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刘就被韩萌萌胸脯的画面所吸引 撞开宫口双性h

“你们不知道,十多年前勤王的名号有多响!他文武有加,带兵打仗更是神勇,在他的带领下,将士们几乎未尝过败仗。出事那年,是勤王妃突然病故,他千里奔驰回来,安葬好了勤王妃后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就……军爷!”

宋宛月走到栏杆便朝下看,一对兵士走进来,为首之人似乎察觉到了她的目光,抬起头,正好刚跟她的眼神对上,宋宛月“吓”了一跳,赶紧返回自己屋中,哐当一声关上门。

“军爷……”

掌柜的赶忙从柜台后出来,点头哈腰。

“凡是住店的人,都叫出来,我们要盘问。”

掌柜的慌忙应了,吩咐伙计去叫。

顾义和宋宛月也被叫了下去。

为首之人目光一一看过众人,最后落在顾义身上。

“路引。”

站在顾义身后的小四上前把路引给他,为首之人仔细看过,还给他,“来京城做什么?”

“陪我大哥赶考。”

“今年十岁?”

顾义挺了挺小胸脯,“是,我娘说再过个几年我就可以娶媳妇了。”

一旁些兵士被他这话逗笑,就连掌柜的都忍不住弯起嘴角。

为首之人上前,拍了拍他肩膀,顾义疼的呲牙咧嘴,半边身子都矮了下去,“疼!疼!疼!”

为首之人收回手,看向他身旁的小厮和车夫。

顾义捂着自己肩膀,“他们是我们的车夫和小厮,我爹有钱,下人也多。”

“手都伸出来。”

车夫和小厮伸出手,为首之人一一看过去,车夫两只手上都有茧子,小厮们手上也有茧子,但不如车夫的深厚,一看就是平日不怎么干活的。

为首之人收回目光,“撤!”

兵士们退出去。

掌柜的擦着额头上的汗,嘱咐众人,“今日没事大家就不要出去了。昨夜勤王府出事了,今日城里大盘查,万一被他们抓走了,都不知道去哪儿赎你们。”

众人纷纷道谢,各自回房。

宋宛月和顾义也往楼上走,刚走到楼上,便听到孙老爷的喊声,“顾少爷。”

顾义回头,孙老爷笑呵呵的走上来,“顾少爷,我想跟你谈谈合作的事。”

宋宛月给他说了孙老爷想要卖火锅底料和凉茶的事。

“好啊,咱进屋说吧。”

孙老爷笑呵呵的跟着他进去,宋宛月没进去,回了自己屋内。

半个时辰以后,孙老爷高兴的离去,顾义拿着棋盘来了她屋内。

连着三日下了三日的棋,街上紧张的气氛渐渐散去了,到了第四日,宋宛月按捺不住了,喊了顾义下楼,问了牙行的地址,坐着马车过去。

这几日大盘查,弄的风声鹤唳,牙行里也受了影响,一个人都没有。

一众牙人都坐在牙行内喝茶,看到宋宛月和顾义进来,离门口最近,一个皮肤黝黑的牙人立刻起身迎上去,“公子,小姐,您二位买房还是买店铺?”

“先看看房。”

先?

牙人听出她的话外之音,笑的一口大白牙都露出来了,态度更加的殷勤,迅速介绍了四城的情况。

“南城吧,不要太大了,二进的就行。”

牙人当即去拿了钥匙,带着他们来到南城,看了好几处适合的房子,其中有一处连着前面的铺子。

“这处多少钱?”

“三万两,包括里面的家具还有前面铺子里的这些东西,这家的主人原来是个商人,铺子是自家的生意,经营的很是红火,后来不知惹到了什么人,一夜之间败了家。主人匆匆把这宅子出手以后连夜搬走了,要不然,这么低的价钱您可买不到,光屋里的那些家具也值五千两银子。”

“这座还有刚才看的前面的那座,我都买了,便宜些。”

“都、都买?”

老刘就被韩萌萌胸脯的画面所吸引 撞开宫口双性h
牙人不敢相信,眼前的小姑娘看起来也不过八九岁,竟然有这么大的魄力。

“说个价钱。”

看她如此爽快,牙人也没抬价,“总共五万两银子。”

宋宛月也爽快应下,随他去了衙门搬了过户,办好了房契。

做了这么多年的牙人,还没碰上过这么爽快的客人,牙人很是高兴,“宋姑娘,您以后若是还想买宅子或者店铺,尽管来找我,我一定给您最低价。”

“说不定以后还真有找你的时候。”

“那好,那好,我随时候着您。”

自始至终,顾义都没说话,直到回了马车上,他才把两张房契拿过去看了看,随后折起来还给宋宛月,“给大哥买的?”

“一半一半。”

顾义不明白。

“如果大哥能留在京城,这宅子呢自然是给他买的,如果他不能留下,这宅子我就出租出去,一年赚几个出租钱,最主要的是以后每年可以借收租子的借口来京城玩。”

顾义被启发了,“那我是不是把刚才看的那几座也全都买下来,以后我们可以作伴来京城。”

宋宛月,……

屈指弹了他脑门一下,“我来你就能跟着来。”

“那不行,我要是在这里有房子,我是跟一起来收租的,我要是没房子,我就是跟着你吃软饭的。”

“掉头!”

牙人还没走到牙行门口,马车在他身边停下,顾义探出头来,“刚才看的剩下的那几座宅子,我都买了。”

牙人,……

愣愣的看着他,一时没回过神来。

“怎么,不卖?”

“卖、卖、卖!”

牙人风一般冲回牙行,拿了那几处宅子的房契就往外跑,一直到办完过完户,拿到银票,他还感觉有些不真实。六处宅子,就这么轻松地卖出去了。

“宋、宋姑娘,顾、顾少爷,您、您、您……”

“我住在福来客栈,你这些时日手里要是再有宅子,就去那里找我。”

牙人愣在原地,直到两人的马车走远了,还没有回过神来。

马车上,顾义把房契给宋宛月,“这算是我的私人财产,你帮我保管。”

马车在客栈门口停下,两人刚从马车上下来,一辆马车停在他们身边,许灵儿掀开车帘,笑吟吟的喊,“宋妹妹。”

原创文章,作者:allnew,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50117.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