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夫6天要了我25次 两只奶头被他吸着揉着

如此直白的话,令慕棉棉羞红了脸,下意识的握起粉拳捶了下他的胸膛,“你……你乱说什么呢,难道你从接管公司起,就没带过一个艺人吗?”

此话一出,秦泽敛去脸上的笑容,眸中的怀念一闪而过,但认真看他的慕棉棉,还是成功捕捉到了他这一点变化。

难道被她言重了,他带过艺人,而且还对着艺人的感情非常的深?

他喜欢那个艺人,但那人却不喜欢他,所以他才会露出怀念的眼神?

越这么想,慕棉棉越觉得自己真相了,心中伤心的同时,也为秦泽鸣不平。

秦泽这么帅气,还做了一手好菜,那女人凭什么不喜欢秦泽?

她正想答应秦泽跳槽的事情安慰一下他受伤的心灵,却听他说,“好,只要你跳槽,我便当你的经纪人。”

“咕噜”慕棉棉咽了口口水,不敢置信的掏了掏耳朵,深怕自己再听错了,“你刚刚说什么,我没听清楚,你再说一遍呢。”

秦泽凑到她的耳边,温热的呼吸喷洒在她的耳垂上,使得她耳朵涨红,呼吸渐渐沉重起来。

他勾唇一笑,重复道,“我说,我答应成为你的经纪人了,慕小姐还有什么其它要求吗?”

慕棉棉忍着窃喜的笑,耳朵痒痒的,不舍的拉开两人之间的距离,“你……你为什么会突然选择我?难道是我的演技,入了你的眼吗?”

秦泽一噎,她的演技的确是不差,但还不至于他亲自挖人、亲自带她的地步。

但他能对她说,他是看重了她背后的慕氏吗?

只怕此话一出,慕棉棉就会将此事告知她的家人,最终等待他的就是慕家人无穷无尽的报复吧。

秦泽昧良心的点了点头,“自然是看重了你的演技,据我所知,你的戏今天已经杀青了,之后也没什么工作安排。”“既然你以后就是我的艺人了,我这里正好有一档综艺,我会将你安排进去,如果你表现好的话,不仅会提升你的人气,还为你日后的演艺事业铺垫,在我的操作下,你将

会接到更多的资源。”

哪怕没有人主动送资源上门,他也会砸资源给她,将她捧上影后的位置,为自己在慕家人的心目中留下一个好印象。

届时秦家继承人的位置,他一旦有了慕家的支持,那还不是手到擒来?

想的越多,秦泽看慕棉棉的眼神愈柔和,心中不禁感叹,当初让他送受伤的慕棉棉上医院,果真是命中注定的事情。

慕棉棉被他炙热的目光看的不好意思,“那……那以后请多指教了。”

跳槽的事情,她可以全权决定,只因在步入娱乐圈的时候,她并没有选择自己产业下的娱乐公司。

而她现在的经纪人,也因为她佛系的演艺态度,才对她进行了放养,所以,跟在她身边的人永远都是王莹这个助理。

“好,多指教。”秦泽不受控制的又揉了揉她的秀发,嗯,还挺顺滑的。

一部电影看完后,也已经快十点钟了,慕棉棉也没有借口再把他留下来了。

“我送你。”说着,慕棉棉穿好鞋站了起来。

秦泽到嘴“不用”的话咽回了腹中,有时候,总是拒绝她也是不好。

狭小的电梯内只要两人,静的能听到彼此的呼吸声。

最终,慕棉棉还是问出了她一直想问的事情,“那个……今天你家的家庭会议,开的怎么样?”

秦泽的心一紧,有些紧张的看着她,“我家的情况,你都知道了?”

慕棉棉心虚的不敢盯着他看,“我……我只知道你有很多的兄弟姐妹,且都在争夺着继承人的私情,其它的我不知道,如果你想找个人倾诉的话,我愿意当那个垃圾桶。”

秦泽松了口气,她没有调查他个人的事情就好,不然,在慕家的调查下,只怕他的过往,都会被她知晓。

沉默许久,秦泽平复心底的不悦,笑道,“慕棉棉,你刚刚那话,是在担心我被他们欺负吗?”

“我……我当然担心了,毕竟我喜欢你。”说完,慕棉棉大着胆子,幽怨的望着他。秦泽这次没有严肃冷淡的拒绝她,反而“呵呵”笑出了声,伸手点了点她的脑门,“小丫头,爱上我是没有好结果的,我这辈子都不会娶妻生子,我们就做朋友,是最好的。

“为什么啊?”慕棉棉急了,“你这么年轻,怎么就到了不会娶妻生子的地步了?”

难道他被之前他喜欢的那个艺人伤的太深,以至于落下阴影,都不敢娶妻生子了?

靠,要是让她知道那个艺人是谁,她一定要打爆那人的头。

害的她追个男朋友这么吃力,一丁点儿也不像传说中说的那样——女追男,隔层纱。

现如今她这情况,她想追到秦泽,还不得爬过好几座大山啊?

“叮咚”电梯门打开,秦泽的手抵在了她的肩膀上,“不用再往外送了,至于我为什么不娶妻生子,我们以后有的是时间相处,你会慢慢明白的。”

“早点儿睡,明天我带你去公司和他们解约,晚安。”

慕棉棉一肚子的问题想要问他,但见他这样,心知,无论她再怎么问,他都不会告诉她的。

直到电梯门合上,她才再也看不到他一眼,慕棉棉失落又懊恼,如果她有本事,就可以在事业上帮助他,早日夺得继承人的位置了。

现如今,她能帮助他的,只是努力的提升知名度,帮他赚更多的钱,这样,在他争夺继承人位置的时候,她也算出了一份绵薄之力吧?

唯有这样想想,慕棉棉的心才舒服那么点儿。

前夫6天要了我25次 两只奶头被他吸着揉着
回到家中,洗完澡,慕棉棉躺在床上,给王莹发了一条明天让她“休假”的消息后,她看着“妈咪”信息页面。

她想打电话给妈咪,问一问她该如何追求男人的事情。

但转念一想,这会儿,爸爸肯定也在妈咪的身边,她说的话,爸爸也会听见,就不了了之了。

……

翌日,还在睡梦中的慕棉棉,被电话和敲门声连番轰炸下,脾气大发的睁开了双眼。

“啊……”她在床上胡乱的踢打着,发泄的大喊一声,黑着脸拿起了手机。

当看到连点显示人的名字时,慕棉棉脸上的怒意全消,只剩下无措。

她惊慌的坐起来,又跳下床,站在镜子面前,看着里面邋遢的自己时,欲哭无泪。

夭寿,昨晚临睡前忍不住玩了几把游戏,越玩越上瘾,导致睡觉迟了,今天成了这幅死样子,而且,眼睛还肿起来了。

要是秦泽看到她这幅模样的话,一定会嫌弃她的吧?

但手机和敲门声就这么一直响着也不是一回事,假如他以为她出事报警了,那就不好了。

“咳咳”慕棉棉清了清嗓子后,接通了电话,“喂,你……你已经到了吗?”

她的话刚说出,门铃声和敲门声都停了,显而易见,秦泽已经到了门口了。

她本该去给他开门,但让她这幅鬼样子去见他,那是绝不可能的事情。

即使手机另一端的秦泽在说话,但心思飘忽的慕棉棉,一个字都没听清楚,“你稍等一下,我很快就给你开门。”

说完这句话,慕棉棉立刻结束了通话,飞快的跑到洗漱间打理自己。

等她开门时,已经是半个小时后的事情了。

看着不知站在门外多久的秦泽,慕棉棉心虚的对他笑了笑,“让……让你久等了,你快进来坐一坐。”

秦泽面无表情的将手中的早餐递到她面前,“我就不进去坐了,这早点你到车上吃,现在最紧要的事情是为你解约。”

“哦。”慕棉棉接过早点,关上门,老实的跟在他的身后。

在电梯内,慕棉棉对着光滑的电梯,模糊的看着里面的自己。

咦……她今天打扮的挺漂亮的啊,怎么就得不到他的一声赞美呢?

啧,果然是被女人伤害过的男人,连夸句女人的话都不会说了。

不过看着美美的自己,慕棉棉自个儿的心情也愉悦了起来,选择性的忘记了让秦泽久等的事情。

坐上车后,慕棉棉打开车窗,吃起了他为她买的早点,一丁点儿也不怕味道太重,熏的秦泽不舒服。

车子开了一大半后,秦泽见她还津津有味的吃着,不由的问,“你坐车吃有些油腻的食物,不想吐?”

慕棉棉诚实的摇了摇头,“没啊,我体质好的很,不晕车的。”

秦泽无言以对,却又很快的接受了她体质好这一说法,毕竟是慕家的小公主,慕家的人,怎么可能允许小公主的身体有弱点呢?

秦泽看着前方,不知不觉露出了一抹讥讽的笑。

人与人的确生来不同,有人从一出生就含着金汤勺,一辈子被宠的无忧无虑,如慕棉棉。而有的人,则是见不得光的私生子,处处被人辱骂欺打,如他秦泽。

原创文章,作者:allnew,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49667.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