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anese女王调奴279 老师扒开内裤让我们摸作文

调子再起了变化,一股人生孤独悲凉的感觉迅速弥漫,好像奋斗多年都没有意义的态势。

这不仅让小师妹重新低垂了利剑,也让叶凡眼神多了点惘然。

这两年来,他的人生迅速崛起,富贵荣华,锦衣玉食,全都唾手可得。

只是他的脚步也失去了停歇,一直匆匆。

天城、南陵、龙都、港城乃至狼国、新国等地,都留下叶凡浓墨重彩的一笔。

但所有的地方,所有的人员,对于叶凡都只是匆匆过客。

再也不复中海时分沉浸进去的交心交底了。

在叶凡露出一丝感同身受的孤单时,叶天旭又眯起眼睛朗声而出:

“关山难越,谁悲失路之人?”

“萍水相逢,尽是他乡之客。”

他的声音忽然拔高三分:“怀帝阍而不见,奉宣室以何年?”

最后一句落下,琴声节奏微微一滞,也让叶凡打了一个激灵,散去了不该有的多愁善感。

同时他暗呼面罩男子厉害。

琴声虽然不至于杀人无形,但能挑起人内心深处的负面情绪。

让人愧疚,让人沮丧,让人感觉人生奋斗没有意义。

这对战斗意志很有杀伤力。

所幸没读过书的大伯有两下子,不然再过一会,自己怕是要蹲着嚎啕大哭了。

面罩男子瞥了叶天旭一眼,没有太多波澜,手指加速,又在古琴上滑动了起来。

“国破山河在,城春草木深。”

叶天旭再度扬声:“感时花溅泪,恨别鸟惊心。”

话音一落,面罩男子的琴声又起了变化,开始诉说着四大皆空的安详和美丽。

还流淌着生有何欢,死又何哀的态势。

“春花秋月何时了?往事知多少。小楼昨夜又东风,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

叶天旭叹息一声:“这是李后主的虞美人,这一首写完,他就被赐毒酒杀掉了!”

面罩男子手指继续弹奏着各种曲子,叶天旭也站在前方从容不迫念出曲词。

只是面罩男子抚琴而出的凄凉曲调,从叶天旭嘴里出来就变得生机勃发。

再凋零再破败再万劫不复的意境,叶天旭都能让人看到一丝阳光一丝希望。

城破庙毁,妻离子毁,但草木阳光却依然坚韧。

chianese女王调奴279 老师扒开内裤让我们摸作文
人如不死,一切可以重来!

这个期间,叶凡和小师妹都安静听着,安静等待,没有人冲上去出手。

不知道为什么,听着面罩男子的琴声和叶天旭的破解,他们没有半点出手的念头。

好像不听完对方一段段的演奏,好像不落下最后一个音符,他们干什么都显得突兀。

更不用说挥舞刀枪杀出去。

而且叶凡和小师妹他们,内心更希望叶天旭文斗压过对方。

这种成就感远远胜于暴力。

“叮——”

“叶老大不愧是叶堂前太子,一剑能杀万人为雄,一笔能惊风雨为圣。”

“我再悲观再沮丧的调子,你都能轻易辨认出来。”

“而且调子后面的绝望,被你口中念出字眼后,全都破裂出一线希望。”

“一悲一兴,曲折中带着光明,非常难得。”

感受到叶天旭的从容自信后,面罩男子落下一曲后就不再抚琴。

他的目光隔着虚空望向了叶天旭,刻意压制的嗓音带着一股子赞许。

叶天旭淡淡一笑:“谢谢夸奖。”

“老东西,别装神弄鬼!”

叶凡踏前一步喝道:“决一死战吧。”

原创文章,作者:allnew,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49837.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