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他谁更能满足你 男主养女主到十六岁要了她

结束了通话以后夏岚看着办公桌上的文件感到一阵的头疼,最近越来越多的文件让她有些眼花缭乱的感觉。

就在这个时候夏岚听到有人敲了敲门,夏岚眉头一皱,只说了一个字,“进!"

没想到进来的人居然会是夏之远,夏岚脸上的不耐烦立刻消失不见了,嘴角勾起一抹笑容,站起身走了过去拍了拍夏之远的肩膀,“去中国呆了也有将近两年的时间了,个子长高了不少,看起来也壮实了不少呢。"

说完之后夏岚上下打量着夏之远,最开始去接的时候她都没有好好的看看呢,夏岚突然说了一句,“就是不知道跟在你叔叔身边有没有学到什么东西呢?"

夏之远轻笑一声,“姑姑,您和你和我叔叔那可是亲兄妹,他有几斤几两,您还不清楚吗?"

夏岚叹了口气,眼神暗淡的很多,好半天才开口道:“在那边过的还可以吧?"

夏之远点了点头,冲着夏岚笑了笑,“姑姑,其实这次的中国旅行对于我来说是非常有益的,可以说我从那边学到了很多的东西,这对我的将来很有帮助。"

夏岚脸上露出一抹不太高兴的神色,夏之远自然也注意到了,眉头一皱,“姑姑,怎么了吗?你是不是不高兴啊?"

夏岚轻轻摇了摇头,“小远,说实话,我最开始的时候是不太同意你去中国发展的,因为那个时候你还太小了,有很多的事情你都不懂,而且你的性格又比较,冲动,所以一直以来我都很担心。

不仅仅是我,就连你的小姨和我的想法也是一样的,但是现在你似乎已经证明给我们看了,你并不是温室里的花朵,而是一棵正在茁壮成长的参天大树,我想用不了多久,你就能够完全的像你的父亲当年那样重新执掌夏家,姑姑盼望着这一天已经很久了。"

说到这里夏岚的眼圈有些泛红,忍了好半天才勉强把即将要夺眶而出的眼泪给逼了进去。

可以看出夏岚的情绪很是激动夏之远伸手拍了拍夏岚的肩膀,“姑姑,您放心吧,我一定不会辜负你和小姨对我的期望的。"

夏岚摇了摇头,“小远,原谅我们的自私,非把你给扯进这个漩涡里来,可是我们也是没有办法了,所以就贸然的替你决定了你的人生。"

夏之远摇了摇头,“不,姑姑,你们没有替我决定我自己的人生,我一直都很清楚,我想要的是什么?

夏岚苦笑一声,“姑姑当然也知道你想要的是什么?你很小的时候,你就一心一意的想着的就是要为你自己的父母报仇,如果当年,我们不是那么偏执的话。也许你现在的人生就会有所不同。"

夏之远阴沉着脸,低声道:“可那样的人生还是我夏之远的人生吗?身为夏家的人我就连父母怎么死的甚至都不能过问还是说我应该让那群人继续下去,继续这样逍遥法外下去!"

夏之远大口的喘着粗气,他不服气,他就是不服。凭什么他就要隐忍着过一辈子,那不是他想要的人生。

夏岚被夏之远的样子有些吓到了,“小远,你别这个样子,姑姑有些害怕。"

夏之远收敛了脸上的神情,“姑姑,对不起,吓到你了,我只是感觉有些压抑。"

夏岚拍了拍胸口点了点头,夏之远看了看办公桌上成堆的文件眉头一皱,“姑姑,你最近是不是都没有回去好好休息过啊?"

夏岚叹了口气,“最近我们总部不太平,总是出现各种各样的问题,虽然我已经让人整理过了,但是林林总总整理起来也不少。"

夏岚轻笑一声,“不过很快,这些就都是你的了的,因为小远马上就要成年了嘛。"

夏之远眼神瞬间充满了斗志,是啊,他马上就要成年了,马上就到了,能够接收海澜集团所有股份的年纪了,要不是因为这个他才不会回来呢。

而另一边,夏杰同样焦头烂额,夏之远虽然之前做的一些项目还很不错,但是后来都是比较大的,这样的话回笼资金就会成为最困难的事情,没钱做什么都会束手束脚的。

但是夏杰也知道夏之远没有别的选择,想到这里,夏杰嘴角慢慢的勾起了一抹微笑,夏之远在某种程度上就像是一个赌徒一样,把自己所有的身家性命全都给压在了一个点上,赢了自然是皆大欢喜,输了那也是没办法的事情。

沈漠楠同样的没闲着,自从夏之远离开之后,沈漠楠就知道自己一定要做好准备,不然到时候自己什么都剩不下。

他现在和以前可不一样了,他现在是拖家带口的人了,如果真的输的一败涂地的话,那他拿什么来养家养活孩子,想到周雪颜和儿子沈漠楠的嘴角慢慢的勾起一抹笑容。

第二天,天刚蒙蒙亮,沈漠楠就被手机铃声给吵醒了,看了一眼之后才发现是苏绪打过来的,沈漠楠拍了拍自己的脸,让自己精神了一些,然后按下了接听键。"

“有事吗?这个时候打电话!"

苏绪的声音难得那么严肃,“老漠,你没发现吗?我们现在有好几个项目,工程的进度都变慢了。"

沈漠楠点了点头,“这个我最开始的时候就已经发现了,我现在有了一个新的想法,不如你们先到公司吧,然后我再把我的想法和你们说一说,如果可行的话,我们就执行下去。"

“行,那我现在就去公司"

苏绪原本想要挂断电话了,突然又问了一句,“老孟,你昨天晚上一直在公司吗?"

沈漠楠的的额头上冒出一排黑线,拒绝回答他这个问题,你没事担心我,晚上睡哪干什么?你应该担心的,不是你那位夏小姐吗?

苏绪一阵的无语,嘟囔道:“我和雨姗感情好着呢,用不着你来操心。"

沈漠楠嘿嘿一笑,“是么,那就当我是瞎操心吧。"

“本来就是!"

苏绪感到一阵的气愤,如果现在沈漠楠就在他跟前的话,他一定要好好的收拾他。

我和他谁更能满足你 男主养女主到十六岁要了她
挂断电话之后沈漠楠嘴角的笑容,慢慢的消失了,眼神透过窗户看向了远方,嘴角紧紧的抿着,双手下意识的握成了拳,沈漠楠此刻的心情,可以说是非常紧张而且他也非常的担心夏之远在美国方面的情况,但是就目前而,他并没有得到任何的有关于夏之远的情况,也许这对于他来说,没有消息就是最好的消息吧!

想到这里,沈漠楠长长的出了一口气,他现在心里就像是压了一块大石头一样,闷得他喘不过气。

好在时间不大苏绪他们几个人就到了,一眼就看到了奋斗到天亮的沈漠楠,苏绪一脸的惊讶,“老漠,你还真的一宿没睡啊?"

沈漠楠推了推手边的已经全都处理好的文件,“我要是睡着了,这些东西都是你帮我处理的吗?"

苏绪一阵的无语,林木森和杨思恩也坐了下来,沈漠楠看了看他们三个人,“行了,有些话开会的时候我不太方便说,但是现在就私下里我们几个人所以我想先把底给你们透透。"

林木森长长的叹了口气,“漠楠,其实你就算不说我也能够猜到了我们现在的情况不容乐观,而且夏杰那边恐怕也是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很难提供给我们任何的便利,而我们的工程也出现了延缓的形势,所以你现在有些拿不定主意了。"

沈漠楠冲着林木森竖起大拇指,“高,不愧是我们几个人里面心眼最多的人。"

林木森额头冒下一排黑线,“我真不知道你这么说,到底是在夸我?还是在损我?"

杨思恩点了点头道:“那要是这样的话,形势对我们岂不是很不利?那这种情况下我们又该怎么办呢。"

苏绪也是一改往日里活泼的性格,沈漠楠看了看三个人叹了口气,“说真的,我并不想把你们一起拉下水,但是,只要我们现在是一根绳上的的蚂蚱呢,既跑不了我,同样的也蹦不了你。"

林木森扑哧一声没忍住笑了出来,扭着脸看着沈漠楠一挑眉,“怎么,后悔认识我们几个了?"

沈漠楠认真道:“我永远都不会后悔认识你们几个的,因为你们都是我最要好的兄弟。"

林木森点了点头,拍了拍沈漠楠的肩膀,笑了笑,“既然都说了,是永远的好兄弟,也说过永远都不会后悔认识我们几个,那还有什么好顾虑的?"

你要记住了,我们永远都会在背后默默的支持你的。"

沈漠楠心里一阵的感动,林木森说这几句话其实也并不是没有目的的,递给沈漠楠一个袋子。

沈漠楠有些狐疑的指了指自己,“是给我的?"

林木森冲着沈漠楠点了点头,沈漠楠接过去之后打开看了看,翻看了几页之后沈漠楠才突然发现一个问题,“我们的项目每天的运输量都在减少,再这样下去我们自己就会被困死了。"

林木森点了点头,“不错,所以我有一个提议,就是希望能够个人合作。"

沈漠楠一皱眉头,“这个时候我们上哪去找合伙人呢?"

苏绪眉头紧锁道:“但也不是不可能,只是不太好找而已。"

沈漠楠摇了摇头,很显然对于他们他们的话并不表示赞同,“我认为这个时候如果贸然找合作伙伴的话,很有可能会让我们加速的灭亡毕竟在最开始的时候是需要磨合期的,我们能不能够挺到那个时候都很难说。"

林木森也微微皱眉,“那不增加合作伙伴,我们怎么办呢?事情总要有一个解决的办法吧。"

沈漠楠揉了揉眉心,“我知道,但是这需要时间我始终认为曾家合作伙伴对于我们的威胁会更大一些所以我是不赞同的。"

林木森看了看苏绪和杨思恩,杨思恩很快就站队道:“我支持漠楠的想法。"

林木森眼神飘向了苏绪,“苏绪,你觉得呢?"

苏绪欲哭无泪,这里只有四个人而他现在手里握着至关重要的一票,苏绪紧张的咽了口唾沫,“你们都别这么盯着我看,我需要时间好好梳理一下事情的来龙去脉。"

三个人就不在多说什么了,就这样静悄悄的陪着苏绪,苏绪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不由得叹了口气。

“老杨,你太缺德了,把所有的难题全都交给了我你让我怎么办啊!"

杨思恩心里一阵的后怕,还好刚才自己及时的表态了,不然现在陷入两难境地的就是自己的了。

“那有什么难的,你想支持谁就支持谁呗,反正意思都差不多了。"

苏绪一听杨思恩说的风凉话就一阵的来气,“你少在那站着说话不腰疼,你倒是选一个,我看看呢!"

杨思恩笑眯眯的看着苏绪,露出一口洁白的小白牙,“我刚才就做出了选择的,你没看见吗?"

苏绪一口气堵在了嗓子眼,上不来下不去的,气得一个劲儿的直哼哼。

“老杨,你太不要脸了,你就是怕落得我现在这个局面所以才早早的就做出了选择,目的就是为了把这个得罪人的苦差事甩给我。"

杨思恩眉头一皱,“话也不能这么说,你看现在我们大家都这么重视你,难道你不觉得高兴么?"

苏绪气得都不想搭理这个家伙了,“我高兴什么,既然你那么喜欢我这个位子不如我让给你,我们重新站队怎么样?"手机端一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杨思恩脸色变了变,“不行啊!已经做出的选择怎么能够更改了啊,你说是吧?"

苏绪论嘴皮子比杨思恩还是差了一点点,所以最终还是败下阵来,苏绪止住了声音,他知道再怎么吵下去也不是办法啊,有那个时间还不如多看看多学习一下,说不定就能有一个好的办法也说不定啊!
被盯的实在是受不了了,苏绪最后只好投降道:“算我求你们了,你们别总是这样盯着我了,你们就算把我的脸给盯出一朵花来,也不可能想到办法呀!"

原创文章,作者:allnew,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50033.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