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公交车最后一排跟陌生人 总裁 一下又一下撞到最里面

借着这一舒展的力道,他身子凭空横移出去数米,然后轻飘飘的落地。

尘隐双脚刚刚接触地面,脚尖便在冰面上一点,人再次借力横移出去十数米之远,与此同时,一柄锋利的黑色短剑,悄然出现在他手中,还没等他身子站定,他已经举起短剑,向着天空猛劈了一剑。

他不断移形换位,动作即好看,又迅疾,若是有人攻击他,他可以凭借这快速移动的身法,巧妙的避开对方,不仅如此,他甚至还能出剑反击,对方如果一不小心,很可能立即着了他的道。

这一系列的动作,尘隐在暗地里不知道练习了多少遍,也曾利用这套组合动作杀过不少修为比他还高的强者,可谓得心应手。

然而很快,当他向上出剑,剑意爆发宛如一道箭矢击破长空之时,他却发现自己的剑意扑了个空。

对方偷袭了自己一次后,竟然没有继续偷袭,这么一来,自己适才的一系列动作,岂不成了白用功?

“这人蹦蹦跳跳的,是不是傻了?”天空上,一个带着讥讽的声音轻笑道。

“我看这人倒不是傻,他这般蹦蹦跳跳,估计是在表演猴戏。”另一个声音而大笑道,笑声中尽显嘲讽。

尘隐闻言,不由得脸色一红,心中大为恼怒。

自己堂堂然山少主,名动仙界的年轻一代第一人,竟然被人如此嘲笑,如何能不让他大怒?

盛怒之下,他没有再能保持往日的风度,而是指着天空大骂,道:“给老子滚出来,别以为你们两个有仙帝修为,老子就怕了你们,敢出来现身,与老子正面相抗,老子一人便可轻易击杀你们两个。”

尘隐此刻虽然盛怒,但却没有失去理智,他敢出言自称一挑二,而且挑的还是仙帝强者,这样的行为在别人看来绝对胆大妄为至极,然而对于他来说却并非如此。

因为,他虽只有金仙修为,但确实有挑战仙帝的实力,而且还曾经杀过不止一名仙帝。

虽然还不知道这两名仙帝的具体实力,但尘隐可不相信这个世界上还能再出现一个如同仙魔派这样的超级仙帝。

然而,接下来的事实,却让尘隐心底发寒。

“哦?咱们两人多年未出,看来这个世界的后生是越来越有魄力了嘛,竟然敢一次挑战我们二人,就算是放在太古时代,也没有人敢这么做。”

现在那嘲笑尘隐的声音,陡然从尘隐身后传来。

尘隐神色大变,他甚至没有心思去思考对方的话,而是在听到对方的声音后,第一时间向前急冲,虽然不知道对方是怎么做到消无声息的出现在自己身后,但若是对方这个时候偷袭自己,自己一定无法招架。

坐公交车最后一排跟陌生人 总裁 一下又一下撞到最里面
所以,尘隐的想法便是立即离开与对方的距离。

“小子,你速度很慢啊。就凭你这样的速度,还想挑战我们两人?”

声音中带着戏谑,随着尘隐移动,无论他如何疾驰,这声音都始终不急不慢地贴在他的耳边,如同一个幽灵,如影随形,让得他内心恼火不已。

他堂堂然山少主,仙界年轻第一人,高高在上的他何时被人这般戏弄过,而现在,他不仅遭人戏弄,甚至还根本升不起反抗的念头。

因为,这一刻,尘隐彻底认识到了,对方就算不是如派那般恐怖的强者,却也绝对是跟派同一等级的,不是自己可以力敌的存在,他在这些人面前,连一个婴儿都不如。

意识到敌人的强大,自己随时有可能被击杀,尘隐心中升起一股巨大的危机感,奔逃的同时,还将宗门长辈赐予的各种保命法宝一股脑往后方扔出。

轰轰轰!

几件仙帝至宝在身后爆开,掀起滚滚热浪,尘隐连回头看一眼的欲望都没有,反而疯狂燃烧着体内的精血,脚下速度瞬间暴涨,直至冲入几名仙帝的身边,才停下来脚步,脸上一副劫后余生的表情。

“哈哈哈,就这种货色,方才居然敢说要让那个小子跪地求饶,还想动那个小子的女人,这么多年了,我还是第一次听到这样的笑话。”

只见话音落下,那堆仙帝至宝的中心,滚滚烟尘散去,露出一黑一白两条修长的身影,黑者浑身皆黑,黑衣黑发黑色皮肤,头上戴着一顶又又尖的黑色帽子。而白者除了颜色与之恰好相反,其余样貌特征居然一模一样。

两条人影邪异无比,往前行走的时候,两人的位置不断交换,给人一种错位的闪烁感。上一次开口的便是那条白色人影。

而另一边,沈严冰脚下的禁制早在尘隐被击飞的那一刻,就已经彻底消散,此时也能自由活动了,她目睹了尘隐被两位太古仙帝戏弄,心中自是解气,然后又听到两位太古仙帝提起叶鹏飞,顿时充满疑惑。

她知道,这些太古仙帝,都是因为天钟的钟声过来的。

但是按夏诗雨之前所说,这些太古仙帝应该一直没有出世才是,又怎么会认识叶鹏飞,甚至还知道自己跟叶鹏飞的关系,派是如此,这两位仙帝亦是。

似看出沈严冰心中存疑,那黑色人影微微一笑:“我等虽然是太古之人,但针对那小子进行过多年推演,你的身份自然瞒不过我们,太古仙帝基本都可以推演一些事情,所以你也不必奇怪。”

沈严冰闻言,顿时了然,同时内心也震撼不已,这些太古仙帝居然可以推演出别人的人生,此等通天彻地的能力,她也只是在凡界的神话传说中看到过,没想到真的有人有这等神通。

原来太古仙帝如此强大,难怪派前辈之前可以凭一人力抗数十仙帝,这简直超出了她对仙帝认知。

而与沈严冰所想的差不了多少,太古仙帝的修行方式与众不同,当今仙帝境界,放在太古,恐怕就是仙帝中最弱的存在。
另一边,在几位仙帝中间站定的尘隐,看到两人安然无恙地从一堆自爆的至宝中走出,其中一人还对自己进行无情的奚落,指甲都刺入了掌心的血肉,面容上露出一缕狰狞之色。

原创文章,作者:allnew,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50055.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