傻大壮你真厉害 16章下 被老头摸上面亲下面

周立君:“……”

周五郎和周六郎连连点头,他们也不想分家,要是分了家,生意主要是他们这三个小的家里在经营,他们都有被落商籍的风险。

虽然满宝说过商籍也能考科举当官,但限制颇多,而且想要更进一步难上加难,有的人就因为是商籍,纵是才识不俗,一生也难上五品。

虽然他们觉得五品就很厉害了,但孩子们能更上一层楼,他们为什么要在底下呆着?

他们不说多厉害,至少户籍上不能拖孩子的后腿不是?

听满宝说,家里要是商户,当了官儿,那御史的眼睛就跟门上的两个灯笼似的,恨不得你吃一顿饭都要扒拉出你是不是违制了。

这么憋屈,还不如不当官呢。

当然,这是远的,他们就说近的,虽然这些年他们三个小的算是独自在外闯荡,自己做生意算熟练了,但家里的事还是主要听几个哥哥的,尤其是大哥的。

周四郎能一出门小半年,完全不担心家里,不就是因为家里有大哥大嫂他们,他可以后顾无忧吗?

要是分家,家里就他媳妇带着几个孩子了,那是在外头睡觉都不能安稳啊。

所以三人齐刷刷的扭头看向周大郎,问他,“大哥,你说呢?”

周大郎:“……我听爹的。”

老周头就飞快的接了一句,“那就不分!”

说完了看向老妻,声音低了一些,问道:“你觉得呢?”

钱氏也放下心来,笑道:“既然你们都不想分,那就不分吧。”

她看向周立君。

爷奶早和周立君向铭学商量过这事儿,她也和向铭学商量了许久,早已拿出章程来,颔首道:“我同意把家里的生意都放在我名下。”

大家都呼出了一口气。

周立君道:“我和爷奶商量过,既然要放到我名下,那就放干净一些。”

她扭头看了一眼向铭学,道:“铭学说,商铺这些东西可以记在你们名下,只是生意不可以而已。”

商铺田地都算固产,只要不是自己经营,那就不算在内。

于是大家商量过后,决定将所有铺面放在老周头名下,他是户主,放在他名下是没什么问题的。

当初买的时候也是用的公中的钱,只是生意的投入不一样而已,当时就分好的,现在这一部分并没有改变,该是大家的多少就还是多少。

只是需要补充一些东西。

比如把铺子都转到老周头名下,然后周立君再和老周头签订租赁的合同,回头拿到衙门里入档,这笔生意名义上就算是她的,只是私底下他们家里再另外签好契约,分好各自的份额就行。

京城的饭馆、雍州的商铺都记在了她名下,饭馆她只是担一个名,因为是周五郎和周六郎管着的,她还得与他们签订用人的契约,每月他们都从饭馆里支取工钱……

雍州的商铺和面膏的生意本就一直是周立君管着的,现在也不改,只不过周立君也不是白干活儿的,每年她都能从铺子里多分半成,之前也是这样的,所以没怎么改变。

至于周四郎和周二郎现在做的生意,全都记在了她名下,她与他们都签订了用人的契约,商队归属于她。

不分家,这些只不过就是换个形式存在而已,需要改变的东西不多,向铭学带着周立君和周四郎跑两趟衙门就能办好。

不过这是明天的事了,老周头见儿子们还算齐心,心中高兴,一高兴就难得大方起来,“立君也不能白给你们管着这些东西,每年从公中拿出一笔钱来给她。”

傻大壮你真厉害 16章下 被老头摸上面亲下面
但是给多少呢?

老周头纠结了一下后看向老妻,迟疑道:“给十吊?”

钱氏:……

众人:……

周四郎觉得他爹太小气了,道:“爹,一个月最少给个两吊钱吧?”

老周头:“那一年是多少?”

“二十四吊。”

老周头一脸的肉疼。

周立君本想说不要的,毕竟她的生意本来就一直和娘家这边扯在一起的,她不过多担了一些名,最多一年多跑几趟衙门罢了,但见爷爷这么心疼的样子,她立即不反对了。

老周头挪了挪身子,见大家都不反对,只能点头道:“行吧,那就这么多。”

向铭学眼中都忍不住闪过笑意,和周立君回自己的家时就问,“这点钱并不多,你也不是非得要,何不拒绝呢?”

周立君道:“拿就拿了,回头用这些钱给爷爷买些东西他就高兴起来了。”

向铭学笑着摇头,“你呀,就是喜欢逗祖父。”

周立君在周满外放后不久就和向铭学在外面买了一个院子搬出去,也不远,就在常青巷那边,和白大郎白善他们的院子不远。

自己住有坏处,那就是家里人少了,她需要操心的事情多了,她现在每日出门,不是自己带着孩子,就是向铭学带着,要么就送回周宅里让婶婶们一起带。

好处就是更自在了一些,围墙之内都是自己的地盘,她想干嘛就干嘛,就是晚上在房间里吃饭也没人念叨。

向铭学牵着她的手往回走,笑道:“明日我与你们同去县衙,只不过罗江县那边……”

“带上我爹,到时候我签好了文书,你让他带一个管事回去,他们就知道怎么办了。”

向铭学也是这样想的,他想了想后道:“你们家也该买几个下人了,这一辈还能你给担着,下一辈怎么办?忠心的仆人是要从小养着的,不说世家士族,就是一般的富贵人家也会养忠心的下人以备用。”

“除了下人外,还可用亲族,你们家有能用的亲族吗?”

那当然是有的,七里村里这么多人呢,不过也得好好的挑,这是互相成就的事,要是生出怨怼就不好了。

周立信和周立如就是来旁听一下,听完就回家去了,周立信此时住在周宅里。

关辛考中明经后在京城求了官职,周立学和周立固的名次比较考后,所以补的是外放的官职。
因关咏留在了京城,周大郎就把女儿女婿留在了家里住,在京城居住也很不容易,关家在京城还买不起房子,租房子的花费也不低。

原创文章,作者:allnew,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49705.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