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刚川人桥是真的吗* 穿裙子忘穿了内裤被同桌摸了一天

“啊什么啊,”林三酒简直哭笑不得,“是林三酒,你已经把我的名字给忘了吗?”

下一刻,就好像是一场被加速播放的电影似的,快得连她都没反应过来:波西米亚四下看看,拔腿就冲了过来,好像跳房子一样,从“人行道”之外纵身一跃,卷着一股风落在眼前地面上,险些撞进林三酒怀里。

“净喜欢说些废话,”波西米亚站稳脚后,看上去又烦又高兴又惊奇,可惜脸只有一张,不够那么多表情分的,“你说我能不能忘?”

林三酒嘿然一笑,只觉胸中好像塞了一大团云朵,而且这云朵越来越涨、越来越轻,快要带着她一起升上半空了。要不是怕挨骂,她倒真想顺着头发使劲抹波西米亚几下,最好抹得她眼角都跟着一起朝额角吊上去,就像以前抹猫那样。

波西米亚仿佛冥冥之中感觉到了似的,往后退了半步,戒备地看了她一眼:“你那脸是怎么回事?”

林三酒摸了摸自己的脸。“不好看吗?”

“遮上就好看了。”

这是跟人偶师学出来的嘴吗?

想起人偶师,林三酒自然想起了他们上一次分别时的情景,忙问道:“你那时跟我分开之后,发生了什么事?去了无尽山林吗?拿到了什么特殊物品吗?J7……”

她犹豫一下,不知道该不该告诉波西米亚,在Lava!!遇见的J7并不是正主——她不愿意让波西米亚后怕——于是改口道:“人偶师去找你了吗?我特地嘱咐他去找你的。”

波西米亚紧紧皱起了眉头。“说实话,”她脸上的光暗下去几分,“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那天离开你之后,我刚刚接近无尽山林,就好像失去了意识似的……等我有记忆的时候,感觉至少好几天都过去了,时间被挖走了一大块。”

林三酒心中一凛。

“我检查过身上,好好的,也没受伤也没少东西……”波西米亚喃喃地说,“是不是某种物品造成的效果?我也不知道。反正再回去找你的时候,就找不到了。”

她看起来竟有了几分茫然无措。

大概跟礼包脱不开关系吧?林三酒在心中暗暗想道。

礼包那时一心只想让所有人都离开她,留给他自己一个完完整整的姐姐,不消一个下午就把元向西送来了Karma博物馆、用签证引开了人偶师,那么为了防止波西米亚不会忽然找回来,干脆让她直接失去了一段时间,却对她毫发无损,的确也十分符合他的风格。

林三酒越想越觉得愧疚,忍不住放柔了几分声气,问道:“那后来呢?”

金刚川人桥是真的吗* 穿裙子忘穿了内裤被同桌摸了一天
波西米亚不太提得起兴致似的,摆了摆手。“我离开你以后自然什么都好,你都不用问,你看我连Karma博物馆的签证都拿到了。”

这么说来,她大概是在失去的那段时间中,与人偶师错开的。

想到这儿,林三酒就忍不住冒出了几句对人偶师的怨言。说起来也是个好像挺了不起的大人物,找个人也找不到,带个人也带不上,不知道一天天地除了吓唬人做人偶到底都在干什么——这是她和波西米亚运气好,竟能意外在Karma博物馆重逢,要是波西米亚从此流落在外找不回来,他人偶师就好意思了?

她此刻心情就像一个把孩子放在托儿所,下班后却发现老师根本没来的家长,自己也知道自己可能有点偏颇;咳了一声,林三酒有心想转移波西米亚的注意力,于是把自己与她分开后的经历大概讲了一遍。

尽管她已经尽量想要将这两年多的时光都浓缩在几句话里,波西米亚还是听得连头发都肉眼可见地一根根毛燥起来了,脚尖不住在空白地面上打来打去。

林三酒说着说着,突然感觉自己好像一脚滑入了深渊,心脏笔直地透过脚底,掉得无影无踪——下一个字没等出口,就变成了一口倒抽的凉气。

“怎么了?”波西米亚问道,但显然这份关心也不太真诚,还回头又看了一眼“幸运漫游者开奖处”的方向。

林三酒此刻呆站在原地,愣了几秒,才说:“没……没什么。你是不是要去副本?想拿物品?”

在得到了两次点头之后,她自己也感觉自己带着几分赎罪似的,十分殷勤:“那咱们别耽误了,这就出发吧,我一定给你多拿几件物品。”

意老师沉沉地叹了口气,仿佛在表示对她的失望一样。

林三酒对自己也充满了失望。

礼包给她的信上,明明写得清清楚楚——针对波西米亚的五段生命一事,余渊或有解决之道。

可是等她见到余渊的时候,或许是因为波西米亚不在身边,余渊因此没提;而她那时在游戏世界里,几乎连心态与意识都快要沉沦跌落入黑暗了,加之又受到了女娲的冲击……那以后,事情一件接着一件,每一件都带着吞没世界的气势,将她整个神魂席卷进去了,等她如今想起来该问的时候,余渊竟然又已走了。

眼看着毫不知情的波西米亚一心要去副本,蹲在地上忙忙画线的背影,林三酒都快被愧疚感给折断成两半了。

没关系,还有补救办法,她暗暗安慰自己。

当时在与余渊分别时,由于关系重大、牵连又多,她自然不能忍受再像以前一样漫无目的地等。因此她与余渊约好了时间,不论他最终在数据体和人类之中选择了哪条路,都要与她再见一次,并且再给她带来一小缕的礼包——到了那时,自然一切都能迎刃而解。

至于现在,就没有必要拿这个事情折磨波西米亚了,林三酒隐隐有点心虚地想。

为了弥补波西米亚,她此刻生出了近乎无穷的耐心,去十万世界移转梦一事暂时也可以搁置。早在刚才追赶那进化者的时候,她为了不让人形物品跟丢自己,就把他们三个收起来了,此时只好和波西米亚一起,一人画一条线,好像两只大蜗牛似的,蹲着往前走,边走边讪讪地问:“你知道那是个什么副本?”

“我就是冲它来的,”波西米亚头也不回地答道,“难道你不是?”

原创文章,作者:89路博客,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49844.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