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轻点疼 强壮的公么征服我

姚心怡眼睛红红的,真的,睹物思人,她一年都难得回来一次,也是有道理的,回来了,找不到家人,看到的,只是父母留下的物件,而且父亲还是被人害死的,种种事情摆在眼前,让她无法一个人面对。

唐飞把姚心怡抱在怀里,她靠着唐飞,趴在唐飞肩膀上,眼泪控制不住的往下流,十六年了,父亲去世,整整十六年了,她还是记得很清楚,当时父亲去世的样子,十六年前的那一天,仿佛就在昨天,后来,母亲在医院去世,她就再也找不到亲人了。

可怜的女人,唐飞抱着她,也不知道说什么,她开始只是流眼泪,后来,低声的哭泣着,姚心怡自己也搂着唐飞的腰,靠在唐飞的肩膀上,此时,她真的很需要一个温暖的怀抱,可靠的肩膀。

这个家,挺小的,房子小,不过客厅里,还有父亲给女儿留下的玩具,小时候,给孩子的自行车,给孩子的滑板车等等,都在客厅里放着,老旧的沙发,在墙壁上,还挂着几幅山水画。

在客厅的电视柜下面,还放着一家三口的合影,里面中间那个,就是姚心怡,那时候,她才十岁,梳着个小辫子,被爸爸妈妈拉着手站在中间,老妈有点像她,样子算高挑,但是不施粉黛,很朴素。

姚心怡老妈,也是教师,她父亲是副校长,负责学校后勤建设管理的,妈妈就是个普通老师,两个人,都在一个学校。

不过她父母那时候,工资不高,要买房子,养她,两个人,生活算挺朴素的,但是也说不上穷,女儿要的东西,基本都有,但是母亲的身上,也看不到任何奢华的东西,都是满满一种朴素的气息,虽然姚心怡脸型像妈妈,但是妈妈明显没她娇嫩的。

姚心怡会打扮一点,也会保养一些,所以她比妈妈更漂亮,更娇嫩,而她妈妈,就是一个很朴素,也不施粉黛的老师,当然,二十年前的人,也更穷,那时候的人,生活品质也更差,这也是一个原因。

姚心怡在唐飞怀里,都不敢看这些照片,看了就哭的更难受,唐飞抱着姚心怡,轻轻的亲吻了下她漂亮的脸颊,然后说道:“难过,就放声哭出来吧,以前,估计哭都没有个肩膀让你哭,一个人,也忍了太久了。”

这一说,姚心怡再也忍不住了,此时,抱着唐飞哇哇大哭起来,哭的跟个小女孩一样的,真的好伤心,想到爸妈,她自己,情绪真的很失控,不回来还好,回来了,满满都是伤心。

在唐飞肩膀上,哭了十几分钟,唐飞摸了摸她漂亮的脸蛋,帮她把眼泪擦了下,然后说道:“我帮你把房间打扫下,你自己休息下。”

姚心怡低声的说道:“我帮你!”

这女人揉着眼泪,就是赶紧过来帮唐飞,样子很坚强,看着她的样子,唐飞又同情又心疼,只是,有些话,他也不知道怎么说。

家里,好久没回来,确实也挺脏的,家具,都是灰尘,而且是挺厚的灰尘,地面,也很脏,房子的电闸什么的,全关了的,唐飞把电闸打开,自来水还有,在卫生间,装好水,拿着拖把,先拖地,姚心怡就拿抹布,去擦家具。

房间里,床铺上的被子,也全被放进了衣柜,床上,什么都没的,姚心怡也知道自己不常回家住,所以东西都收起来了,家里的电冰箱之类的,里面空空如也,电视还是那种小的液晶电视,现在的人,家里的液晶电视,都会很大,而姚心怡家的,还是那种很小的,二十年前的东西,冰箱也是那种很小的,现在的人基本不用,十年前就淘汰的小冰箱。

这房子,也没空调,老式的房子,窗户也是普通的推拉式的,不是现在人喜欢的落地窗,也没有飘窗。

唐飞拖地,姚心怡也在边上,擦着家里的东西,反正一会也要洗澡换衣服,她也懒得管身上脏不脏,跪在地上,摸着茶几,娇嫩光洁的脚丫子,直接踩在地上。

姚心怡因为是记者,需要一个非常好的形象出现在镜头前,这是工作的需要,也是女孩子的爱美吧,所以她挺会打扮的,娇嫩的脚丫子,都特别好看,而且还有指甲油,不过她也挺逗的,脚指甲有指甲油,但是手上没有。

因为她在镜头前,需要一个不妖娆,但是又特别有气质的形象,所以手指上,打指甲油,怕在电视上,留下个不好的形象,所以姚心怡这个美女,平时看上去,就是那种很有气质,身材很好,但是又不妖娆的那种感觉,就算穿女性西装的那种包臀裙,给人感觉,都挺正经的。

不过要有气质,就得爱美,很会打扮自己,她自己,也养成了这个习惯。

姚心怡忙着打扫卫生,但是她眼睛红的厉害,看着家里的东西,动作很慢,特别是看到爸妈留给她的玩具,每看到一个,都忍不住怀念爸妈在世的样子,怀念被爸妈拉着,在小区里玩的时候,越是想,就越失落,越失落,就越难受,然后打扫起来,就特别慢。

还好,这家里,总算来了唐飞,以前,她都是一个人回来的,自从母亲去世之后,她就是孤零零一个人,唐飞把房间拖完,然后拿抹布,帮家里的用具,都好好的擦了一遍,工程量很大,打扫了两个多小时,还好这家比较小,要是来一个几百平米的别墅,一天都不见得能打扫完。

整理好这些,把姚心怡的房间,床铺也铺一下,她住的房间,是一间,十几平米的卧室,一张老式的集梦思床,边上,一个书桌,然后床头进门的另外一侧,就是一个衣柜,然后对面,有一个小阳台,这房间,采光还是不错的,阳台那,还有太阳光晒进来,阳台那的窗帘,之前是拉上大半的,后来拉开。

整里好一切,时间也不早了,唐飞自己都搞的一身的汗,姚心怡也脏了。

卫生间的热水器,还是有用的,这是那种电的热水器,二十年前的东西,质量还是挺好的,这应该是铜芯的热水器,挺耐用的,如果是铁的,估计早就锈迹斑斑,没什么用了。

看着脸上都脏的姚心怡,唐飞一把把这女人抱起来,然后笑道:“走吧,去洗澡去。”

“衣服都没拿呢?”姚心怡嘟囔着小嘴道。

“洗好了再来穿呗!”唐飞亲了她一口,直接,把她抱进了卫生间。

姚心怡没反对,不过在家,她有点点不适应,这个家,她很少来,她也从来没带男人来家里住过,如果是在江南市,唐飞这么做,她很习惯,习以为常,两个人的世界,有什么不能面对的,不过这是父母留给她的家。

唐飞认真的道:“心怡,你也好好的面对新的生活,缅怀是缅怀,但是也不要一直伤心!”

姚心怡虽然有点点尴尬,但是她也知道,唐飞说的对,爸爸去世十六年了,妈妈也快十年了,她如今,有了男人,也要生孩子,要有家,是要面对他们夫妻以后的日子了。

在卫生间里,两个人,洗着澡,唐飞也是有意让她忘记过去,哭过了,缅怀过了,就不要再在意那么多,所以故意跟她秀恩爱,姚心怡虽然有点尴尬,但是她还是挺听唐飞的。

洗了早,跟唐飞从卫生间出来,两个人,也没穿衣服,到房间,唐飞好像还没闹够,还把她扑倒了。

姚心怡还是没说话,只是嘟着小嘴看着唐飞,看了一阵子,姚心怡也说道:“唐飞,我可以跟你商量个事吗?”

“说,什么事?你是我女人,有什么商量不商量的,有事直接说。”

姚心怡抱着唐飞,温柔的道:“我想生孩子!”

“这很简单啊!”

“还有……”这美女嘟着小嘴道:“我想让孩子跟我姓,因为……我爸爸早年,老是叫我妈妈给我生个弟弟,他说,姚家,就他这么一个儿子,得有后,我……爸爸结果就我一个女儿,我想生个孩子,姓姚,可以不?”

“可以,都随你,不过你得答应我,帮你爸爸报仇之后,就不许在感伤了,好好做我女人,好好的开心的活着。”

“嗯!”看唐飞毫不犹豫就答应了,姚心怡勾着唐飞的脖子,又主动的亲着唐飞了。

两个人,在家闹了半天,中午的时候回到家的,结果,打扫卫生,再这么一闹,眼看,下午五点多了,穿好衣服到客厅里,姚心怡打开电视机,电视机倒是没坏,但是她常年不在家,家里没网了,电视看不了,唐飞把姚心怡抱过来,放在腿上,姚心怡也温柔的缩在唐飞怀里。

抱着姚心怡,唐飞拨通钟楚汉的电话,电话通了,唐飞问道:“楚汉,你在哪?”

“睡觉,刚起来!”

“你呀的,干什么去了,这都几点了,下午五点,你睡觉?”

啊轻点疼 强壮的公么征服我
“飞哥,你就当个人吧,昨天,我还不是帮你跑嫂子的事情,晚上都没睡!白天再不睡一下,我哪来的精神。”

“你不早说。”知道自己误会兄弟了,唐飞赶紧笑道:“楚汉,事情,有眉目了没?”

“比较难哦,十几年的旧案,线索全没,当年,搞宁江一中校舍建筑的那个人,叫黄海,现在,在宁江,有钱有势的,很横,如果直接追查十六年前的事,估计没戏,没证据,并且他当年承包宁江一中的工程,还是宁江一中,中学校长承诺的,他们两,还是亲戚关系,并且是叔侄,他们两叔侄,在宁江,关系都很广。”

钟楚汉顿了下,然后说道:“主要是,那事,做的很干净,嫂子的父亲,没有任何证据,除非当事人自己内讧,自己把事情供出来,我们从其他地方找证据,真的是不太可能了,第一,时间过去太久,第二,当年相关的人,找都找不到,第三,但年的监控很少,现场没留下什么有价值的东西,基本就等于,没留下破案证据,所以这案子,真的很棘手,飞哥,这事,我们只能从侧面着手哦。”

“侧面?怎么个侧面法!”

“那个黄海,在宁江犯的事,很多,根据你给我的资料,黄海是最有嫌疑的人,那我们从其他的案子上,把黄海给抓了定罪,或者把他当年几个可靠的小弟抓了,搞他们内讧,他们内讧,相互出卖,让他们自己说出来,这样,想弄清楚真相,这就简单很多,直接去找这案子的证据,飞哥,那真的要请大罗神仙了!那事,直接的证据,真的是可以说没有,毫无证据,而且嫂子的父亲,也早就火化了,连尸体都没,直接的证据,真的比大海捞针海南。”

唐飞听了,微微皱了下眉头,姚心怡也是心里一紧,生怕案子破不了,唐飞为温柔抱着她,把她放在怀里,让她安心,事情,一定会搞清楚的,不会让她父亲枉死的。

“……我问问心怡,看他父亲,是不是还有什么得罪的人,如果没有的话,就把目标锁定在黄海身上,毕竟这种杀身之仇,肯定是仇怨很大的,心怡的父亲,作为老师,人也不错,应该可疑的,也就那么一两个。”

“嗯……嗯,飞哥,黄海犯罪的事,我是找到了好多,要抓他,还是比较容易的,但是要等阿豹过来,这边,都是黄海有关的人,这小城市,有钱有地位,拉关系也就简单了,如果阿豹不来,我们把黄海告了,整不好,反过来会被他给陷害,毕竟都是他的人,没阿豹,不好抓人。”

“嗯……阿豹马上就来了,宁海的事,处理的差不多,应该过两天就来。”

“行,飞哥,你问问嫂子,看还有没有其他嫌疑人,没有的话,先就抓了黄海再审,反正,直接去找十六年前那起案子的直接证据,真是找不到任何蛛丝马迹,就算有一些证据,不是给人故意抹掉了,就是因为时间关系,被冲掉了,哪可能直接破案!”

唐飞听了,也点头,然后说道:“行吧,楚汉,你继续休息,一会我去找你。”

“行……”

两兄弟说完,挂了电话,唐飞把电话方前面茶几上,然后双手搂着姚心怡的腰道:“心怡,你爸爸,还有仇人吗?”

姚心怡摇摇头道:“我爸爸平时,也没得罪什么人,虽然跟学校一些人,也有一些意见上的冲突,但是也不至于,杀身之祸吧!”

唐飞点点头,然后问道:“那你爸爸,在宁江一种,有什么关系最好的人不?你那时候,年纪小,不懂事,可能有些事,不清楚,你爸爸如果有好的朋友,他肯定非常清楚情况!跟你爸爸有纠纷,有恩怨的人,你爸爸当年的好友,肯定非常清楚。”

这么一说,姚心怡点头道:“我知道,当年我爸爸,跟一个老师关系挺好的,他也是学校的老师,我只知道十六年前,他在宁江一种教书,叫曹老师,姓曹,具体名字,我都不清楚,我每次见到他,都是叫他曹老师好,好像,他是管学校教学的,我爸爸是管后勤的,他好像是教务处的,我知道的,就这么多。”

唐飞点头,就这么点信息,找当年的那个曹老师,估计都的动用点关系哦,不等阿豹来,到教务系统那边找,自己去宁江一种,肯定找不到。

这老师,也是会调动的,而且是调动比较频繁,十六年,那个曹老师,有可能早就不在宁江一中了,而且姓曹的,还很多,还不知道名字,不等阿豹来,到宁江的教务系统那边查查,唐飞还真不好找这个曹老师。

无奈,唐飞尴尬的道:“还是要等阿豹过来,没有足够的面子,啥事都不好下手,难怪诗瑶姐都说,你家的事,她都没丝毫办法!没个手眼通天的人,把当年有关的人找出来,案子是真难搞。”

姚心怡也点点头,还好她认识了唐飞,刚好唐飞有几个兄弟,又是那么牛逼的,这次,她总算找对了人,这些年,姚心怡也求过好多人,写过告状的信件,但是都没用,没人能动她家的案子,确实事情不好办,主要是,没证据,做的太干净,并且连她爸爸的仇人是谁,都只能是猜,然后唯一可疑的人,在宁江,还非常有势力,到处都是他的人,这案子,怎么破?

抱着这个可怜的女人,唐飞亲了亲她的小嘴,然后说道:“心怡,反正,案子,我一定会帮你查出来的,虽然难是难了点,但是,一定会告慰你父亲的在天之灵,事情处理了之后,你也不许再在这事上纠结了,好好重新开始,以后别再为这事伤神。”

原创文章,作者:allnew,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50223.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