炕上光着腚压在女人身上 被动憋尿训练15岁一天尿一次

儿媳妇一听,大松一口气,头又抬起来一些,脊背都直了不少,一双水盈盈的眼睛看着周满。

周满对上她的眼睛,顿了顿后便问起一些更详细的问题来,她的手指没有离开过她的脉,又让她换了一个手把脉,这才和妇人道:“是没有什么问题的,要不您让您儿子也过来看看?”

妇人脸色一白,连忙道:“大人,我儿子强壮着呢,下地可是一把好手。”

“这个,肾元一类的东西虽然和身体情况有关,但有时候也并不是那么相关的,你先让他来看看?”周满道:“我看男子不育也很好的,在京城的时候就治好了不少不育的男子。”

她道:“女子不该讳疾忌医,男子也是一样的,我们医署给女子看病,但也给男子看病的。”

妇人:……

她没能体悟到周满的好意,只觉得天都塌了。

她扭头看向儿媳妇,就见儿媳妇也脸色沉沉的坐着,便一个激灵,先去安抚儿媳妇,“二娘啊,你是知道的,大郎一向强壮,他不会有那样的病的,说不定只是缘分没到,对,就是缘分没到。”

妇人安抚完儿媳妇又去求周满,“周大人,要不您再给我儿媳妇看看?”

周满微微皱眉,扭头问她儿媳妇,“你还要再看吗?”

儿媳妇有些不安,迟疑了一下还是摇头,小声道:“我回去会劝相公来看一看的。”

周满颔首,和妇人道:“她没问题的,气血旺盛,其实是很容易受孕的体质,她没怀孕,要不是你儿子有问题,便是缘分未到。”

她道:“其实我素来主张来求子的都要夫妻二人一起来,只有夫妻两个都没毛病,才有可能生出孩子来。这也没什么丢脸的,女人可能生不出孩子,男人自然也可能生不出孩子。女人的病能治好,男人的病自然也可以治好,都只是病而已,就跟发烧咳嗽一样,吃药治一治就是了。”

就是治得好,治不好的区别而已。

周满压下了最后这句话,鼓励妇人,“你儿子还年轻,有病早治,能够更容易的治好,年轻人恢复也快,若是拖下去,时间长了,那才难治呢。”

妇人想坐在地上大哭,但又怕把儿媳妇吓走,而且外面还有很多亲朋以及同村的人,要是哭出来,大家肯定都知道了,那可是很丢脸的事,所以她哭都不敢哭了。

只能点头。

周满就看向另一个小姑娘,她年纪小,才十一二岁左右,所以和缓了态度问道:“你是看什么病?”

小姑娘一时没敢说话。

妇人打起精神来,和周满道:“这是我女儿,已经十四了,只是长得小,且到现在都没来月信,我,我担心她是石女。”

周满便让她坐下,一边把脉一边问道:“她是足月出生吗?”

“不是,早了一个月,我下地干活时脚滑了,跌了一跤后在地里生的,所以这孩子不好养,打小就吃不进去东西,怎么养也养不大。”

周满摸着她的脉,看了眼她有些青白的脸色和干枯的头发,问道:“平时饮食吃些什么?”

“跟家里一样,”妇人道:“家里对她可好了,她爹和哥哥们吃什么,她就吃什么,但吃了多少好东西也不好。”

周满见小姑娘一直不说话,都是由她母亲代言,便笑着说,“我给你摸一摸肚子,坚持坚持身上看看有什么不适,走,我们进里屋去。”

周满带着小姑娘进屋,妇人抬脚就要跟上,明达眉头一扬,微微抬头,伺候在她身边的宫女便伸手拦住,不太高兴的看着妇人道:“周大人在里屋看病时不喜人跟着。”

“我是她娘……”

“别说你是她娘,就是天王老子也不管用,周大人给皇后娘娘看病的时候,陛下都要退避三舍呢。”

炕上光着腚压在女人身上 被动憋尿训练15岁一天尿一次
妇人一噎,不敢说话了。

明达依旧端坐在椅子上摇着扇子,细声问儿媳妇,“医署能免费看诊的事你们村里人都知道了吗?”

“知道的,”儿媳妇年纪看着比明达还小些,乌溜溜的眼睛小心的抬起看了她一眼,看到她端坐在那里就好似仙子一样,一时手脚有点儿不知往哪里放,“以前周大人到村子里给人免费看诊过……”

只是怀疑的人多,虽然去凑热闹的人也多,但多是村子里的老人,他们是不许村里的年轻人和小孩儿去的,怕来的是坏人,万一是拍花子把人拍走怎么办?

即便周满身边带着一个衙役,大家也不是很相信她。

“前段时间里正家的娘子和我们说医署是皇后娘娘的恩典,说我们这些人看病,只要不抓药都不要钱,家贫的,连抓药的钱都可以免了,我们才知道县城里竟然真有这样的好地方。”

因为里正家的娘子吹嘘说她还见到了公主,就是皇帝的女儿,跟天仙一样,那周大人就是皇家的人派来的,专门给皇后和公主做功德的。

村民们深信不疑,这才相约着来县城领功德。

进到里屋的周满牵着小姑娘坐在一张病床上,将她的手拉过去按住脉,小声问:“你在家里早食都吃什么?”

小姑娘见她凑到耳边说话,声音温温柔柔的,大有和她说悄悄话的架势,犹豫了一下便也小声回道:“吃馒头。”

“白面?”

小姑娘摇头,“怎么可能吃得起白面,是杂粮馒头。”

“你喜欢吃吗?”

小姑娘犹豫了一下后摇头。

周满小声问她,“你喜欢吃什么?”

小姑娘也小声道:“我喜欢喝粥,吃饭也可以,吃馒头,我不好受。”

“和你娘说过吗?”

小姑娘点头,声音低落,“我娘说吃干的好,吃得饱,有力气。”

但她脾胃弱啊,尤其是胃气不足,吃的杂粮不够细,对肠胃其实是一个负担,吸收还不好。

周满又问她,“你在家里要干什么活儿?”

“我干的活儿少,我娘只让我洗衣服做饭,其他的事都让我哥哥嫂子们做了。”

周满:“……比如?”

“比如打猪草喂猪,收拾猪栏,还有挑水下地之类的活儿,”小姑娘倒也坦诚,直接道:“我娘说这些活儿重,我身体不好,不让我干,全让我哥哥嫂子们做了。”

周满握住她的手道:“别的还罢,衣服你别洗了,换个活儿吧,打猪草就不错。”

小姑娘:……
周满看了看她的神色,好奇的问道:“你家养了很多猪吗?”

 

原创文章,作者:allnew,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49719.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