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记跨下的警花h 他的巨大挺进她的紧致

此时村里已经有人开始放鞭炮,左右邻居也开始燃放,噼里啪啦的声响不停的传来,关靖雯和王秀卿两人都带着孩子躲到房间里去了,紧闭门窗,鞭炮礼炮声爆炸声太大,担心吓着孩子。

唐小川和唐汉民两兄弟各点燃一支烟抽了几口,分别开始燃放鞭炮和礼炮,唐小川对唐汉民喊道:“开始吧!”

唐汉民点了点头,抽了一口烟走到一排大礼炮前一个个快速的点燃引信,唐小川等唐汉民把所有大礼炮的引信点燃之后才跑过去点燃鞭炮的引信,鞭炮要比大礼炮炸得快。

“噼里啪啦······”激烈的鞭炮爆炸声响起,伴随着一声声震天响的礼炮声,鞭炮碎屑被砸得四处乱飞,而冲上天空的大礼炮炸响之后飘落下很多碎屑和泥沙,一股浓烈的硝烟气味传开。

过年要燃放鞭炮这是老传统了,驱除年兽,辞旧迎新,把不好的、霉运都赶走,以便引来崭新的的一年,据说燃放鞭炮的硫磺硝烟气味可以杀死很多病毒和细菌,所以过年燃放鞭炮不是没有科学依据的。

院子里的灯光都打开了,整个院子内外都是一片灯火通明,鞭炮炸得噼啪响,气味弥漫在屋内屋外。

过了好几分钟,鞭炮和大礼炮才燃放完毕,唐小川和唐汉民去把屋前屋后和窗户都打开,让冷风吹走硝烟气味,转换空气。

过了一会儿,屋内空气变得新鲜了才重新把门窗关闭,因为有壁炉烧着,楼上楼下很快又暖和起来!

关门,燃烧香烛纸钱磕头敬拜祖先,摆上酒肉饭菜请先人们先享用,半个钟头之后,撤下饭菜酒肉,再把饭菜重新热一下上桌,一家人围坐在餐桌旁,这才开始吃团圆饭。

“爸,酒还是够喝的,我昨天又去酒厂买了一百斤,用玻璃坛子装着,家里还有一些中药材,您要喝泡的药酒可以放一些药材进去!”唐小川一边吃一边说道。

唐老头叹道:“这些年天灾不断,也不知道怎么啦!”

唐汉民说道:“主要还是生态环境破坏严重,工业废气排放过多,全球气温升高,种种因素造成了全球气候变化异常!”

关靖雯给孩子喂了一口汤,一边吃一边说:“听说今年春晚的节目跟往年相比有了很大的调整!”

唐小川问:“哦,你是怎么知道的?”

“一个朋友被邀请去参加了春晚,今天上午跟我打电话闲聊时说的,本来也邀请我去,我说家里孩子还小,实在脱不开身给婉言谢绝了”。

唐老头说道:“待在家里挺好,京城那么远,演了节目还有往回赶,晚上这么大的北风,就算坐飞机都不安全!”

“是啊,参加演出的艺人们在结束之后这一次都会留在京城,目前地面交通还没有恢复,很多铁路、国道和高速都还在抢修,因此是回不来的!”关靖雯说。

吃了几口之后,关靖雯说道:“爸妈,等过了初五我就得出去了,孩子只怕要拜托你们二老照顾一段时间,我们一帮艺人组建了一个团队,打算去各地受灾严重的地区进行义演,为救灾助力,大概需要一个多月的时间!”

唐老头当即说:“这是好事,我和你妈都支持你,救灾上你们虽然帮不上多大的忙,该捐款的捐了,该捐物资也捐了,现在给各地受灾严重地区的灾民表演一些节目,给他们打打气,也是好的!”

老妈也说:“对,放心去,家里有我和你爸呢!对了,秀卿,你爸妈他们现在是在江城还是回鄂北了?”

王秀卿说:“我弟弟放假之后他们都回鄂北了,妹妹和美妇他们也都回鄂北老家了,当时也考虑到一旦发生灾情,大城市反而不好生活,在老家无论怎么着也不愁没粮食吃,就算再苦,开春之后还是有野菜挖的!”

唐老头点头,喝了一口酒,“这倒是!”

男人们喝着白酒,女人们喝着红酒,因为是团圆饭女人们才喝一点酒,平时一家人吃饭女人们是不喝酒的,关靖雯和王秀卿一人喝了一杯红酒,脸蛋都有些红通通的。

男人们每个人喝了三两,也没多喝。

驴肉火锅和羊肉火锅炖得咕咕直响,香气传遍整个房子,用碳火和瓦钵炖肉的味道果然还是不一样的,加上老妈的家常手艺,这味道就算换去大酒店吃一顿,唐小川也是不换的。

吃过年夜饭,男人们坐在客厅沙发上喝茶,女人们很快就把餐桌收拾干净,一家人围坐在沙发上聊天嗑瓜子。

茶喝了一杯,春晚也看了一段,也休息得差不多了,唐小川提议去放烟花。

“好啊,去放烟花吧,小家伙们肯定喜欢看!”关靖雯高兴的赞同,其实她自己也喜欢玩。

“走喽,去放烟花了!”王秀卿招呼正在玩玩具的儿子。

唐小川和唐汉民两兄弟搬出去几个大烟花,各自点燃一支雪茄抽着,“爸,你抽这个吗?”说完递过去一支雪茄。

唐老头接过一看,“这不就是卷烟叶的喇叭筒吗?这东西可呛人了,辣得很!”

“这个不辣,您试试!这个打火机也给您,可以充气的,我带回来一瓶气,可以用几年了!”唐小川说完递过去一个精美的全金属打火机。

唐老头拿在手里感觉挺有份量的,金属表面打磨得很光滑很有质感,知道这打火机只怕也不便宜,他点燃雪茄抽了几口,“唔——还真不辣,这香味跟卷烟叶的喇叭筒果然还是不同的,跟喝酒一样,有一股子香醇味道!”

老头只抽了一截就把雪茄掐灭了,还说这东西不能抽多,会醉的。

唐小川对关靖雯说:“把孩子给我,你们去点燃烟花引信吧!”

关靖雯把孩子交给唐小川,从他手里接过雪茄走过去,蹲下找了找,扭头问道:“引信在哪儿啊?”

书记跨下的警花h 他的巨大挺进她的紧致
“应在四个角上,看看角上的侧面有没有!”

关靖雯低头找了一圈,喊道:“找到了,我点燃了啊!”

“点吧!”

关靖雯把烟头向引信凑过去,“呲呲呲——”引信迅速燃烧,关靖雯吓得丢下雪茄就尖叫着跑了回来躲在唐小川身后。

“嗵”的一声,一道烟花冲上天空,瞬间“噼啪”炸开,天空中照亮了,闪烁着五颜六色的光芒,这些发光的光芒还组成了一个词:“新春愉快”

“哇,太漂亮了!”王秀卿兴奋得连忙拿出手机拍视频。

关靖雯也立即拿出手机开始拍视频,地面上每过几秒喷射出一道烟花在天空中炸开,出现各种吉祥的祝福语,关靖雯和王秀卿两妯娌拍视频拍得不亦乐乎,尽管有了孩子,此时此刻她们两个就如同孩子一样。

一个烟花放完之后,关靖雯对王秀卿说:“秀卿你也去放一个!”

王秀卿高兴的答应:“好啊!汉民把你的打火机给我!”

“你可别跟嫂子一样把打火机也给扔了!”唐汉民从口袋里掏出打火机递给王秀卿。

王秀卿的胆子大很多,她点燃引信很从容的起身走到一边掏出手机拍视频。

每一个烟花在天空中炸出的祝福词都不一样,关靖雯和王秀卿把视频拍下来发到朋友圈,也给娘家人和各群里发了一些视频。

家里每一个人都放了一个烟花,包括两岁半的侄儿和才几个月大的小家伙也是由爸爸抱着拿着烟头点燃烟花的引信。

村子里也有其他农户在燃放烟花,一些在外做生意的大小老板们有钱,在年前也准备了不少烟花,吃完年夜饭就开始燃放起来,这些燃放鞭炮和烟花的行为冲散了因为灾情带来的紧张和悲痛的气氛。

无论如何,这个年过得怎么也不如往年那么热闹和有欢乐的气氛,人们都对接下来的一年的情况充满了茫然,都很担心未来一年的收成。

放完烟花之后,唐小川招呼大家:“回屋里吧,外面太冷了,别把孩子冻坏了!”

外面的确很冷,鼻子都冻得通红的,北风又在不停的呼啸,寒冷刺骨,等回到屋里才感觉屋里太舒服,太暖和了。

一家人凑了一桌麻将,小玩一下,电视在客厅里放着,孩子们在爬行垫上玩耍。

不到十点,两个小家伙都要睡了,奶奶把他们送上楼去给他们盖好被子。

过了零点,等钟声敲响,电视里传出欢呼声,新的一年到来了。

唐小川在各个亲戚群、工作群一连发了一些红包,祝福所有亲朋新年快乐,也有一些亲朋在群里也发红包,唐小川也不嫌钱少,跟其他人一人抢红包。

“滴——先生,因为各地发生地震、火山爆发,地裂,造成深埋在地下的一种远古病毒复苏,现在这种病毒已经在一个星期之内感染了三万多人,传染性非常高,病毒的生命力极为顽强,目前已经传遍了全球37个国家,这种病毒被医学界命名为b病毒,以目前所有发现该病毒的医院统计的数据来综合分析,它的致死率高达58%!”雷老虎突然给唐小川传来这么一条语音信息。

唐小川听完不由倒抽一口凉气,真是屋漏又逢连夜雨。

原创文章,作者:allnew,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50103.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