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老头在公车摸到高潮 调教玉茎和囊袋

“受死!”

沈严冰咬牙,不顾一切抬起手中的冰刀,在空气中划出一道浅浅的光弧,勾向尘隐的脖子。

尘隐双手不动,脸上还带着淡淡的笑容,只是脚尖轻轻一点,整个人便身轻如燕地往身后飘去,那道光弧根本追之不及。

锵!

而一旁的燕青,早已抽出了长剑,在刀弧划来之时,也看准位置一剑斩出,如同斩断一根蜘蛛丝,刀弧瞬间消失,就连沈严冰的衣袖,都被剑气波及,开了一道小口子。

“沈仙子,我真的想不明白,你为什么要那么作践自己,频频拒绝尘隐少主。”燕青轻轻摇了摇头,虽然在极力掩饰内心的嫉妒,但脸上的不自然所有人都看在眼里。

此时的她,根本就恨不得一剑将沈严冰刺死,但尘隐在一旁看着,她不得不装出一副清高的样子。

尘隐没理会燕青的情绪,反而看着沈严冰,笑道:“沈仙子,你都对我这般无情了,我却再三宽恕和理解你,论专一,我不见得就比那个叶鹏飞差吧,我还从来没有对一个女人如此有耐心过。”

尘隐的确没有说谎,他一直以来含着金钥匙长大,然山少主的身份让他从来没有得不到的东西。然而,沈严冰的屡屡拒绝,反而激发了他的好胜之心,对于想要得到的东西,尘隐从来不会吝啬耐心。

“你还不明白吗?我宁可死,都不会答应你的要求。”尘隐有耐心穷追猛打,可沈严冰却是不耐烦至极,厌恶地看着他。

然后沈严冰也不管自己根本不是对手,身子前倾,全力爆发速度,朝尘隐疾驰而去。

燕青和庆云二人见状,刚要出手,便被两名神剑门弟子挺身而出,架剑挡住。

燕青见眼前的神剑门人只有真仙修为,出剑的同时不由得嗤笑一声:“我倒要看看,所谓的神剑门真仙,为何会被传得沸沸扬扬,听说,你们可以匹敌金仙?”

前段时间,神剑门威名远扬,真仙可战金仙甚至仙帝,燕青只是认为那是法宝秘术的功劳,对神剑门弟子其实不太放在眼里。

“试试你便知晓!”那神剑门弟子冷哼一声,和另一人跟燕青二人交手起来。

而另一边,疾驰而去的沈严冰正闭着眼,全力感悟着自己的刀意,手中的冰刀迅速涨大,劈向尘隐。

尘隐微微一笑,以掌化刀,跟冰刀相接。冰刀与尘隐手掌触碰的时候,立马发出玻璃破碎的声音。

沈严冰的全力一式被破,遭受力量的反震,连连后退数步,嘴角溢出鲜血,而还没等她缓过神来,耳边就出现一个淡淡的声音。

“刀意?沈仙子你居然还有一颗天生超凡的刀心,真是不错的资质。我越来越喜欢你了。”

却见尘隐此时已经站在沈严冰的身后,而且还靠得极近。

沈严冰神色一变,正要闪动身子,却发现自己的双脚像是灌了铅,竟然无法挪动分毫。

“尘隐!你对我做了什么?”沈严冰愤怒道。

被老头在公车摸到高潮 调教玉茎和囊袋
尘隐身形出现在沈严冰身前,略带戏谑的说:“沈仙子放心,我不会对你做什么的,我就是想让你看看,那位叶鹏飞的靠山派,是如何陨落在这里的。”

沈严冰本想直接反驳,但听到派有可能陨落在此,猛然看向派的方向。

只见三十多位仙帝强者,正围攻派一人,而派,因为之前法则之力的反噬,功体有所下降,无法连续对战这么多仙帝,时不时被仙帝击中。夏无忌和神剑门的四圣兽也一人独战数位仙帝,无法前往支援。

“你看到了,派纵然绝代强者,但方才施展了强大的法则之力,遭受的反噬也不轻,此刻被这么多仙帝围攻,你觉得他能撑多久。”尘隐道。

“那又如何,派就算不敌,他也会逃跑!”沈严冰脸上露出担忧的神色 ,但还是冷声说道。

“他不会跑,这样的太古强者,骄傲非常,何况他没将你救出来,没法对叶鹏飞交待,哪怕逃了,也会与叶鹏飞反目成仇,这样一来,叶鹏飞就失去了靠山,你觉得这样的叶鹏飞,与我比起来,谁更优秀。”尘隐一脸笃定地道。

尘隐太过自信,甚至以为,沈严冰愿意了为了叶鹏飞去死,就是因为叶鹏飞有太古仙帝的背景,加上一点个人魅力。若是摧毁叶鹏飞的靠山,或许沈严冰便愿意投向自己,因为自己的魅力定然不必叶鹏飞差。

可惜,尘隐自信过头了。

他这话说完,沈严冰笑了,笑声如银铃,却充满着辛辣的讽刺。

她终于知道尘隐为什么不死心了,除了他那过度的自信作祟,还有他那与众不同的世界观。

这一刻,看着沈严冰那发自内心的讥笑,尘隐皱起眉头,觉得极不舒服,那感觉,好像自己被扒光了呈现在众人面前的那种无地自容。

尘隐收起淡然的笑容,语气变得有些阴冷:“你在笑什么!”

“我在笑你天真,看来你是真的不懂什么叫做感情。实话告诉你,你在我心目中,永远比不上他身上的一颗尘埃。没有靠山有如何,你是然山少主又如何。就算叶鹏飞变成了乞丐,你变成了世界之主,我都不会多看你一眼!”沈严冰的语气非常真挚,却如一根针刺进了尘隐的心里。

他一直骄傲的以为,只要有了地位和实力,所有一切都可以得到,因为他的身边有无数例子,但沈严冰此刻将他的骄傲踩在脚下碾压了。

“咳——”

突然,沈严冰的感受到脖子间传来一阵异样的触感,随即便是强烈的窒息感冲上脑海,俏脸猛然涨红。

尘隐手中捏着她的喉咙,眼神冷厉:“既然如此,那我就将你带走,若是他来救你,就让你亲眼见识一下叶鹏飞在我脚下跪地求——”

“松开你的脏手!”

尘隐话还没说完,天空中便传出一声破空声,伴随着的是一个冰冷的声音。

紧接着,尘隐整个人吐出一口鲜血,身体如同断线的风筝,倒飞而出。
作为仙界第一仙门然山的少主,亦是仙界年轻一代第一人的尘隐,虽然不知道是谁偷袭了自己,但却他仍能保持相对的冷静,人飞到半空之时,身子紧紧缩成一团,而后猛的舒展开来。

原创文章,作者:allnew,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50053.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