闺蜜用黄瓜折磨我 我弄的你舒服吗h

小姑娘小声道:“养了三头呢。”

那是挺多的,至少周满知道的,当下很少有人养猪,就是养,最多也只养一二头,突破两头的人家极少。

相比于养猪,更多的人喜欢养羊和养鸡。

因为吃羊肉和鸡肉的人多,吃猪肉的人……似乎也多?

周满发现她以前从没有留意到这一点儿,这会儿终于留意到了,她摸着下巴思考起来,他们家吃的猪肉多,但吃的鸡肉和羊肉更多。

而自她到京城后,去别人家做客,似乎很少看见猪肉。

倒是他们家饭馆有不少猪肉。

她好奇的问小姑娘,“你们家养这么多猪,是因为青州人都喜欢吃猪肉吗?”

“不是呀,大家更喜欢吃羊肉,猪肉不好吃。”

“挺好吃的吧,”周满道:“粉蒸肉和粉蒸排骨都好吃,卤猪脚也好吃。”

小姑娘双眼迷茫,周满顿了顿便问,“这些东西你都没吃过吗?”

小姑娘自卑道:“没有,我……我都没听说过。”

“没关系,这个很容易做的,你家既然养有猪,我可以把方子交给你,嗯,粉蒸肉怎么做来着?得要糯米粉……”

俩人聊起吃的来,但周满也没忘了自己的事,将小姑娘从小到大的生活情况摸了个底朝天,然后才拉着人出去。

她和焦急等在外面的妇人道:“她是因为气血不足才没来月信的,而且她才十四岁,你也不要太着急。”

妇人着急道:“十四岁都能成亲生子了,因为她月信没来,家里都不好给她说亲。”

周满道:“这有什么要紧,女子成亲最好是十八岁后,即便她现在月信来了,你敢让她嫁出去吗?”

她示意妇人去看她女儿,“以她的身体情况,你让她在这时候怀孕生子吗?那是会要人命的。”

妇人扭头看了一眼女儿,小姑娘虽然已经十四岁,但因为身体不好,看着比同龄人小很多,身量如此瘦小,再想象她挺着一个大肚子……

妇人打了一个寒颤,连连应“是”。

周满扯过一张纸给她开药方,道:“我给她开一副调理脾胃,补充气血的方子,只是这方子需要依靠饮食,吃了以后,她吸收会好一点儿,所以容易饿,你家得改一改,至少她最少得吃三顿。”

“以粥水和米饭面条为主,”周满道:“她脾胃虚弱,吃杂粮不好克化,但小米粥可以吃,还有白米粥,早食和晚食都可以用这个,午食可以吃饭或者面条……”

“家里有条件,多给她吃些红肉,不行就吃鸡蛋,每日一个两个就行,还有,她体寒宫寒严重,尽量让她不要接触冷水,她可以去做别的活儿,打猪草这样的活儿就行,动一动也有助于活气血,驱寒消淤……”

周满一一叮嘱过,然后将写好的方子给她,“我们医署的药价和外面药铺的一样,你若是不想在医署里买也可以去外面药铺买,收好药方,这药可以连着吃半个月。半个月后你再带她来看,若是调养得好,我会给她辅以针灸,对了,你家哪儿的?”

妇人听得一愣一愣的,想起听说的在医署看诊的规矩,连忙将户籍掏出来。

闺蜜用黄瓜折磨我 我弄的你舒服吗h
周满看了一眼,在一旁的脉案上快速的记下信息,扫了一眼她家的人口,觉得人不少,只是村子离得有些远,“虽然耗费时间,但半个月后还是要带她来复诊的,针灸对调节气血也很有效果。”

妇人小声的问,“那针……贵吗?”

周满大方的道:“若只是针,不用药,我免费给你扎,就是药……”

她想了想道:“也不贵,几文钱吧。”

妇人大松一口气,连忙应了下来,将药方折了放怀里,但依旧压着她女儿没让她起来,而是讨好的笑道:“大人,不如您现在给她扎两针?”

周满道:“现在扎是事倍功半,等她吃了药再来扎,那是事半功倍。”

那也是功不是?

妇人不愿走。

周满见状,打量了一下她的神色后便点头,“行吧,反正你也要看,那我就给扎几针好了。”

周满让小姑娘进里屋去,脱掉衣服躺在床上。

妇人拉着儿媳妇跟着进去,明达也好奇的跟进去看。

小姑娘见这么多人围着她,很是不安,就磨蹭着不肯脱。

周满见状就把人都赶出去,顺便将帘子给她拉起来,然后看向妇人,“让你女儿缓一缓,来吧,先给你看。”

妇人没觉得自己有什么毛病,她主要是带儿媳妇和女儿来的,结果被周满一检查,那是腰也不好,气血也亏损,毛病竟然比她女儿身上的还要多。

然后她也躺到了床上,和她女儿隔着一道帘子一起被扎针。

周满给母女两个扎了针,耳边总算是清净了下来,她转身出去看下一个病人。

这次进来的依旧是大的带小的,只是小的更小而已,只有三岁左右,是个小男孩儿,“……一直咳嗽,也用过药,却总是不好。”

在周满看诊时,孩子又忍不住剧烈的咳嗽起来,周满皱了皱眉,看过后便道:“医署里有药贴,我给你开方子,你去找文大人贴药,他的病症拖延的时间有点儿长了,最好住在医署里治疗。”

周满给她开了方子交给她。

小娘子没多犹豫,接过方子后就抱了孩子下去。

明达也常有咳嗽,所谓久病成医,何况她看的还是最优秀的御医,所以她也看出来了些,“这是寒疾当热疾来治了?”

周满无奈的点头,“很多人都觉得此时正是暑热之时,人不会受寒,只会受热,却不知道便是最热的三伏时候,凌晨时分也会有寒气,你也听到了,夫妻二人觉得热,因此开窗酣睡,那孩子着凉的可能性便更大了。”

“前一位大夫开药辨错了症,”周满叹息一声,略过此事,“好在此时改过来也不晚,只是孩子要多受一些罪。”

今天来看病的人不少,基本上都是女人带着家中的儿媳妇女儿,甚至是孙媳孙女来的。

有些人是开了药回去,周满一律叮嘱服药的日期,好了就不必再来,没好就一定要来,依旧是看诊免费;而有的人周满要一再叮嘱到了时间一定要再来。

比如那对婆媳母女三人,周满就叮嘱道:“吃完药一定要来看,这些病不是一次两次就能治好的……”

妇人一脸恍惚的点头,两手都提着药的把儿媳妇女儿拽跑了,她到底还是在医署买药,而且还买了不少。】

原创文章,作者:allnew,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49721.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