翁止熄痒苏钥第9章 站着做

就比如他们,他们可以选择效忠皇帝,道不同时自然也可以挂印而去,不给他干活儿。

周满觉得有理,于是下定了决心,“等我下衙就去请他,你说给他一个什么职位好?”

白善微微偏头,“典药?你名下不是还有一个典药的缺吗?”

周满想了想后点头,“行,就聘他做典药。”

周满还和文天冬说了一声,道:“建设另外两间医署必定要多仰仗他的,”她道:“你多与他相处,这件事最后还是要仰仗你们。”

文天冬听懂了周满的言下之意,眼睛微睁,高兴的应下。

周满这才和他一起去看少年一家。

大半天下来,文天冬心里已经有了治疗的方法,针灸、药敷,再配以汤药治疗。

他将药方和针方给周满看。

周满看了看后微微颔首,放下敷药的方子道:“我与你开一样的方子,但针法和汤剂不一样……”

俩人讨论了一下治疗的方法,确定好三个方子后便看向床上躺着的妇人,“你的病得绝对的卧床,我会再教你几个动作,你每日可以练一练,可以更快治愈。”

一旁的少年连忙问道:“大人,我母亲的病大概要治多久?”

周满想了想后道:“最少三个月,还得看情况,想要彻底治愈很困难,我只能说尽量让她像常人一样生活。”

她道:“但日常生活中也要多注意。”

周满扭头看向妇人,意有所指的道:“身体是自己的,命也是自己的,像月子间下地洗衣服这种过劳之事,以后还是不要再发生了。”

妇人喏喏道:“当时正值秋收,我不下地怎么能行?”

周满挑眉,问道:“这四年你有下过地吗?”

妇人哑然。

周满道:“但这四年,你活着,你的儿女也活着。”

妇人说不出话来。

周满扭头和白善道:“教化不只是教化男子不打媳妇孩子,还得教化媳妇想开点儿。其实有时候女子没有自己想的那么重要,也没有自己想的那么轻贱。”

妇人低着头喏喏不敢言,一旁的少年和小女孩却若有所思。

定下治疗的方案,周满便道:“你准备准备,洗漱后在此住下,稍晚一些我来给你扎针敷药。”

妇人这才回神,连忙应下。

小寇就来找少年,“大人让你去后院劈柴烧热水,你娘亲要洗头洗澡,你们带有干净的衣裳吗,要是没有我们可以借你一套。”

少年回神,连忙道:“有的,我们带来了。”

小寇就领他去后厨。

周满去药房里准备敷药,药还得熬过浸泡,白善亦步亦趋的跟在后面,问道:“我有仔细的想过教化这个问题,已经不止的把里长们叫到县里开会培训,我是觉得收效还不错,但百姓愚昧,实际上的和我们想达到的目标还是差很远。”

周满一边称药一边问,“所以?”

“所以我觉得我们县衙和你们医署应该合作,”白善道:“你看,现在来你们医署求医的病人越来越多了,尤其是女子,你之前不是还想组织女子,教习她们一些基本的医理吗?不如就顺便教化一下她们?”

“那男子不教化吗?”

“先一再二嘛,”他道:“虽然世俗总是看不起女子,但你不能否认,在一般家庭之中,女子占了一半,而且在子女的教养中,女子的地位并不下于男子。”

他举了一个例子,“比如你家。”

周家的孩子基本上都是钱氏在教。

周满将称好的药都倒进盆里,骄傲的抬头道:“那是因为我爹人好,那些男人打老婆孩子,我爹从不对我娘动手。”

白善就静静地看着她。

翁止熄痒苏钥第9章 站着做
大家都是从小在七里村长大的,闲暇时没少一起蹲村口的大榕树下听老人们说些八卦,谁还不知道谁啊?

周满也静静地看着他,最后她还是基于现实,后退了一步,“好吧,我爹是有那么点小毛病,但我娘会调教呀。”

老周头年轻时候也懒,钱氏年轻时也累,但她从不会像妇人这样不爱惜自己的身体,哪有才生产三天就去碰冷水和下地割稻子的?

钱氏后来几次生产,婆婆不在了,娘家的嫂子有时候抽不出空来帮忙,她就压着老周头拿衣服出去洗。

白善等的就是她这句话,“你也说了,岳母会调教,可见女子的教化比男子还重要。”

周满就转了转眼珠子,“倒也不是不可以,但是……医署缺钱。”

白善:“……”

他深深地看了周满一眼,大手一挥道:“没关系,我给你拨!”

周满兴奋起来,眼睛亮晶晶的看着他,“真的?”

白善狠狠的点了两下头,“比黄金还真!”

他现在缺钱吗?

他可是前不久才卖出好几车盐的县令,县衙的库房里现在越堆越多的就是钱了。

可惜盐场那边还堆了不少盐,暂时还卖不出去,不然他能赚到的钱更多。

白善财大气粗的道:“你只管说,要多少钱我给你拨。”

周满被震住了,半晌后愣愣的道:“青州城的医署也要建了……”

白善一脸沉思,“我可以替你与路县令谈一谈,或者和郭刺史聊聊天也可以。”

周满:“小气!”

白善:“这是公私分明!”

这是他们北海县的医署,给再多的钱得益的也是北海县的百姓,但投向青州城医署……

白善轻咳一声,一边往后退一边道:“这还叫在其位谋其政,等我哪天能管到青州城再说吧。”

周满默默地看着他后撤,到了门边后抬高一脚迈出去,一转身就溜走了。

她轻轻地哼了一声,端着盆去后厨,拿了一个药袋就将药都塞了进去,然后交给小寇,“用中锅熬药。”

“是。”

文天冬则是在记录脉案,他特别想亲自动手扎这套针法,但想到妇人的反应,他到底叹息一声,将记好的脉案交给周满,“先生,可要我给您打下手?”

周满想了想后道:“你候在窗外吧,你可以听一听病人的反馈,屋里的话让西饼给我打下手就好。”
这一次针灸和以前的不一样,周满选用了好几枚大号的针,在给她敷过药袋后才开始动手扎针,第一针扎进去病人便有些不好受。

原创文章,作者:allnew,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49735.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