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开老师的蕾丝胸罩 被惩罚分腿憋尿

于是三天之后,王星河和苏月带着行李再次回到了自己阔别已久的城市,再次回到这里,两个人都觉得恍如隔世。

就在一个月前。他们两个都不知道,在前方等待着自己的是什么?没想到再次回到这里,心里面踏实了很多,两个人互相对视了一眼,王星河笑了笑,“赶了那么长时间的路也累了吧?我请你吃饭吧!"

说真的,苏玥也的确是有些累了,点了点头,冲着王星河也笑了笑,“好啊!这好几天我在家里面都没好好的吃一顿呢,今天我可要好好的开开荤。"

王星河无奈的笑了笑,同时心里有些感动,他知道苏月之所以没有吃好睡好,全都是因为自己,看着苏月最近有些消瘦的脸庞,王星河心里有一点都难过,伸出手轻轻抚摸了一下苏月的脸。

“小月,对不起,这些天又让你受苦了!"

苏月摇了摇头,一脸的满足的道:“这个不怪你,更何况这是我家里面的事情,要说起来也是我拖累了你。"

王星河有些不高兴,“我们之间还说什么拖累不拖累的?"

苏月冲着王星河瞎了眼眼睛,突然挽着王星河的胳膊俏皮道,“那倒是,我们之间不需要说什么拖不拖累的。"

两个人吃完饭之后,苏月这才想起来,“星河,你说我该不该给雪颜那个丫头打个电话呢?"

王星河擦了擦嘴,点了点头,“也好,毕竟她为了我们的事情也费了不少的心思,更何况她和我们两个都是好朋友,如今我们既然回来了,告诉她一声,倒是也可以。"

苏月一阵的高兴,拿出手机给周雪颜打了一个电话,电话的另一头很快就被接听了,“苏月姐,你总算舍得给我打个电话了!"

苏月咯咯一笑,“傻丫头,最近我们不在,工作还顺利吗?"

一提起这件事情了,周雪颜就忍不住地叹息,苏月姐快别提了,我最近都快要烦死了。"

一听周雪颜说出这样的话,苏月也吓了一跳,在公司里,谁不知道周雪原的工作效率?那是出了奇的高,就连她都叫苦不迭,别人那还能活?

想到这里。苏月赶紧问了几句,“快说说看,到底是怎么回事?是不是公司里面出什么事情了?还是说遇到了什么麻烦?"

周雪颜不怀好意的笑了笑,“当然都不是啦,公司里能出什么事情?只是自从苏月姐你走了之后,你倒是把所有的事情全都放下了,但是公司却指派了,我来完成你之前的工作,本来我就是一个新手,而且对于业务方面的能力还不太熟悉,自然而然的这些日子以来,可以说我在公司里也算是受尽了折磨,而这一切的源头全都在于你!"

即使是隔着手机屏幕苏月都能够感受到来自于另外一边周雪颜浓浓的怨气呢,但是只要一想到周雪颜被成堆的文件,忙得焦头烂额的时候,突然又觉得很有意思,忍不住轻声笑着出来。

周雪颜愣了一下,但是很快就意识到对面的苏月的确是在笑得时候气得吼了一声,“你到底够了没有啊?人家原本是想要向你诉诉苦的,可是没想到你居然是最先向我落井下石的那个人。"

苏月这才意识到自己居然在不知不觉中笑了出来,苏月赶紧止住了笑声,解释道,不是啊,对于你的遭遇,我也很同情啊!但是我不也是没办法嘛嘛,不过你放心好了,我马上就可以回去帮你了,到时候你就轻松了

周雪颜听到之后马上来了精神,惊喜道:“真的吗?苏月姐,听你的意思是说你们马上就要回来了?"

苏月轻笑一声,“什么叫做我们马上就要回来了,我现在已经回来了,刚刚吃完了饭,如果不出意外的话,过两天我们就可以去公司报道了。"

周雪颜这下可是真的高兴了,“真的?我早就已经盼望着你们两个能够回来了,对了,你们两个事情办的怎么样?在里面……"

说到这里,周雪颜停住了,突然觉得有些话这样在手机里说出来也不太好,虽然没有说完,但是,苏月一定能够明白周雪颜想要表达的是什么意思。

苏月轻声解释道:“还可以吧!虽然过程有些曲折,不过最后的结果还是值得高兴的,不管怎么说,我毕竟是我爸妈的亲生女儿,他们再怎么样也不会真的,置我的终身幸福与不顾,所以最终我爸妈还是接受了,事情的经过,就是这个样子的。"

雪颜听完之后心里一阵的感动,是真的心的为他们感觉到高兴,最开始的时候他就觉得他们两个很般配,没想到好事多磨,最终他们两个还是经历了那么多的磨难,最终才在一起。

对于这一点,周杰伦心里是唏嘘,看来老天总是容不得完美的存在。

之后,周雪岩有些兴奋的看着什么,难以抬头冲着周雪颜笑了笑,“所以他们回来对吧?"

这下周雪颜感觉到更加的惊喜了,“你是怎么知道的?难道说所以就最先通知的那个人不是我?而是你?"

解开老师的蕾丝胸罩 被惩罚分腿憋尿
王星河感觉到一阵的无语,当然不是啦,是我自己猜出来的,你想啊,你在这里,没有太多的朋友,和孙悦之间的关系,可以说超出了一般朋友之间的界限,就像是家人一样,而最近能够让你这么高兴的,除了他们两个回来的,我想不出还有什么事情能够让你这么高兴

周天一真的无语,没想到沈漠楠居然这么的了解自己,而且他说的居然一点都没有错,什么来一个周杰伦并没有反驳自己,就知道这一次自己肯定是猜对了。

美国旧金山,今天的天气似乎并不太好,淅沥沥的下着,蒙蒙的小细雨,夏之远回来已经有一段时间了,对于公司里面的运转也已经非常熟悉了,但是如今的情况而,似乎比他所预想的还要复杂,所以直到现在夏之远都还没有一个很好的办法解决目前的困境,这让他不禁心里有些着急。

要知道留给他的时间已经不多了,如果在规定的时间里,他没有办法让所有人都满意的话,恐怕他就要遇到大麻烦了。

就在这个时候,夏之远的小姨美娅进来了,看着夏之远愁眉不展的样子美娅几乎就明白了过来,看着夏之远今天又是熬夜又是叹气的美娅心里一阵的心疼,她真的很希望夏之远不要这么有出息。

这样的话,他就能够像一个普通人一样生活了,不用卷进这么麻烦的斗争之中,但是夏之远并不这么觉得。

“小远,最近回来还习惯吗?"

夏之远一看是自己的小姨美娅笑了笑,“那有什么好不习惯的,要知道我从小就是在这边长大的我这次回到这里,也算是回到了自己的家乡了。"

美娅笑了笑,伸手摸了摸夏之远的头,一脸的宠溺,“那倒是,你要是不说,我几乎都快忘记了,现在回忆起来以前的事情,就仿佛是在上辈子的时候。"

夏之远满脸的黑线,原谅他实在是没有办法想象到美娅所说的那些。

突然,美娅的神情变得严肃了很多,“小远,你说实话,你对于公司里的事情到底掌握了多少了。"

夏之远低垂着眼睫,“还可以吧,小姨,我总是觉得有些吃力,有很多的事情并不像表面上看起来的那样那么简单而且每一个人的关系网都非常的复杂,这是我到现在都没有缕清楚的事情。"

美娅一笑,伸手摸了摸夏之远的头以表示宠溺,“你能够明白自己的不足之处,我已经感觉到很开心了这说明你成熟了很多还有你也看到了每一个人的关系,都是非常复杂的这里面的牵连有很多最具体的到底是怎么样?等我有时间了,我会告诉你的。"

夏之远点了点头,送走了小姨之后夏之远实在是放心不下在国内的一切,赶紧给夏杰打了视频通话。

夏杰整个人看起来都瘦了好几个圈,不过看起来也没更加的精神了很多夏之远一看到自己的叔叔赶紧问了起来。

“叔叔,中国方面现在情况怎么样?还有之前我自己带出来的项目怎么样了,时机成熟了吗?"

夏杰轻笑一声,“你突然之间问了那么多的问题,你让我到底回答哪一个呀?"

夏之远脸一红,笑了笑,“我不是故意的,毕竟离开了那么长时间了,对于那边的情况我也不太了解了所以就想问清楚一些嘛。"

夏杰点了点头,“其实就目前的情况而。还算是比较不错的,至少现在表面上看起来我们大家都是相安无事的。但是这也只是指的是利益不冲突的时候。"

夏杰突然问了问苏绪,“你那边的情况现在怎么样了?我没在,他们不会为难你吧?"

夏之远轻笑一声,“那是肯定的呀,他们抓不住你肯定就会在我身上下功夫,但是我也不是吃素的,我能够保护好我自己的。"

夏杰听夏之远这么说也就放心了不少,不过还是叮嘱道:“小远,不管怎么说你还是应该多加小心一些,毕竟总部那边和我们这边情况不一样,总部那边的关系网要更加的复杂,更加的不好管理,所以你自己要好好的照顾自己,千万要小心一些。"

夏杰之所以变得那么的啰嗦的确是有难之隐,总部这边的情况他隔着十万八千里,而且就算出了什么问题,他也不能够马上赶回来所以对于这一点,他十分的担心,尤其是对于夏之远的安危问题。

夏之远吸了吸鼻子,“叔叔,你一定要在中国帮我把杰西和瑞卡拖在那里,不要让他们两个回到这里来,不然我将会处于被动的状态。"

夏之远知道这个真的非常的困难,毕竟杰西和瑞卡是最要好的朋友,而且心也比较齐,想要让夏杰一个人就把他们两个留下困难不是一般的大了。

夏杰好半天都没有说话,夏杰心里也在想,他真的可以做到吗?要知道,无论是杰西也好还是瑞卡对于他来说都不是那么好糊弄的,要想把他们两个留下来恐怕是有点儿玄。

“小远,这件事情我不能过上,你下保证毕竟他们两个可是大活人在思想上是不受我控制的我只能说我会尽量的把他们两个给你托住的你尽快得抓紧时间吧。留给我们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夏之远点了点头,“我当然知道,叔叔如果他们要回来你提前支会我一声,我好提前做准备。"

杰西和瑞卡之所以留在中国也是没办法的事情,他们总不能把这里的烂摊子丢下,直接回去吧,要知道这里面有很多的事情都不像表面上看起来的简单。

夏杰看着夏之远,虽然隔着屏幕但是夏杰还算是很生气吧,伸手摸了摸屏幕,笑了笑,“你这次回去可是瘦了好,是不是没有好好的吃饭啊?"

其实不用问也知道,夏之远刚刚回去,就算怎么努力也不可能面面俱到的,所以在这方面显得比较重视。

夏之远看着屏幕上边的夏杰心里一阵的难过,以前不管遇到什么样的问题叔叔都会交给他自己解决,原来就是为了让他能够尽最快的速度反应过来。

现在想起来以前的种种夏之远感觉就像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情了,让他不禁感到有些伤感。

“叔叔,我在这边一切安好,你也要多加小心,毕竟要牵制住杰西和瑞卡并不容易。"

想到这里夏之远心里闪过一抹狠辣,如果他们非要回来的话那也是自己占据优势,到时候还不是自己想怎么样就能够怎么样了。
沈漠楠最近和夏之远的联系比较多一些,对于海澜集团总部的动向多少有些了解,只是就在昨天夏之远很严肃的问了自己一个问题,直到现在沈漠楠都没有办法给出他一个回答。

 

原创文章,作者:allnew,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50037.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