跪撅h求饶 嗯…啊 摸 湿 内裤 同桌

如今仙界的仙门排名中,从第二名的玄女山以下,单就仙门的综合实力和底蕴来说,其实差距都不算太大,虽然都是排名越后越弱,但基本不存在碾压的情况。

但是,排名第二的玄女山,与然山的实力相比,却是完全是另外一种情况,第二仙门和第一仙门之间,其实存在一道根本难以跨越的沟壑。

无论是宗门天骄、强者数量,玄女山都跟然山不是一个量级的,更别提底蕴了。这点,从燕青庆云极力巴结然山这里,就可见一斑。

然山的仙帝每一位都是极其强大的仙帝,没有弱者,这些人往往未成仙帝之前,便有击杀仙帝的本领,成为仙帝之后,更是可战数位同阶。

然而这些都是然山摆在明面上的实力,这一刻,众人才知道,原来然山居然隐藏有太古仙帝,难怪然山有诸多神秘和强大的神通秘术。

天地震动,虚空轰鸣,八道强悍的气息从四个方向围拢而来。

东西南北,各有两位仙帝,每一位都突破了北极大陆的禁空大阵,骤然伫立在空中。

八位仙帝身形模糊,身上修为共鸣,冲天而起,他们身边的虚空仿佛都被一股巨力扭曲了,天空的雪花明明轻飘飘地,却似进入了一个重力场,纷纷如同石头一般跌落在地。

而底下的在场众人无不感受到肩背传来沉重的压力,一些仙帝还好,只觉得额头冒出冷汗,而不少金仙直接被压得嘴角溢出鲜血,可见这八人是如何地强悍。

看到这些仙帝从八方出现,众人才明白,原来,这些然山仙帝,不仅早就在北极大陆之外埋伏,甚至四面八方有安插了人,将北极大陆围得水泄不通。

周围众多仙帝虽然心底对于然山的做法有些非议,但此刻也不敢多说一句话,因为然山已经展现了其实力,没有人愿意上去触及对方的霉头。

那八位然山仙帝展露身形,为首的是一名面如枯树的老者,身上传出一股古朴沧桑的气息,也给人一种年迈的腐朽感觉,只是其身上的修为,的确如同六大仙帝那般,深不可测。

六大仙帝都是经过重生之后的身躯,而这位枯面老者,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某些特殊原因,从太古活到了现在,才会有这般垂垂老矣的感觉。

尘隐一见到七位然山仙帝,和那位太古仙帝,顿时神色狂喜。

之前尘隐对沈严冰说,能够帮助她从数百强者中脱困,其实真的不是大放厥词,因为然山的仙帝便是他的后手和底牌。若是当初沈严冰真的答应了他的条件,他真的可以将沈严冰安然带走。

他看向正在帮助沈严冰抵御仙帝威压的叶鹏飞,声线中充满恨极的语气,仰天狂笑道:“叶鹏飞,不要以为只有你有太古仙帝在背后撑腰,我然山同样也有太古仙帝,你今天,必定会死在这里。”

“还有你沈严冰,我之前对你百般容忍,你居然真的把自己当成了什么重要人物,实在是太可笑了,放心,待我将叶鹏飞杀死之后,一定将你带回然山,可是,你失去了成为我妻子的资格,你只能生生世世当我的奴婢!”

此时的尘隐,对沈严冰终于失去了耐性,之前一次又一次摆出绅士风度,其实只是为了满足内心的自傲而已,他对沈严冰根本就不存在真心,此刻终于暴露了真实面目。

听闻尘隐的话语,沈严冰露出担忧的神色,看着叶鹏飞坚毅的脸庞,后者对她回之一笑。

“嘿嘿,沈姐姐,不必担心,我的能力你还不知道嘛,我叶鹏飞什么时候虚过?”

沈严冰闻言,原本还是十分欣慰的,可那一句“嘿嘿”,完全将美好的氛围给打碎了,惹得沈严冰脸色一红。

跪撅h求饶 嗯…啊 摸 湿 内裤 同桌
“好了,不开玩笑了,一切交给我!”

叶鹏飞正经地笑了笑,然后转过身,背影落在沈严冰眼里,顿时让她感动无比。昔日在凡界,这个男人也曾这般站在自己身前,为自己挡下过枪林弹雨。

尘隐见叶鹏飞对自己置之不理,甚至当场与沈严冰开始恩爱起来,气得牙齿咬得嘎嘣响,怒火简直就要将他点燃。

此时,那几位然山仙帝,缓缓降落到尘隐的身边,那枯面老者没有开口,倒是其余几位仙帝纷纷低头行礼:“见过尘少主!”

“几位长老多礼了,尘隐见过太上长老!”尘隐对那几名仙帝不太在意,摆了摆手,然后对那太古仙帝行了一礼。

那淡定从容的尘隐又回来了,可惜他再怎么掩饰今日的狼狈也没有用,因为他脸上那个巴掌印蕴含着叶鹏飞的仙体之力,根本愈合不了,此刻刺目至极。

枯面老者见到尘隐的模样,那浑浊的眼眸动荡了一下,沉默了一下,他一眼就看出,尘隐面上的伤势,带着修炼到极致的肉身之力。

他没往仙体之上去想,毕竟传说中千古以来,只有燧皇一人修成了仙体,他还不知道这世间产生了第二个仙体。

许久,枯面老者喉咙里才传出沙哑的声音。

“是谁,如此好胆,竟敢伤我然山少主,莫非想要与我然山作对不成。”

苍老、沙哑的声音回荡四周,浓浓的腐朽之意传出,如同棺材里爬出的丧尸口中发出,光是听见就令人作呕。

虽然这然山太上长老的声音是无比的难听,可在场的无一人敢质疑,一切不满都隐藏了起来,生怕因此得罪这样一位老怪物。

相当于这个枯面老者,众人突然觉得,之前出现的六大仙帝傲气归傲气,可真的顺眼多了。

“是他,他叫叶鹏飞,此人辱我然山山门,太少长老一定要将此獠击杀于此。”

尘隐伸手指着叶鹏飞,满脸怨毒之色,心道:“叶鹏飞啊叶鹏飞,只要你死了,我看着仙界年轻一代,还有谁是我尘隐的对手。仙界第一人,永远只属于我尘隐一人!”

原创文章,作者:allnew,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50073.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