摸出水了 翁公和晓静在厨房猛烈进出

“嗯嗯,是她,可冰雪聪明了……阿姨你去华国,肯定能看到她,不出意外,阿乾和阿瑶肯定又是内定的花童,两人金童玉女般,每次都被人拉去当花童,那么养眼的小孩子,可不多见呐。”

“那我还真的去好好看看了……哎,只可惜了,我家无邪还没对象,不然这次去,还能都见个齐全……不过没事,他的性子比较活,跟无忌大有不同,我不操心他的终身大事儿。”

“阿姨……真的只能活三天了吗?”

“三天已经够多了,我知足了……小姑娘家家可别瞎心疼人,因为子非鱼焉知鱼之乐呀,能痛痛快快的活三天,绝对比再让我继续那般躺三十年要痛快!”

“好吧……我只是,很喜欢您,舍不得您……”

这样的人,只能活三天了,这也太可惜了吧。

杨锐是打心底的想乞求下老天爷,能不能庇佑下玉轻澜,让她活的久一点。

哪怕,多几天都是好的。

哎。

玉轻澜笑着捏了捏她的脸道:“傻姑娘,真傻……好啦,咱别让无忌久等了,等下的我到时候会拟定一个单子,平均分配出去就完事儿了。”

“阿姨,最后一个问题。”

“说。”

“其实也算是一个请求……符灭叔叔的事儿,是我说破的,可……阿姨不觉得他太可怜了吗,您能不能别生他的气啊?”

玉轻澜嘴角微微弯起一抹嘲讽的弧度来道:“生气我还真犯不上……小锐,你无法明白,那种你都要死了,还欠着一个人那么多永远都还不清楚的债是什么感受,

与其说是生他气,不如说是在生自己的气吧……一个视你如命的人,守护了你大半辈子……结果到头来,我连他曾经被人欺辱到那种程度过,都不知晓……这么一想,我孤傲半生,其实算起来挺没用的。”

“可阿姨您并不知晓啊……”

“不知晓也是一种无能,那些有真本事的人,自来都没什么事情能瞒得过他们的眼睛,甚至人心,他们都能看透。”

“可是阿姨,我们也不过是个普通人而已啊……又不是神。”

玉轻澜苦笑道:“是啊……长得再美又如何,还不就是个普通的女流之辈……”

“阿姨您……”

“没事儿,我就这毛病,没事儿就喜欢嘲讽自己两句,不说这些了……符灭的事情我自有主意,等东西全部挑好了,我们就出发,

路上,咱再多安抚下无忌。”

“对了阿姨,还有件事……”

“无忌输了对吧?”

“阿姨知道?”

“嗯……一早就知道了,华国厉家那孩子的事情,纪云霄曾跟我提起过,那孩子心思深沉,无忌不会是他的对手,与其去自找死路,还不如早些化干戈为玉帛,跟这样的人,做朋友比做仇人要畅快多了。”

“可是可能吗……”

“这世上没什么事情是不可能的,咱赶紧的……还得给新娘子挑些东西呢,否则,纪云霄肯定会说我不看重他的宝贝闺女~!”

“哈哈,纪叔叔的确会。”

“那当然,我太了解那家伙了……”

这对未来的婆媳两个,一起又挑了好半天的礼物。

等全部都挑完从暗墙里走出来的时候,殷无忌已经在外面等得极为不耐烦了。

玉轻澜看到他,挑眉道:“哟,看看我家小无忌,这满脸的不耐烦……就这么点耐心,能找着媳妇儿可真不容易啊。”

殷无忌面上不耐烦的神情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他默默的看了一眼杨锐道:“她昨晚累了,需要休息。”

“累了也不是我弄的,怪我咯~!”玉轻澜没好气的道。

杨锐有些尴尬道:“我没事的……”

“我母亲给你上药了吗?”

玉轻澜一拍额头道:“我给忘了,无忌你出去,五分钟就好!”

“……哦。”

殷无忌听话的操纵着轮椅出了门。

玉轻澜忙将房间的门给关上,似笑非笑的看着杨锐道:“看,我说的没错吧……但凡这小子对谁上了心,就会事无巨细,我们女人都聊忘了的事儿,人家心里还惦记着呢。”

摸出水了 翁公和晓静在厨房猛烈进出
杨锐闻,只觉得心里有些甜。

好像真的是这样耶……

也许,她也能拥有甜甜的恋爱?

这好似是每个女孩子,都不由自主的会去奢望的东西。

可在杨锐这里却有点难。

因为殷无忌太直男了。

他的关注点,都在昨晚伤到了她……

等事情解决后,殷无忌也没再放心上了,专注点又回到了玉轻澜只能活三天这件事情上了。

玉轻澜跟他说,已经安排人准备了直升飞机,让他准备准备就出发。

殷无忌问她:“你要去哪?”

玉轻澜道:“当然是去华国参加纪云霄他闺女的婚礼啊。”

“苏暖暖的婚礼会取消,你去了也白去。”

“傻儿子哟,你看你妈我什么时候干过扑空的事儿,既然我都要去了,那么肯定是能圆满参加完一场婚礼的。”

殷无忌闻,立即脸色阴沉的道:“你帮纪云霄了?”

“没有哦,原本是想帮来着,可没赶上……算起来可是无忌你技不如人了,可不赖我~!”

“他自己找到的?”

“对啊……人都在回国的路上了哦。”

“杨锐!!”殷无忌黑着脸道。

杨锐直接翻了个白眼道:“我凭本事给你做的好吃的,换来的线索,至于人家厉总裁,那也是凭本事找到暖暖的,阿姨说的没错,是你技不如人,输给了人家。”

殷无忌:“……”就很憋屈。

眼前的两个人,一个是自己最敬爱的母亲。

一个是……杨锐。

而这两个人,一前一后的在说自己技不如人……

就听杨锐道:“殷无忌,你是不是对暖暖还有那种心思?”

殷无忌脑子还没转过来,嘴吧里已经回了句:“没有。”

“真的。”

“我只是不想输。”

“我怎么不是很信呢……你既然都对暖暖没那种心思了,又怎么会那么在意输赢呢?”

殷无忌憋了半天,只憋出一句:“面子问题。”
玉轻澜在一旁,看着两人的相处模式,直接看乐了。

原创文章,作者:allnew,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50455.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