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妇呻吟翘臀后进爆白浆 性刺激系列小说全集

觉得又胀又疼,忍不住呻吟出声,周满动了动针,问她的感受,文天冬在窗外也能听得清楚。

他知道,周满今天行的针法不止是在治疗,更主要的目的是探查她的身体状况,每一个穴位的反应不同,病灶自然也不同。

他蹲在窗外,一边听里面的声音,一边将反应记下,之后他们还要探讨的。

这一套针法行完,不仅病人大汗淋漓不好受,周满也出了一身的汗,而且很疲惫。

周满看了一下时间,半个时辰,比自己预想的还要长出近一刻钟来。

她皱了皱眉,收针后对候在一旁的小姑娘道:“用干巾子给她擦干,让她休息吧。”

妇人一直是她女儿在照顾的,虽然才八九岁,但已经能够家里家外一把抓,她应下,当即拿了干巾上前照顾母亲。

西饼见周满神情疲惫,连忙上前扶住她,见她手心有点儿冰凉,不由惊讶,“娘子,您是身体不适?”

周满也觉得自己有些心慌,眼前还有点发花,她想了想道:“可能是太热,中暑了。”

候在外面的文天冬一听,立即跟着上前,扶着周满到隔壁后给她把脉,仔细看了看她的脸色,是有些红,但也不至于就中暑吧?

但他还是对西饼道:“去端一碗消暑汤来。”

周满却道:“我不要喝消暑汤,我要喝酸梅汤。”

文天冬:“……好吧。”

因为天热,来医署看病的人多,有些是顶着大太阳走了大半天才到的,因此医署自入夏后就一直准备着消暑汤,全是用积雪草一类的药草熬的茶饮,虽然有点苦,但消暑效果很好。

只是周满不喜欢,所以贺嫂子还会每天煮一些酸梅汤让五月他们送过来,就是专门给他们消暑的,不多,多半是先紧着周满喝。

西饼跑去厨房里取酸梅汤过来。

文天冬这才道:“先生,您还觉得哪里不舒服吗?”

周满想了想后道:“心闷,眼花,这不就是中暑吗?难道是气血不足?”

周满说这个话都有些不自信,她最近吃得挺多的,这么热的天,昨晚还喝了一碗肉汤呢,一点儿不觉得自己气血有毛病。

文天冬:“……我是说,您,”他顿了顿,想到她就是大夫,似乎不必要太详细的询问,因此直接问道:“您会不会是……有孕了?”

周满眨眨眼,就扯出自己的手腕来自己给自己搭脉。

文天冬:……

周满认真的摸了摸脉,半晌后放下了手,开始算自己的日子。

她此时有点儿晕,所以迟钝了一点儿,但再迟钝,以她的心智这会儿也算出来了,小日子似乎是迟了三天,但这种事是正常的,对于她来说,时间也不是一直都准的,有时候早三四天,迟五六天都是正常的。

周满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科科,我不会真的要当母亲了吧?”

这个问题太过重大,科科一时也懵了,甚至都没问宿主要积分,直接就给她监测了一下身体数据,然后默默地将数据拉出来投映在她脑海中。

但因为她有点儿晕,一时没看。

西饼端了酸梅汤上来,周满愣愣的接过,一口一口的喝了。

文天冬在一旁欲言又止。

周满喝了一碗酸梅汤感觉好多了,至少头没这么晕了,这才呼出了一口气。

文天冬见她脸色好转,不由关切的问道:“先生,是有孕了吗?”

周满点头,“日子还浅呢,你不要和人说。”

文天冬:……为什么这么浅的日子先生自己把脉都能把出来,而他竟然不能确定?

文天冬深深觉得自己的医术还有待提高,不过……

他看向周满手中的碗,道:“先生,酸梅汤里有山楂,您现在不能多喝。”

西饼在一旁都呆住了,她只是去厨房端一碗酸梅汤,回来竟然听到了如此重大的消息。

少妇呻吟翘臀后进爆白浆 性刺激系列小说全集
她一时没忍住,立即伸手去抢周满手中的空碗,有点儿想哭,“娘子,您要不要吐出来?”

周满:“……倒也不必如此,虽然酸梅汤里有山楂,但并不多,一日喝一两碗还是没事的。”

她又不是每天抱着山楂啃个不停,而且她还有中暑的症状,喝一点没事的。

西饼不太肯定的看向文天冬。

文天冬颔首,不过再次叮嘱道:“您不能多喝。”

他想了想后提议道:“可以让人煮稀粥,留着米汤备用,实在渴,您就喝米汤吧。”

那个也可以消暑。

周满只当没听见,她休息了一会儿,还是觉得很神奇,虽然她就是大夫,但还是有点儿没适应过来。

文天冬看了看,果断的叫来小寇,和她道:“去县衙找白县令,让他来接大人回去。”

小寇瞪大眼睛问,“大人怎么了?”

怀孕时间短是不好告诉别人的,因此文天冬没有告诉小寇,而是道:“你只管去,就说周大人身体不太舒服。”

小寇闻言撒腿就往县衙跑去。

白善也刚回到县衙没多长时间,周满扎针,他留在那里有些无聊,就回县衙了。

只是县衙现在也没事,他便叫来崔瑗,问他,“我让你打听的消息打听得怎么样了?”

崔瑗:“……大人,我们真的要从别的县抢人吗?”

“什么叫抢人啊,我们这叫吸引人才。”

一群流民和佃农,这是什么人才?

不过他还是道:“我已经照大人的吩咐悄悄让人去蛊惑,哦不,是说服人去了,但故土难离,虽然就隔着一个县或者几个县,但要想把人吸引过来也不容易。”

白善微微一笑,鼓励道:“没事,我们慢慢来,现在我们有钱。”

有钱就是白善最大的底气之一。

别看北海县和县衙现在还是破破烂烂的样子,但其实县衙里库存的钱可不少了,尤其他还在扩大自己的官盐生意。

正说得兴起,大吉快步而来,站在门外躬身道:“郎主,医署的小寇来了,说娘子身体有些不适。”

白善面色一变,立即起身出去,“怎么会不适?”

那可是医署,周满自己又是大夫,文天冬也在那里!

白善赶忙往医署那边跑。
“卧槽……”

原创文章,作者:allnew,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49737.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