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述 她含着我的 交换* 鲤鱼乡啊好深哭叫双性

余光见顾笙仍跟敏妃咬着耳朵说悄悄话儿,也不知道两个人到底哪来的那么多话说,哪来那么多可笑的,但画面的确始终都是赏心悦目的。

皇后和贤妃更是恨得牙根直痒痒。

这贱妇到底是怎么做到,怎么逃离的?

她和敏妃背后也肯定有人,肯定有一股她们所不知道的势力,真的是大意了!

顾笙余光同样一直注意着皇后和贤妃的,她的视力和听觉还比常人都更敏锐。

当然越发肯定幕后主使就是皇后和贤妃,就是二人联了手了。

问题是,贤妃她还能想明白,皇后却是怎么敢轻举妄动的,难道,她竟真至今不知道二皇子落了怎样致命的把柄在她手里?

幸好敏妃的确什么都不知道,她当起了顾笙对她的信任。

不到万不得已,顾笙也不想草木皆兵,怀疑自己身边的每一个人,那也太累,太没有意义了!

大宴进行到二更天,随着隔壁正殿的再次山呼“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恭送皇上——”

皇后也宣布了散席,还让众命妇回去路上都小心些,“大过年的,可别磕了碰了。本宫就等着与大家伙儿明年再见了,幸好这个明年已经近在咫尺。”

众内外命妇便也跪下恭送了皇后,“皇后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恭送皇后娘娘——”

待皇后被簇拥着先离开后,也陆陆续续开始离开了。

顾笙这才吐了一口长气,婉拒了敏妃的好意,“明儿就是大年三十儿了,我还是回家去吧,也省得我婆婆和外子担心,娘娘的好意我都明白,我身体还撑得住。娘娘回宫后,也千万里里外外都仔细排查一番,不要再给任何人以可乘之机。”

敏妃只得道“本宫是怕顾大夫身体撑不住,你放心,本宫宫里还是绝对安全的。不过顾大夫既坚持要回去,那也罢了,本宫这就让人送你啊,回头有什么需要了,顾大夫千万第一时间告诉本宫,本宫一定会竭尽全力的。”

这事儿表面看是冲的顾大夫,其实还是冲的她,顾大夫都是因为她才会有此无妄之灾的。

她绝不会善罢甘休,等顾大夫那边告诉她,她可以有所行动了。

她一定会让一个个的都知道厉害的!

敏妃便派了自己的两个太监两个宫女,一起送顾笙出宫去,要不是宫规不允许,她甚至想让顾笙坐自己的软轿出宫了。

顾笙则谢了她,再次与她道了别,便顺着人群,朝宫门方向去了。

等顾笙终于到了宫门口,远远的就见赵晟已经在外面等着她了。

她忙迎了上去,“相公……”

却是刚开口,就让赵晟打横抱了起来,压根儿不管周围还人来人往,直接抱着她,便大步往他们的马车前走去。
口述 她含着我的 交换* 鲤鱼乡啊好深哭叫双性
顾笙能感觉到,他的身体一直紧绷着,又见他的嘴唇也紧紧抿着,下颚都抿出冷硬的线条来。

顾笙便知道,他已经什么都知道了,至于是谁告诉他的,不用说,肯定是裴诀了。

她遂也不再说话,不再挣扎,乖乖儿窝在赵晟怀里,整个人都彻底放松了下来。

现在她都在自己相公怀里,无论如何,都有最坚实的后盾,她什么都不用怕了,当然用不着再咬牙硬撑,随时张开自己全身的铠甲了……

赵晟抱着顾笙上了马车,先安顿她坐好了,自己随即也在她身边坐好,才吩咐车夫“回吧。”

车夫便“驾——”的一声,赶着车往回走起来。

顾笙能感觉到赵晟身体绷得更紧,浑身的气压也更低了。

见他一直不说话,只得自己小声开了口,“相公,你是不是,生气了?我其实还好,这只是一个意外,你……”

话没说完,已让赵晟握了手,低道“笙笙,我没生气,就算生气,也是生那些恶人的气,生我自己的气。我听阿诀说,你伤在腿上,痛吗?”

顾笙本来不觉得痛,就算痛,也一直在她所能忍受的范围内。

但这会儿让赵晟一问,却是一下觉得委屈起来,扁了嘴低道“痛的,我也是血肉之躯,怎么可能不痛?幸好我的痛是有意义的、值得的,也幸好遇上了……裴恪,还有阿诀哥在。”

原创文章,作者:89路博客,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50311.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