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拨出来老师会怀孕的 被两男前后夹击好多水

她想赶紧叫一声,等元向西不知从哪儿钻出来,脸上仍带着那副起床好几个小时还想钻回被窝的朦胧气,笑嘻嘻地说她还是得从他身上找安全感。那毕竟是元向西,与她一起相处了这么久的人,她的丈夫……但她使劲试了好几次,喉咙里像是被人用指甲给挠烂了,就是发不出声来。

她害怕自己一叫,从客厅浓若实质的黑暗里就会迈出一只脚,一步走出来个元向西。

他不对劲,他不对劲……脑海中那些未发出去的信件,就像水里的气球一样,按下去就浮起来,按下去就浮起来。波西米亚在台阶上转过身,面对着漆黑客厅,将后背对着另一边的楼梯栏杆,一点点退了过去,直到把后腰紧紧压在了木栏杆上——如果有什么东西从客厅出来、或是从二楼下来,她只要一转眼珠就能看见了。

直到后腰撞上了楼梯扶手,波西米亚反手抓住它,另一只手小幅度地一挥,一条光鱼顿时离开了她的头顶,穿过对面栏杆,游向了客厅。

从她的角度,客厅门口下方三分之一都被楼梯挡住了,就算她伸头往外看,也只能看见光芒映亮了客厅门框内的上方。她赶紧在台阶上蹲下身子,视线穿过栏杆,歪头往客厅里看——光鱼游过之处,映亮了木地板、旧毯子、米黄沙发……一切都正常,她也没看到客厅里头站着一双脚。

元向西不在客厅里?所以才没有声响?

但是,刚才那种不自然的感觉又是从哪儿来的?

波西米亚往后缩了缩;楼梯扶手下是一根一根雕花木栏杆,此时压在她的后背上,凉凉硬硬地陷进了她的衣物皮肤里。

被木栏杆实实压住的地方,意味着没有什么别的东西能碰上,感觉踏实坚硬;而在两根木栏杆之间的后背,却正空落落地暴露在空气里。她都能感觉到自己落在栏杆空隔里的皮肤上,汗毛慢慢立了起来。

这样反而感觉更不安全了,波西米亚急忙往前一倾身离开了木栏杆。在她随即要站起身时,目光一转,恰好瞧见两根木栏杆之间缩回去了一只手。

……什么玩意?

她一刹那想从嗓子里炸开一声叫,却一点呼吸声都发不出来,像是被掐住了喉管;当她正要向楼梯下甩出一个攻击的时候,元向西的声音忽然从底下响了起来:“波西米亚?”

在一闪而过的放松之后,波西米亚的心脏又绷紧了,仿佛连心跳都变得单薄困难起来。“你——你要干什么?”

“我要干什么?我什么也不干啊。”

她看着元向西的脸从楼梯下方浮起来,升入了两根黄木栏杆之间,对着她,嘴巴一张一合地说:“刚才正要拍你一下,结果还没碰到你,你就比被拍上了跳得还高,反而吓我一跳……你下来看看。”

波西米亚张不开嘴问“看什么”。

“你在找我呢吗?刚才从书房出来时,我在楼梯下发现了这个暗房,就进来看了看。”他仰起头,问道:“你怎么了?”

“暗……暗房?”打量他一会儿,见他脸上身上没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波西米亚终于哑着嗓子说:“什么是暗房?”

“洗照片的地方,”元向西答道,“看样子本来楼梯下方是个小储物间,被我们改造用来洗照片了。照相机和胶卷都在里面,还挂着几张洗好之后一直没拿出来的照片,我看好像是这一卷胶卷还没洗完,我们这家人就消失了。你不进来看看?”

绝对不要。

如果他刚才一直在暗房里关着门,那么倒是能解释为什么她没有听见动静。惊了她一跳的那一声门轴转动,显然也是元向西打开暗房门时发出来的——但即使一切都有了合理解释,波西米亚还是不想下去。

“我……我们分头找线索,效率高一点。”她指了指正沉默等待着她的二楼,说:“你不是说有洗好的照片吗?你拿出来给我看看——别,你不用上来了,就从栏杆里递给我吧。”

元向西的头重新消失在了楼梯下,过不多时,从栏杆里探上来了一只手。他站在暗房门口的时候,若是不多往外走几步,从波西米亚的角度就只能瞧见脑袋或是伸出来的手了——她捏着照片的角,把它们接过来,看了看。

……与之前的照片相比,区别还真大。

她没有用过真的照相机,但是她知道照片也有好坏之分——放在家庭相册里的,都是一些色彩清楚、光线温暖、赏心悦目的照片,仿佛每一张都带着爱;尤其是她叼苹果的那一张,几乎像是电影里截下来的画面一样。

然而此刻拿在手里的,却是个叫人不想看着它,也不想被它看着的东西。

其实并没有什么暴力血腥、怪力乱神之类的内容:第一张上,一家人好像正在吃晚饭。与其说它是一家人的合影,倒更像是有人潜入房子里偷拍下了这一家人。影像歪斜着,好像因为镜头是歪的;波西米亚坐在餐桌对面,被捕捉到了一张笑容过大了的脸——嘴角深深向两边咧开,面颊高高耸起,眼睛圆滚滚地望着面前的宝儿。

宝儿的后脑勺正对着镜头,脑袋倒向一边,似乎正要与坐在照片左侧的父亲说话;但是整个左半边照片上的影像都花了,元向西与小半个宝儿只是两片拉扯变形了的人形光影。右边,两个更小的孩子却尤其端正地坐在餐桌旁,同样只能看见后脑勺。

快拨出来老师会怀孕的 被两男前后夹击好多水
接下来的两三张,不是花了就是照歪了,镜头甚至从来没有平齐地对准过相框边框;有一张三个孩子在太阳下一起午睡时的照片上,还红通通地挡上了大半个手指头。

“不知道是没洗好还是没照好,或者两者都有,”元向西从她的表情上看出了端倪,解释道:“我也觉得这些照片……让人看了很不舒服。正好材料都有,我打算把剩下的胶卷洗出来,说不定有线索呢。”

“你……你会洗照片?”波西米亚将照片递还回去,下意识地在裙子上抹了抹手,好像想抹掉从照片上沾到的荒腔走板、癫狂呓语一般的气息。

“我多才多艺着呢。”

能不让他跟在自己身边,也是一件好事。一想到自己在不久前,还常常望着他的脸悄悄走神,波西米亚就只想深深地打一个颤。她胡乱应付了元向西几句,正要转身离开,忽然一顿:“等等,你刚才说,照相机在里面?”

“对啊。”

“还能用吗?”

“我看看……唔,好像行……可以,能用!”

“我想照一张照片,”波西米亚忍住想要从栏杆间低下头、看看暗房的欲望。“你教我怎么用相机,你再帮我洗出来吧?”

“这几句话哪说得清,”元向西咕哝着从楼梯下走出来,“我上去示范给你看吧。”

一句“别上来”还卡在喉咙里,他已经从楼梯转角处绕了出来——波西米亚迅速在他身上一扫,这才把那句话咽了回去。元向西还是老样子,神态清闲松散,一点儿也不知道急似的;他走到波西米亚身旁,仔细讲了一遍这部相机该怎么照相,丝毫没留意到她急促的呼吸。

“你要照什么?”

波西米亚接过相机,听着自己咚咚撞的心跳声,将光鱼从客厅里召了回来。光线一走,那一片区域里顿时又像刚才一样暗了下来;那种变形人脸想要努力扭得接近正常的感觉,也跟着一起回来了。

她举起相机,对着楼梯右手下方的客厅口和走廊,“咔嚓”一声照了一张相。

“这一张,拜托你洗出来了。”波西米亚将相机塞回元向西怀里,赶紧往楼上走,“我去楼上看看。”

她好像感觉到,在自己上楼时,背后一直被元向西的目光烧灼着;但是在二楼楼梯口一转身,又发现楼梯上早就空了,他已经不知什么时候走了。波西米亚这一次没有进主卧,反而进了另外两个房间:一个好像是宝儿与弟弟共同的儿童房,里面还有不少玩具和两张小床;另一个显然是育婴房,窗口下摆着一张婴儿床,被夜风吹得起伏不定的窗纱,沙沙地扫过婴儿床的围栏。

有三条光鱼每时每刻地照亮四周,她的底气也稍微壮了些。

妈妈的日记本总不会在孩子的房间里吧?但是主卧室里到处都找过了,没有任何日记本了;波西米亚抱着试一试的心态,走进了宝儿的房间里。

她铺着粉红床单的小床边坐了下来,准备弯腰往床底下看。

大大小小数十张宝儿的圆脸,从床底下迎上了她的目光。

原创文章,作者:89路博客,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49852.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