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望憋尿学校 办公室添的我好爽

能知道渡口是在哪任县太爷下修建的就算不错了。

不过……

程九郎心中一动,连忙道:“或许有一人知道。”

“谁?”

程九郎道:“程某有一个朋友,他是青州人,姓钱,这位钱先生是个读书人,在县学里教过两年书,还在临淄县和青州刺史府里当过吏员,他不仅有才能还消息灵通,我等小行商不知道的事,他或许知道。”

白善挑挑眉,问道:“不知他此时在何处任职?”

程九郎面不改色的道:“他不适官场,所以赋闲在家,不过我想白大人若亲自上门去请,他应该愿意去北海县的。”

他道:“白大人不同于其他大人,以前他说起大人时也是赞誉颇多。”

白善虽不知他说的是真是假,但的确挺高兴的,于是问了钱先生的地址后记下。

白善又下去送了一趟程九郎,暗示道:“今明两日休沐,我们也就是出来走走,故不好多打搅莱州的士绅和官员。”

程九郎领会,立即道:“程某明白,大人放心,我不会泄露大人身份的。”

白善表示满意,还邀请他,“下次要是回青州,可以绕道来一趟我们北海县,本县请你吃海鲜。”

程九郎笑着应下,告辞离去。

白善看着他离开,转身上楼。

周满几个看着他乐,问道:“你接下来还要见什么人?”

他瘫坐在椅子上,摇手道:“不见了,今日累得不轻,不想动弹了。”

说是这么说,等到傍晚的时候他还是和周满带着大吉和西饼蹲到了码头和才下工,或者还依依不舍等着叫的短工们混在了一起,问起他们每日赚到的钱,搬运的货物种类,来往的船只谁家的最多,谁家的最大方之类的问题。

等聊完,白善手里的麦芽糖也送完了,天也快黑了,他起身怔怔的看了一会儿还在海上飘着的船只,转身牵着周满的手回客栈。

白二郎和明达也逛街回来了,他和白善道:“我们帮你问过了,从莱州渡口出去的货物,最多的是瓷器和漆器,还有就是布料和毛皮了。”

“但布料也多以麻布和绵布最多,绸缎也有不少,但跟这几样比起来就少很多了。”白二郎道:“除此外,还有金银器、酒、药和铜镜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反正什么货物都有,我问了一下价钱,好些东西这里都比青州的便宜,那些店家说,别看这里和莱州城就半个时辰的路程,但价钱却是两个样子,好多人特意从城里出来这里买东西呢。”

“不进城他们就少交一份入城税。”

白二郎问:“那你以后要不要把北海县衙搬到龙池去?那样能多收一份税?”

周满闻言看向他,道:“这可太招人恨了。”

白善也忍不住乐,看了一眼周满后道:“我可不要似傅大人那样被人记恨好多年。”

周满辩解道:“我没记恨!就是……忍不住念叨两句而已。”

白善:“然后想办法从傅家手里赚回来?”

周满:“……你别乱说啊,我和傅二姐姐可是好朋友。”

白善笑了笑,这才和白二郎道:“民富才是国富,县衙没必要和商人争这几分利,而且你也看到了,这一片的东西普遍比城里的便宜,所以县衙让的利最后还是要回到当地百姓的手中。”

说白了,他将县衙设在龙池收了他们的入城税,难道他们不会加在商品价格上吗?

绝望憋尿学校 办公室添的我好爽
就和小时候的满宝一样,傅县令收了她的入城税,她转身就提高了糖的价钱卖给傅二小姐,加倍从傅家身上赚了回来,最后总结下来都说不出到底是谁亏了赚了。

所以还不如手松一松,让他们便利,也让当地的百姓得些实惠。

明达瞥了一眼白二郎,见他一脸受教的模样,但一看就是没往心里去,便知他没有深想,她本想提醒一两句的,但想到他也不外放当官,想再多也没有,干脆问道:“父皇让你写的书怎么样了?”

白二郎身子一僵,说不出话来。

周满和白善立即看向他,“你写得怎么样了?”

白二郎撇撇嘴,不太高兴的道:“就写了一点点,不甚满意,我已经将其弃为稿纸了。”

周满就伸手道:“给我看看。”

白二郎不答应,“还没开始写呢,怎么给你看?”

“就看稿纸。”

“不行!”白二郎坚决不答应。

周满就眯了眯眼睛,“那可是写我的,凭什么不给我看?说,你是不是丑化我了?”

“我没有!”他叫道:“我是那样的人吗?”

白二郎没丑化周满,他就是忍不住照实写了而已,然后就写得不似神仙了。

他自己都觉得写得不好,神仙怎么会小气记仇贪吃成这样呢?

他有些不满的看着周满道:“这本书太难写了,我不明白,陛下为何要我来写。”

明达:“你写向公子都能写得这么好,满宝从小与你一起长大,她的事你都知道,应该更好写才对呀。”

白二郎沉痛的摇头道:“不,更难写了。”

白善忍不住道:“谁让你去写她,陛下是让你写神仙,只是要将其中的太白描写成满宝的样子而已。”

周满:“咦,不是主要写我吗?”

白善和白二郎道:“实在写不了,你就随便写吧,将太白的形象留着,我来写!”

周满看了他一眼,又看向白二郎,“不是要写太白下凡记吗?”

白二郎却看着白善:“原来太白可以略写吗?”

得到白善点头后他便精神一振,高兴起来,“其实我最想写的是文曲星,文曲星下凡渡劫不比太白下凡渡劫更有看点?”

“既如此我可要放开写了,那太白只是个小配角,嗯,那样都不用你帮我写了,寥寥几笔过去便是,不就是满宝的形象吗?简单,圆脸,白肌,活泼,罢了,勉强算你温柔吧,抱着一把琴,背着一个药箱行走天下?”

周满:“……几笔带过,那你还写我做什么?太白下凡来就是露个脸?”
白二郎一脸勉强的道:“罢了,我让我的文曲星生病,然后你去救他好了,你们毕竟是同僚,也有同门之谊吧?”

原创文章,作者:allnew,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49714.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