了过来。

筠礼手上还有墨迹,端着一张小脸,严肃地看着暮川:“爹地!你是不是惹爷爷不高兴了?”

橘里橘气开车全过程文字 宝贝你好多水

 

小男子汉长大了,都知道给爷爷出头了。

不等他们开口,筠炎也道:“爷爷离开的时候脸上笑嘻嘻的,回来以后就愁眉苦脸,难道不是你惹的?你不许否认,就是你惹的,他是去开你的会!”

暮川俯首,揉了揉两个孩子的脑袋:“爹地交给爷爷一个任务,完成的过程有些复杂,所以爷爷不是愁眉苦脸,而是在认真思考,要怎么才能完成这些任务。”

筠炎:“哦~!”

筠礼则若有所思:“所以说,儿子长大了,就可以给老子出难题了,对不对?”

暮川深吸一口气。

他不敢轻易回答,总觉得筠礼小脑袋里装的东西古古怪怪,生怕被这小家伙算计了去:“你想表达什么?”

筠礼高兴地笑起来,眼睛亮亮的:“没什么,就是想快点长大,帮爷爷报仇,嘿嘿!”

筠炎拉住暮川的手:“爹地妈咪,我想去看看小子孺。”

筠礼:“我刚刚写了健康,那张纸我想等小子孺伤好了,送给他。”

暮川抱起筠炎,陈绾绾牵着筠礼,两大两小来到了小子孺所住的房间。

小子孺还在病床上安静地躺着。

因为他不愿意见李昊哲,所以李萌琦打算先照顾他,至少等他痊愈再说。

可是过一周,B市的幼儿园又要开学了,筠礼筠炎要回去,她又不能只让陈坚带着孩子们。

李萌琦很纠结,还在做小子孺的思想工作,告诉他,你爸爸知道错了,他冤枉了你,被惩罚了。

可是小子孺似乎是死了心,不仅不愿意见阿哲,也不愿意见巴真。

他说,他再也不想回到那个不属于他的家了。

储秀宫。

凤云震回来的时候,倪暮凡还在电脑前开视频会议,指导下属做一些教育类的工作。

而凤云震安静地脱了外套,卷起袖子,给她煮她最爱喝的奶茶去了。

怕她吃太多的糖会对身体不好,凤云震还在配方上进行了一些调整,在不改变口感的前提下,让奶茶更加健康。

他喜欢在她喜欢的一切事物上费心思。

等奶茶煮好,他端了一杯进来,将她会议已经结束,便上前将暮川最后说的那些,告诉了她。

他们说好的,一辈子,彼此没有秘密。

凤云震将她的发别到耳后,更清楚地看见她白皙的小脸:“我都听你的。”

倪暮凡也想了很久。

她怕绵绵、龙凤胎们知道真相,会与她疏远。

可是经历了这么多事,她发现,她的家人永远都是值得她信任的。

于是她握住凤云震的手:“你把他俩叫来,就说你要出国了,临走前跟他们一起吃顿饭。我们饭桌上找个时机,把故事说给他们听。”

凤云震沉吟片刻,道:“好。不管发生任何事,我永远是你的退路与后盾。”倪暮凡:“我知道。”

原创文章,作者:allnew,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49542.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