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草把校花绑在刑床折磨胸 男军人互相含j

刘正荣却是皱眉想了想说道:”大小姐当然是除外,她虽然现在公开跟刘家断绝了关系,但家里的房间还给她留着,无论如何你们不能够伤害大小姐,至于其它女人,你们可以放肆去接触吧!现在那些女人可是群龙无首,很容易接触的“

”谢谢老爷,我们都清楚了“

看着大家吃喝开心,刘正荣内心一阵开心,不禁想想接下来,自己可是整个天龙会的核心,连上面的三个大佬都得给他面子,更何况,连邱处机的那份利益都属于他的,这正是他当初下的一盘大棋,果然见效果了。

更重要的是在这一次利用邱处机的儿子邱富贵杀害牛大宝的行动中,自己的十斩龙立下了汗马功劳,他都佩服自己这二十年来,从全国各地专门挑选一些没有人要的孤儿培养,整整十个人,现在都在二十三岁左右的年纪,正是年轻力壮的时候,想想他就觉得自己是多么的有远见和聪明,这些人可是他的死忠呀!

晚上十一点多,孔玉正洗完澡躺到床上,但是却接到一个秘密的电话,她愣了一下。

“孔部长,最近可好呀!还记得我吗?”听到声音,孔玉便听出来了这就是刘正荣这个老谋深算的家伙。

“刘老爷子,怎么听不出来呢?”想到这个刘正荣曾经三翻四次,凭着以前的身份,骚扰过她,她就觉得挺讨厌。

“谢谢领导赏识,还没有忘记我,什么时候有空呢?想请你吃顿饭”

孔玉想了想说道:“最近有点忙,看什么时候有空的话,我再联系你吧!”

刘正荣没有想到孔玉就这么快挂掉了电话,顿时就将手机扔到沙发上,铁青着脸,愤怒地说道:“孔玉,当初老子没有下台的时候,你还不是屁颠屁颠地跟在我后面求我,现在坐上了部长的职位,居然这么不给面子,我就不相信了,就凭我现在的位置,你不给我面子!”

刘正荣细细想了想,牛大宝被枪杀这件事情在京都确实引起了轰动,所以她忙也是正常的,觉得等这件事情落下帷幕的时候,一定要把孔玉搞到手,一千万搞不定,那就花一个亿。

而孔玉想到刘正荣就恶心,她是清楚这个刘正荣是天龙会的人,只是具体天龙会都是包含了谁,她并不清楚,她也是接到天主的要求,接近牛大宝,从而得到那本册子罢了。

但是这个电话,却引起了孔玉的疑惑,她觉得有点不一样,现在天龙会出现了这样的事情,按理来说,他应该保持低调才是,为何突然间又来骚扰自己呢?

于是孔玉便赶紧打电话给到自己早就布局在全国各地的人,不到半小时,信息便汇总过来了,原来天龙会那边现在是刘正荣当家了,而且邱处机所有的分红利益全部归了刘正荣,才免强答应留邱处机一条命。

直到此时,孔玉才明白了,这次事件中,不但借刀杀人,还能一箭双雕,搞定邱处机,最大的受益者居然是刘正荣呀!

想到这里,孔玉给还在燕山石洞中的牛大宝打了一个电话,跟他说,让他赶紧注意刘正荣这个人,刚开如牛大宝还不知道这就是刘彩凤的父亲,后来听孔玉一说,顿时就愣住了。

他曾经让李玉荣调查邱处机的时候,就已经知道刘老爷子的身份,确实是天龙会的人,但是他并没有想到于孔玉说的一样,这个刘正荣或许是这次枪击事件最大的受益者。

听到牛大宝有疑惑,孔玉解释给他听后,牛大宝才晃然大悟,真的没有想到,这个刘正荣藏的这么深,居然会是天龙会里面最有手段的人。

挂了电话后,牛大宝便用自己的加密手机给李玉荣发布命令,让他赶紧调查刘正荣周边的人。

李玉荣一听,顿时就胸有成竹地说道:“老大,我们早就调查清楚了,刘正荣取代了邱处机,掌控天龙会了,而且他下面有一个组织,名称叫做十斩龙,总共有十个人,五男五女,大约年纪平均在二十三岁左右,全部都是一等一的好手”

“好,李队,你赶紧打电话给到林青,让林青把我的五星煞叫到国内来,另外让娜塔纱,还有刀疤哥,抽两个黑猫队员加入,我们就有十星煞了,我就不相信,我们十个人干不过人家十个人吗?要想知道刘正荣的真正目的,就得断他胳膊开始,给我们半个月时间,把这十斩龙给我斩下马来,有信心没有”

李玉荣一听,顿时就兴奋不已,早就听说牛大宝在国外训练了一支五星煞,他可是很想知道,毕竟娜塔纱两姐妹的功夫那可是一顶一的好,可见这五星煞也差不到哪里去,要是组成十星煞,那战斗力绝对不比这十斩龙差。

第二天中午,刘彩凤还在殡仪馆,今天是牛大宝出殡的日子,也就是所谓的火化,他的骨灰盒就直接放到京都的一处公墓。

由于大宝集团的存在,再加上牛大宝特别的嘱咐,这次入公墓形式很简单,牛大宝父亲牛栏山并不知道自己的儿子还活着,他和自己的老爸,也就是牛大宝的爷爷最伤心,刚刚自己的老婆才走,现在白头发又送黑头发。

但是对于这次入公墓在京都的事情,何美丽和刘彩凤两个人一致认为,不该将牛大宝的骨灰盒放在京都,理应放到龙宫县的莲花村。

但是李玉荣,陈爽,李荷,司马燕坚决不同意,一定要将骨灰盒放在京都,这让这几个女人首次产生了分歧。

刘彩凤还因此在公墓处跟陈爽闹了矛盾,离开后,刘彩凤直接被人给拦住了,当时她有点慌了,不禁往后路,但是却听到刘正荣的心腹从车上走下来说道:“大小姐,老爷说现在牛大宝都死了,难道你不回家吗?他让我们接你回家,有事跟你商量”

看到几个人围着他,当时刘彩凤便冷声笑道:“我不回,那不是我的家,我现在是牛大宝的人”

“大小姐,老爷的脾气你不是不知道,现在我只是想告诉你,你没有选择,你是刘家未来的接班人,你必须回去,老爷说了,你不回去也得回去,不要怪我们了”

听到这个心腹挥手,几个人便抓住刘彩凤,把她拉上了车,直接开着车子走了。

刘彩凤被这些人粗蛮地带回到了刘家,两个保姆守在她的闺房,不让她出去,看到刘彩凤硬是要出去,当时两个保姆便跪在她的跟前,她们说刘正荣说了,要是看不住刘彩凤,让她跑了,那她们两个的命就没有了。

本来这两个保姆就很可怜,一直伺候着刘彩凤这么多年,她心软了,只好很无奈,很气急败坏地坐在闺房里等着刘正荣的到来。

大约半小时后,也是下午三点钟的样子,刘正荣走进了刘彩凤的闺房,让两个保姆出去了,然后便坐到旁边的沙发上,看着坐在一旁生着气的刘彩凤,不禁说道:“你弟还在牢里面吃着苦头,你为了一个跟我们刘家不相干的外人闹着要脱离刘家,现在牛大宝死了,你难道还要为他守寡,连家门都不愿意回了吗?”

听到父亲这样一说,刘彩凤便站起来说道:“这是我的事,跟你没有关系,再说了,我是一个女流之辈,我是要嫁人的,弟弟才是刘家的接班人,你非得拿牛大宝说什么事,现在他尸骨未寒,你这样做是不是太残忍了呀!”

刘正荣却是冷笑一声说道:“我从来没有承认过他是我刘家的女婿,你做出的决定我也不见得认同,我把刘家交给你打理,你却放弃刘家投奔了牛大宝,现在他死了,你要是还傻傻地不回来,你妈在天之灵都会被气死”

可是刘彩凤却说道:“好了,我不跟你争论这个事情了,你把我抓回来到底是什么事?”

校草把校花绑在刑床折磨胸 男军人互相含j
看到刘彩凤有点不耐烦,刘正荣不禁长吁了口气,现在牛大宝死了,牛大宝的财产也要捐出去,这个威胁几乎都没有了,也该和刘彩凤谈谈未来的事情了,于是便说道:“我知道,爸隐瞒你我在天龙会的身份,但是我都是为了我们刘家,也是为了你和你弟,如果我不隐瞒,不参加天龙会,我们刘家早就在京都待不下去了知道吗?把你叫回来,两个意思,第一个就是想让你回到刘家来重掌刘家生意,毕竟现在我在天龙会的地位已经稳固了,我们的大把的钱可以用来投资赚利益,二来就是想让你找个男人好好过日子,你也老大不小了,也希望你能替我们刘家争口气,你弟那个不争气的混蛋是靠不住的,未来我只能把宝压在你的身上了”

刘彩凤一听,然后便看着刘正荣说道:“你确定?”

刘正荣点头说道:“你是我女儿,我干嘛要骗你呢?”

但是刘彩凤却冷笑一声道:“对,我是你女儿,但你不是爸,你见过有自己的父亲把女儿推进火坑的吗?你知不知道,当初为了去勾引邱处机,我差点被他给毁了,要不是我在身上涂了毒药,他能放过我吗?”

“好了,我知道是我的不对,我还不是为了刘家吗?你再想想,这些年来,我有苦待你们两姐弟吗?你们想要什么东西我没有满足吗?所以你不要再给我耍脾气了,就算爸求你了,回来吧!”

这个时候,刘彩凤却说道:“大宝刚刚埋在京都,我想回去陪陪她们,我现在没有心情和你讨论这个,等我冷静一下,让我想想再说吧!”

刘正荣听到刘彩凤这样一说,不禁疑惑地问道:“牛大宝的骨灰放在京都的公墓了,没有送回龙宫县吗?”

刘彩凤说道:“这个我不清楚,这不是我能决定的事情,要是没有其它的事情,我先走了”

看着刘彩凤离去,刘正荣却一直皱着眉头,对刚刚刘彩凤说的牛大宝的骨灰没有送回家乡这件事情他有点疑惑:“牛大宝死了,他母亲刚刚去世,按理来说,他的骨灰不可能会放到京都的呀!这是怎么回事呢?”

但牛大宝被宣布死亡,很多人也瞻仰了他的遗体,警方也承认他的死亡,这都是没有问题的呀!

但是有一种不安却一下子袭下了他的心头,他不知道哪里不安,总觉得这里有些事情却总是不那么顺利,连起来发现总是会有点脱勾。

刘彩凤回到了李沁的别墅这边,这一次,几个女人全部到位,相反李玉荣和刀疤哥却没有来,他们有任务在身,正在秘密进行中。

下午陈爽和司马燕已经秘密与牛大宝进行了联系,牛大宝的意思是让陈爽和司马燕以大姐的身份召开一场会议,对这些女人进行安排。

看到大家都来了,望着整个客厅坐着的女人,陈爽心里不禁发出一阵震惊,真没有想到,牛大宝这前后居然和这么多女人有关系,同时也觉得,这些女人真是傻了,为了牛大宝,连自己的幸福也不要了。

看着一个个哭肿的红眼睛,陈爽和司马燕还是挺佩服牛大宝的,居然能让这些女人死心塌地地跟着他,而且还一个人这么伤心。

客厅里来的人有李荷,李沁,叶媚,小慧,冯月,木清,朱芙蓉,司马燕,陈爽,何美丽,刘彩凤。

陈爽和司马燕对视一下后,对木清和朱芙蓉说道:“两位妹妹现在身怀大宝的孩子,现在孩子只有六个月,按照常理来说,也可以引产,现在只是遵循你们的意愿,你们可以选择留下大宝的种,也可以引产”

朱芙蓉第一个站起来说道:“大姐,你别说了,我们农村有句话是这样说的,生是大宝的人,死是大宝的鬼,现在大宝不在了,那这个孩子我一定会生下来,要给他留个种”

同样木清更是哭着说道:“就算有千难万险,我和大宝在那深坑里面待了几个月,我深知大宝最想要个儿子,所以无论如何,我一定要把这爱情结晶生下来”

“好,既然你们两个都选择生下来,那生下来的孩子就是大宝的种,也是我们大家的孩子,明天你们就返回加里加纳镇吧!我会安排李华保护你们一辈子的,你们和孩子这一辈子都会给你们安排妥当”

紧接着,司马燕就看向了何美丽,不禁轻声地说道:“美丽,你怎么想的”

何美丽更咽地看着大家,然后便说道:“既然大宝走了,我的心也就走了,我想出家为尼,从此为大宝祷告终生,希望能够下辈子再嫁给他”

此时此刻,何美丽的话却再次触动了大家的泪点,几个女人再次哭了起来。

“行了,大宝都走了,现在是安排后事的时候,你们不要再哭了,人生不能复生,我也伤心,所以你们得有自己的打算,不管是留还是走,我们都会支持你们”

司马燕作为牛大宝领过证的正牌妻子,说话的权利在这些女人面前仅次于大管家陈爽,大家顿时就停止了哭泣,看着她们两个人。
但是这个时候,邓玉环却走了进来,这让陈爽和司马燕有点震惊,从她的眼神中,看到这个女人消失半天时间,似乎是在办一件什么事情似的。

原创文章,作者:allnew,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49613.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