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了下面会流水的小说 小黄文在线看

这棕发男子一样是一个念星修士,宁城不愿意惹麻烦,没有回答他的话。

见宁城不回答自己的话,这棕发男子冷哼一声,也没有继续理宁城。他本来的打算是一旦宁城敢反驳,立即就教训宁城一顿的,现在宁城不回话。他也没有办法。

“先将一千万黑币还了。再滚出去。”棕发男子对荆无名一样的不客气。

荆无名没有理睬这名棕发男子。带着宁城直接去了筹码处,将一千万还掉后,又换取了九枚一千万黑币一个的筹码。

棕发男子虽然很想继续找荆无名的麻烦,可是荆无名的这种做法,他也无可奈何。现在荆无名还清了钱,他再找荆无名的麻烦,那麻烦的是他自己。

“荆兄,这个棕发好像故意针对你。”宁城传音说道。

荆无名打了个手势传音道。“这个以后有机会再告诉你,现在我们去拼一把。”

来之前宁城已经听荆无名说过几种赌法,拼一把不是拼着赌一把,而是一种对赌的方式,也叫赌阵。

这种赌法有些像麻将,却比麻将更为简洁。对赌的是四个人,一共一百零八张牌,而且每张牌都有一定的灵气在其中。这种牌也叫着旗牌,是可以当成阵旗用的。赌的时候,每个人抓十二张牌。然后组成一个旗牌阵法。

十二张灵气不同的牌就是十二枚阵旗,可以组成的阵法有无数种。这些灵气牌按照灵气的不同。分为一线灵气旗牌到九十九线灵气旗牌。而且这一百零八张牌每一次洗牌之后,灵气线是会变化的。

哪怕四个人用各自的阵旗牌组成的是同样一个阵法,因为各个位置用的灵气牌不同,最后阵法的契合度也不同。这并不是灵气越强大的旗牌价值就是越高,在不同的位置需要的旗牌灵气是完全不同的。

最后胜者当然是契合度最强大的那个阵法。

不过阵赌最吸引人的不在这个地方,而在换旗牌。在四人抓了十二张牌后,一般不会立即拿出自己的阵法,而是打出一张自己觉得没有多少用处的旗牌,然后和摸麻将一般再摸回一张桌子上剩余的旗牌。

如果你打出去的旗牌别人也觉得没有用处,一般不加理会,如果有人觉得你打的旗牌对他有用处,会立即拿回来,交换一张出去。

若是你打的这张旗牌正好是别人布置最契合阵法需要的一张,那别人就可以立即摊开自己的阵法。只要没有比他更强大的阵法,那摊开阵法的就是大赢。

这个赌法赌的不是阵法水平,因为这种低级阵法是显示不出来水平的,赌的是如何利用眼前的条件,组合出来一个契合度最大的阵法。至于阵法契合度的强弱,赌桌会给出一个确切的分数。

就好像跳水一般,有一个难度系数和一个完成质量,赌阵就是这么一回事。

荆无名很快就找到了位置,宁城就坐在荆无名身边。这个地方神识完全无法使用,表面看来确实是如荆无名说的那样,不存在作弊的问题。不过宁城可不会这么认为,只要是赌场,就不存在公平。

几副牌下来,宁城已经非常清楚这种赌法了。荆无名的九枚筹码,也只剩下了四枚。到现在为止,荆无名也仅仅是赢了一把而已,而且他赢的还是小额。因为他赢的那一次,布置出来的契合阵法只能勉强胜过其余三人一点点。

尽管荆无名还是很平静,但宁城感觉到了他内心深处的焦躁和不安。

又是十二枚旗牌抓了回来,宁城都可以看出荆无名这次的旗牌很不错,只要有一枚九线坎位的旗牌,这是一个十分完美的掩月阵。就算是不等这张坎位旗牌,荆无名这个掩月阵也必定会赢。

荆无名显然不愿意赢小钱,他一只在等着。宁城也明白荆无名的心情,赌阵中完美阵法可不是这么容易碰到的,别看他每次输赢就是几千万黑币。一旦有一个完美阵法,他一次就可以赢二十多亿黑币,这就等于杠上开花一般。

看了下面会流水的小说 小黄文在线看
荆无名没有白等,当对面修士第六次打出的正是九线坎位旗牌时候,荆无名一把抓住那张旗牌,同时将这张牌往自己的阵法上一按,双手一推哈哈一笑说道,“完美掩月阵,每人八亿黑币……”

“你刚才拿回去的是什么牌?”出乎荆无名预料的是,对面的三人并没有和他想象的那样懊恼,或者是畅快付出黑币,而是冷眼盯着荆无名。

“九线灵气的坎位牌。你刚才打的。”荆无名从掩月阵中取出了那张九线坎位牌。

这名修士哈哈一笑。忽然大声说道。“我刚才打出去的明明是十二线余位牌,这九线牌一开始就被打出来了,你想出千?藤执事,有人出千……”

事实上根本就不等这名修士叫,那名棕发男子已经狞笑着走了过来。

荆无名心里一沉,他知道完了,一旦出千被抓到,在这里就是有死无生的局面。最主要的是。他还将宁城拉进来了。在这种赌场出千,被剁成肉泥算是好事了。

到了这个时候,他哪里不知道这三个人也是和那个藤执事一路的。这种情况下不要想着辩驳了,如果对方会让他辩驳,就不会这样坑他。他忽地站了起来,“宁城只是一个看牌的,这里和他没有关系,让他出去。”

看见荆无名还想说话,宁城一拉荆无名,“不要说了。我来吧。”

“哈哈,井浩。你找死啊找死,穷的敢在我们这里出千,我会让你求死都求不得……”棕发男子狂笑,他因为太过得意,忘记了这里是赌场。

许多的目光扫了过来,这棕发男子赶紧收敛了笑容,抱拳说道,“各位请不要管我这边,刚才声音大了些,抱歉抱歉。”

“我朋友刚才赢的钱也不要了,我们需要现在就走。”宁城见这棕发男子还想说什么,立即拦在前面说道。

“走?你还在做白日梦……”

棕发男子的话没有说完,宁城就取出一个水晶球放在棕发男子的手中说道,“我只有一枚这种水晶球,你看看我们能不能走?”

棕发男子抓起水晶漆,立即就清晰的看见了赌桌上的情况。井浩哪里有出千,这分明是真正赢到的。

“小子,有你的啊。”棕发男子捏碎了手中的水晶球,盯着宁城说道。区区一个劫生境修士,第一次来赌场,还这么有心机,知道提前录下水晶球。

他当然不会相信宁城说只有一枚的话,宁城说这话的意思他也很明白,那就是放他们走,这件事就这样过去。如果不放他们走,这水晶球绝对不是一枚。

赌场方面当然有详细的监控视频,但对他来说,只要井浩没有,那就任意他说。现在井浩这边竟先录了水晶球,让他无计可施了。如果真敢撕破脸皮的话,眼前这个劫生境的小子直接取出水晶球,那赌场声誉算是毁了。

“小子算你狠,给我滚。如果让我看见不好的东西,听见了不好的话,你就给我等着吧。”棕发男子恨声对宁城吼了一句。

“走。”宁城一拉还愣在一边的荆无名,迅速的出了赌场。

直到离开赌场好远后,荆无名才吁了口气,“宁兄弟,这次又多亏你了,我实在是太……”

宁城拿出来的水晶球他也扫了一眼,当然知道棕发为什么要放他们走。难怪宁城能在劫生境就来到雷亚星,还安然无恙。相比起宁城来说,他差的太远了。

他也清楚宁城当时只能选择走,如果闹大,凭借他们的实力,那还是死路一条。

“宁兄弟,我准备认命了。你将来如果有能力的话,就来海博城看看我还活着不……唉,算了吧。”荆无名一句话还没有说完,又是一声长叹。

宁城拍了拍荆无名的肩膀,“荆兄,不用担心,我会帮你的。至于那个棕发,如果他以为这件事就这样算了,他就是瞎了眼。”

棕发男修绝对想不到,他威胁宁城的这一段视频也被宁城录下来了。对宁城来说,现在他是没有实力教训这个棕发。但是只要他还在修炼,终究有一天他会来找回这个场子。

原创文章,作者:allnew,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50023.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